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館舞季邀本地新晉編舞 跳到入監倉 - 明周文化

大館舞季邀本地新晉編舞 跳到入監倉

撰文: 梁文賢

04 Oct 2018

中區警署建築群活化過後成為藝文熱點「大館」。舊日的監獄,變了美術館、劇場、餐廳。

一年前,大館還未正式開放,已邀請了李偉能、黃碧琪及邱加希這三位本地新晉編舞者到場參觀。一年後,他們各自帶着作品回到大館演出,談高牆、談數碼生活、談身體慾望。在高牆下拍照打卡的同時,不妨看看三人的《198491牆後的赤裸信息》。

《圄》: 邱加希談高牆生活

看到大館監獄操場那幅石牆時,邱加希想起伯利恆的圍牆。「那時,我走到當地人的家,看到圍牆外是一片綠州。」在高牆下生活,充滿消磨的感覺。「但這幅牆其實很具像,我們會聯想起權力、雞蛋撞石牆等,人人也知道的意義。」所以,更讓邱加希感興趣的是如何分辨高牆本身是善是惡?推倒高牆的人是伸張正義的人,還是滿懷權力慾望的人?

邱加希未曾見過香港有一堵實在的高牆。大館監獄操場的石牆卻讓她想起伯利恆的圍牆。

邱加希未曾見過香港有一堵實在的高牆。大館監獄操場的石牆卻讓她想起伯利恆的圍牆。

《世界(曾經)是平的》:李偉能談數字

人類被數字量化,身高體重、身份證號碼、甚至是日常使用的電話、電腦,也是由數字組成。數字就像人類的共同語言,但人如何接收數字,如何演繹數字,是李偉能最感興趣的事。「若果舞者在現場不斷說一些數字,觀眾會有什麼聯想?」

《世界(曾經)是平的》曾在澳門舊法院黑盒劇場上演,但大館場地並非正式劇場空間,李偉能表示作品亦因此變得不一樣。

《世界(曾經)是平的》曾在澳門舊法院黑盒劇場上演,但大館場地並非正式劇場空間,李偉能表示作品亦因此變得不一樣。

《睇.女》:黃碧琪的身體雕像

這是一齣有裸露成分的獨舞作品。黃碧琪最初跟朋友分享這個想法時,竟聽過這種回應:「你咁嘅樣,唔賣身材,唔通賣樣?」這句話沒造成創傷,卻成了編舞的動機。「我曾經在羅浮宮看過很美的裸體雕塑。那些肌肉線條、形態、動感,令我很驚訝。」她想像,若果舞者也變成裸體雕塑,觀眾會有怎樣的想法?女性的價值還在樣貌與身材嗎?

181004_taikwun_web-03

當女性的身體變成了博物館中的雕塑,觀眾會有怎樣的聯想?

當女性的身體變成了博物館中的雕塑,觀眾會有怎樣的聯想?

沒有觀眾席

是次演出的場地並非正式的劇場空間。沒有大幕、沒有後台、沒有一排排觀眾席。觀眾不能安坐席上,反而要跟住舞者遊走於大館的監獄操場與F倉的空間。李偉能表示,觀眾與舞者的關係也因而變得多元化。「我的作品在F倉內上演。白色的空間內有三四條柱,觀眾可自由走動,為編舞者及舞者帶來很多想像。」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43003404_10156377078116084_3846943142636945408_n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