【體模說】劇場男生Mayson 身體大鳴大放 實踐公民抗爭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劉玉梅

04 Jan 2018

訪問過多位本地人生寫生畫家和模特兒,大家不約而同推薦唐偉津(Mayson),「他的身體很好畫!長髮和留鬚,他擺的pose很瘋狂!」瘋狂的意思,指即使是超過十五分鐘的long pose,他也夠膽挑戰扭動身體,甚至腳弓彎曲等較費力的動作。訪問這位別人口中「瘋狂」的Mayson,原來他敢於挑戰的,還有整個資本主義體制。

m171221-eugene-0117Mayson明言自己痛恨資本主義制度,故此很多工作都不願做,寧願當個收入不穩定的自由業者。

身體是否真的自主?

Mayson五年前開始當模特兒,是本地較少有的男模特兒,他除了是模特兒,也是音樂人,演藝學院退學,打鼓、跳舞、演戲,還有街頭表演,2012年開始開辦自己的劇團「揚力身體部署研究社」,長年的舞蹈訓練,令他的身體看來肌肉均勻,但他強調這並非刻意為當模特兒而操練,劇場創作才是他的本業。

很多人說裸體是追求身體自主,他不置可否,指當模特兒要配合不同畫家的畫法,甫士有短有長,有時也要重複動作,有時三個鐘維持一個動作,也有時做慢動作,他會憑經驗去體驗場地和畫家的接納程度,有時也會問畫家和學生想怎樣畫,「人體寫生其實很多畫室在做,大家有租金考慮,怕流失客人,所以未必間間肯讓模特兒自己選音樂,如播Noise music、Heavy Metal較激動音樂。」所以他會在同一個畫室被畫多次,感受畫家能否接受。除了畫室,他有時也會到學院當模特兒,但部分學院收費海鮮價,甚至會在中間人剝削,也未能由他決定動作。

23843104_10159758850640694_1472985232923892642_n23795677_10159758851230694_2893755779019852809_n當人體模特兒時,他經常挑戰自己的極限,不怕動作辛苦。(畫家馮健勳畫作)

有資深人體模特兒透露,模特兒的平均收費是每小時約250元,Mayson說時薪聽來,比起售貨員和侍應好一點,但試想三個小時坐定定瞪大眼,被燈光照着,也要受住冷氣,肉體和精神同樣疲勞,而且也不是經常有工作,他曾聽聞有男模特兒因為在工作期間勃起而不再被錄用,他唯有在工作前先自慰,確保不會發生這場面。「模特兒與死物不同,是有血有肉的人,即使失戀也要工作,被畫時,我會保持並表現身體的不同狀況,例如傷心會哭,遊行後不想走,但因為答應了被畫還是要離開,我便會表現出依依不捨的情緒。」

音樂與肢體 抗爭的途徑

儘管當模特兒有其框架,但他仍嘗試衝破一些枷鎖,嘗試透過音樂與肢體語言,來推動與畫者的交流。例如在六四時,他帶同李旺陽的著作在畫室內讀詩;試過播反核歌曲;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鬧得沸沸揚揚時,他便帶來《香村》大碟在場播放,大碟由坪輋、古洞、馬屎埔村民與香港獨立音樂人共同製作,收錄了村民獨白及坪輋村校的校歌,Mayson播歌之餘有時也會講講相關新聞事件,有參加畫家聽罷更主動買碟,以示支持村民。

其實在當裸體模特兒之前,他一直積極社會運動,以身體作為抗爭方法。最早是2006年保衞天星碼頭,到2010年,他參與反高鐵示威,仍在讀演藝的他,把全身髹上綠色乳膠漆抗議,乳膠漆在身上不斷剝落,代表香港的鄉郊被侵蝕;他亦試過在街頭半裸,手持「誰怕艾未未」的畫像,聲援艾未未;雨傘運動後,他拍攝《舞囚的記憶》,以形體表演記錄傘後情緒。

他直言因為反資本主義,為了堅持原則,很多工作都不想做,人體模特兒、劇場工作和街頭表演雖然收入不穩定,卻是能維持自己生活方式,不必為錢而被財團操縱,實踐公民抗命,「我覺得身體並非只是被畫、被消費,我可以用身體的狀態告訴別人,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我不只是在返工,畫家也並非只是來看我返工。」

tzelong_greenmay_intosomnia_yang2
曾被藝術圈的人批評說「Mayson最鍾意裸體!」,Mayson直斥這說法只是基於不理解,「抽離內容,只看表象」。(子朗攝)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