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自信】日本現代舞團《肥多美演出》夢想當美人魚的海獅:我的真實與夢想都是美 - 明周文化

【舞自信】日本現代舞團《肥多美演出》夢想當美人魚的海獅:我的真實與夢想都是美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關震海 (部份相片由舞團提供)

14 Jan 2018

fatdacne03日本現代舞團《肥多美演出》的成員:鉄田 えみ (左)、乗松 薫(右)(相片由《香港比舞》提供)

近年在日本,當紅女星渡邊直美掀起了一場「肥人革命」!肥矮的身材,跳着Lady gaga、Beyonce、濱崎步等天后的歌,氣勢依然迫人。演出影片全球瘋傳,誰說肥人一定要當醜角?誰說女性舞者必定要瘦?

藝能界的熱潮打得火熱,但原來這場挑戰商業審美標準的叛亂一早蘊釀於日本現代舞壇。2009年,兩名日本舞者乗松 薫與鉄田 えみ 成立「肥多美演出(FUTOME Performance)」,大方展露自己肥胖的身軀。今年一月,二人代表《日本福岡舞蹈藝穗節》帶着由乗松編舞的《沉泡泡》來港參與《香港比舞》的演出,衝擊本地觀眾的視覺。

延伸閱讀:《香港比舞》— 讓本地年輕編舞者踏上日韓台舞台

美人魚是夢想 海獅是真實的我

演出一開始,乗松穿着金色胸罩,下身一塊及膝的布,毫不吝嗇地露出下垂的肚腩。隔着黑布,她坐在一堆空的汽水罐上,模仿美人魚的姿態。「我想成為美人魚,但我的身軀是海獅。」她一時縮起肚腩,一時用手逗起肚皮的肥肉,在場觀眾也禁不住偷笑。但每逢乗松稍微一動,空罐便發出「咔咔」聲,好像在提醒大家「我就是一個肥人!」

作品名為《沉泡泡》,因為泡沫讓人聯想起海洋。水中的泡沫會慢慢浮上水面,以泡沫比喻自己,代表身驅即使沉重,舞者依然憧憬自己會慢慢浮起來,成為水上的美人魚。「美的東西是漸漸而來的,我也會慢慢向上。」但另一名舞者鉄田出場後,編舞卻開始質疑什麼是「美」?

鉄田獨自開始跳芭蕾舞,美麗的舞姿與後方的乗松形成對比。「美的概念是由別人教導,但人類應有不同種類的美,我也可以成為美麗的人。」但在乗松的成長歲月裏,她從未曾被人稱讚過美麗。

fatdance05《沉泡泡》原是一個長達一小時的作品,有不同的故事脈絡,表達何謂美麗。(相片由《香港比舞》提供) 

舞蹈控訴:我不美麗嗎?

乗松從小到大也意識到自己偏離了美麗的標準。「至少母親在我小時候已經這樣說我︰你不是這樣可愛的。」她也有十年學習藝術體操的經驗,每當教練叫她「可愛地擺甫士」或「可愛地笑出來」,她便覺得與自己有點格格不入。所以她開始跳舞,尋找自己的美。她笑言︰「現在的我比未跳舞時的我更肥。」

況且,體重其實不是舞者的阻礙。「我天生就是肥胖體質,也沒有辦法。舞蹈需要用盡自己的身體,我接受了自己的身體就可以跳舞了。」天生條件不足,跳舞的路也易走。「有時候做大動作會容易磨擦到關節,但有適當的拉筋以及多練習就可以了。」但日本女舞者大部分的身體也很修長,瘦而有力。不屬主流的乗松與鉄田,從沒想過節食,也從沒想過要進入主流舞團。

為了凸顯世俗思想與舞者身體之間的衝突,在《沉泡泡》的後半段,乗松突然猛喝了一罐啤酒,再與鉄田一起不斷尖叫、大跳、踏扁空罐。身體與地板的碰撞不斷發出巨大的聲音,這種接近自殘的表演方式固然讓人不舒服,但這正是舞者對現實的控訴。為什麼可愛只有一種標準?為什麼肥人就不能美麗?「對我來說,不放棄努力去做就是美,美不只是外在的評價。當然,其他人放棄不代表不美,美其實有很多種。」 

非學院派的身軀

建制的審美觀不只存在於女性的身體上,也存在於舞蹈世界。看這部作品,沒有優美的動作、沒有柔軟的身體,也沒有典型的現代舞動作;看到的卻是兩位舞者自創的動作,還有愈來愈澎湃的力量。這種擺脫歐洲學院派的表演也令人眼前一亮。

fatdace04兩位舞者並非在專業舞蹈學院出身,但非學院派的演出亦令人眼前一亮。

日本專業舞蹈大學不多,二人就讀岡山的大學時,只有在體育部的附屬學系或舞蹈社接觸現代舞。以鉄田為例,她在大學主修經濟學,在舞蹈社認識了師姊乗松才開始學習現代舞。她們沒有密集的身體訓練,卻顯得更自在。「我不喜歡自我限制,喜歡的東西便做,喜歡跳便跳。變成這樣的身形,當然是因為喜歡食,我一次也沒想過要節食。」

既然創立了專屬肥多美演出的一套身體語言,那她們的身體想訴說什麼故事?

日本性別平等的假象

除了探討女性身體的《沉泡泡》,肥多美演出的另一套作品《初女Virgin》亦以年輕女生的角度出發,討論性與暴力的議題。原本以為編舞家想藉着作品推舉女性平權,怎料乗松卻澄清作品只反映創作者的生活經驗,真正領着女性主義旗幟的是日本社會。

近年,日本女性政治家嶄露頭角、受性侵的女性高調出書指控社會權貴,這些新聞讓全球觸目,令人感到:今日的日本女性不同了!乗松也認同日本進入女性解放的年代。「我成長的時候,女性只是依附在社會內。當我長大了,人人也說要性別平等,但我感到都只是建前(表面說話,)社會的本音(心中話)仍是男女不平等,只是以前講也不能講。」

要達至真正的性別平等,看來還有一大段路,更何況要消除社會對大碼女生的負面眼光?藝能界有渡邊直美發功,現代舞有肥多美演出,到底她們在未來會怎樣引領下一波的「肥人革命」?

fatdance01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