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原創】湯淺政明人魚奇想 坦誠讓世界更美麗 - 明周文化

【首部原創】湯淺政明人魚奇想 坦誠讓世界更美麗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趙賦禧 (劇照由安樂影片提供)

13 Mar 2018

《心靈遊戲 MIND GAME》中在男主角的屁眼被轟槍不死,新作《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描繪京都少女夜會李白,這種天馬行空情節,湯淺政明對場景與線條虛實仍然拿捏得宜,化虛為實。

喻為動畫界鬼才的湯淺政明,善於改編怪誕故事,去年終於首次執導原創動畫作品《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後稱:《人魚之歌》)。今次線條輕中有重,與前作相比頗見不同,可說獨樹一幟。

asayu01 湯淺政明的動畫以減色和簡化線條著名。他開腔談畫風,坦言適當的空白格,更容易牽起觀者的回憶。

湯淺政明訪港,依舊穿上招牌服裝灰冷帽白恤衫。他聲線柔弱如絲,訪問他時記者要像跟小孩子講故事般,身要靠近一點。

湯淺先生,不好意思…聲太小,還是聽不清楚。

記者將身再傾前一點。我們談作品的生死觀,無意識創作的軌跡,終於搭通了鬼才的腦神經,一切都聽得懂了。

從《乒乓》到《四疊半神話大系》,動畫迷一直也期待湯淺政明的原創作品。翹首以待,湯淺政明去年推出《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精簡畫功依然迷人。湯淺政明念茲在茲的,原來是他腦海中的人魚世界。

湯淺政明談及今次原創的堅持,他靦腆地擦一擦鼻尖道:「本身構想一個人狼的故事,狼見月亮變少女,遇上少男,但人狼故事太多了吧,便保留故事骨幹,套上可愛的人魚。以前也有構思過少女跟少男的性愛,不過,一旦有了性,事情便不同了,又再改……劇本創作過了期限,沒法子了,我們不得不開始畫,那時劇本才寫了一半。結果最後編輯整個故事時,還是有很多畫面不要啦。而且,完成後才發現,其實有關人魚的電影也有不少。」就這樣,一個童心未泯般追求原創的堅持,一個長時期未能完成的劇本,成就了今日的《人魚之歌》。

 一句「喜歡」 能量無限

《人魚之歌》講述一個貌似少女的人魚ルー(Ru),在小漁村日無町遇上少年カイ(Kai),少年カイ(Kai) 沒有理會「人魚不祥」之說,與ルー(Ru)漸漸產生了莫名的感情。最後漁村出現大水災,浪捲全村,人魚們齊心協力拯救居民。有趣的是,在死亡邊緣的人類只要被人魚咬一口,便可在深海暢游,如同永生,村上老人更與訣別半世紀的老伴相遇,湯淺政明的創作始終離不開怪誕。

lu_stills-2湯淺政明構思人魚ルー(Ru)的造型,強調設計的大前提是必須「可愛」。

「你的一句『喜歡』,可以改變了我!」是《人魚之歌》在日本國內的宣傳標語。這句鏗鏘有力的「喜歡」或許折射了湯淺政明成長的心路歷程,但同時被批評充滿宮崎駿《崖上的波兒》的影子。

「我對於一件事,喜惡分明,會直接短訊這個『很有趣』,這個『太無聊了吧』,但有時會被人說是傻人。其實對於一個在社會立足的人,這件事正確,不正確,判斷與表態也是很重要的東西啊。人魚ルー(Ru) 的強在於她喜歡便說,而且能影響身邊的人。」化虛幻成力量,同樣是湯淺政明作品吸引之處。

動畫奇才要堅持原創絕非易事

日本動畫界稱湯淺政明為鬼才,可以將小說家森見登美彥的奇想化作離奇的動畫場面,面容一時精細扭曲,一時空白臉,動畫界對他的畫功嘖嘖稱奇。他的動畫化作流水之前,早經大師琢磨。湯淺政明坦言,森見登美彥在小說中表達少男少女有一種無聊耍樂又何妨的小確幸,但《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的情節太跳躍,一時夜會李白,一時載歌載舞,經湯淺政明的團隊處理後,固定了場景,才開始改編故事。

兩齣作品同時在3月上映,其實《人魚之歌》比《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更早創作,湯淺政明當初要花很大力量才能堅持完成《人魚之歌》。當問及《人魚之歌》是否首次創作故事,湯淺政明補充:「以前也有共同創作的劇本,只是沒有寫我的名字而已。」湯淺政明的坦誠,隱隱流露出動畫家在動畫大國堅持原創也絕非易事。

lu_stills-3人魚ルー(Ru)在曾經繁盛的日無町遇上少年カイ(Kai),人魚與少年譜出的是愛情,還是友誼之曲,留給給觀眾聯想。

坦誠,是湯淺政明動畫中的主要命題,他說願意面對外界對作品的批評。去年在日本國內上映的《人魚之歌》,動畫迷抽出人物設計與場面與宮崎駿《崖上的波兒》類同的畫面作出比較,發現諸如波兒上水面,或人魚向人類說「喜歡」的情節,都與《人魚之歌》有相似之處。

波兒源自中國熊貓?

「放映會後聽了很多意見,才發現真的有點相似,我們不是故意的,也不介意這說法。坦白說,我兒時受到宮崎駿的《パンダコパンダ》(1972年)影響,也愛看美國卡通。」《パンダコパンダ》是中日建交的背景下宮崎駿創作的動畫作品,講述一個熊貓與少女相處的故事,熊貓與《龍貓》中的龍貓樣貌有點相似,而且也是《崖上的波兒》的故事原型。當然,現在批評他的年輕動畫迷可能對《パンダコパンダ》也沒有印象。

lu_stills-5在《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湯淺政明貫徹怪誕風格,用兒時看美國卡通留下回憶,塑造人魚ルー(Ru)父親捧着煙斗的造型。

 

panda《パンダコパンダ》(1972年) 是宮崎駿的電視動畫作品,不但影響當時的兒童,亦成為宮崎駿日後描繪大自然與人類關係的動畫原型。

改編二十多年,為何有創作《人魚之歌》的衝動?「在創作路上,有很多東西想說,這是永遠沒有到達的目的地。我喜歡什麼,比所謂得到成功重要得多。我內心喜歡什麼,一直在尋找,一直在肯定自己喜歡的事,找出自己的路。」湯淺政明說。

《人魚之歌》是湯淺政明作品中較為入世的作品,很少意識流,最後被拋棄的流浪狗在人類危難之時伸出援手,日無町的這段故事,似乎在投射和回應311東北大地震時人類在輻射區拋棄過的動物。「311的經歷距離我們很近,很多想法放在我心底處,這是無意識的,我只是在想:人類跟大自然其實是否可以一起共存?」

雖生猶死 雖死猶生

在湯淺政明的動畫世界裏,沒有生,也沒有死,有一種雖生猶死或雖死猶生的感覺,教人玩味。《人魚之歌》中,小人魚ルー(Ru) 為了拯救被人類拋棄的流浪犬,咬了牠們一口,結果全部流浪犬跳進深海永生。談生死,湯淺政明會心微笑說:「在日本的人魚傳說中,確是流傳着,人魚咬了人類後,人類會變成不死之身。人世間,有人雖生猶死,那麼,會不會有雖死猶生呢?啊,這是很深奧的意思。」湯淺政明以畫風精簡見稱,他三言兩語,言簡意賅地用深海人魚細讀人間。

asaty02「我內心喜歡什麼,我一直在尋找。」湯淺政明說。

 

 

其他影片

dded

【毒人系列】DDED︰辭職後 我在網上找到自由的創作空間

明周頻道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