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大美 查大俠的絕色美學 - 明周文化

江湖有大美 查大俠的絕色美學

撰文: 鄭天儀

03 Nov 2018

「你瞧這些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庸《神鵰俠侶》

查大俠駕鶴倚天飛、含笑別江湖。留下的,是他獨有、洋溢俠義風流的精緻文字,和反映潛藏在人內心深處對美的嚮往和追求。

小說描繪人的七情六慾,幾千年不外如是,高低之分在於故事說得動不動聽。金庸自命「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作品,於我是娛樂性豐富,但印象頗深,是被諭為內地金學第一人的陳墨老師跟我說過的一番話:「金庸小說是俗極而雅,又大雅若俗的故事,是成人的童話。」他筆下的江湖,是由傳統文人美學築起的一個浪漫、抒情的世界。

自言愛美術更愛畫美女的董培新,其讀金庸 小說有其獨到詮釋。如他畫的小龍女,出世 處在其不經修飾的螓首蛾眉。(董培新畫作)

自言愛美術更愛畫美女的董培新,其讀金庸小說有其獨到詮釋。如他畫的小龍女,出世處在其不經修飾的螓首蛾眉。(董培新畫作)

有人形容金庸小說是通俗文學,其實它體現了雅俗共賞的文藝內涵,他的武俠小說不時出現琴棋書畫,蘊含作家的一套審美哲學和規律,單是從書名、角色名字可見一斑。令狐沖、無根道人、李莫愁、周芷若、程靈素、逍遙子,多麼玲瓏詩意,讓讀者見名腦裏便泛現人物個性。《射鵰英雄傳》裏,東邪黃藥師除教傻姑武藝,還堅持:「我還要教她做詩彈琴,教她奇門五行。」可見金庸心中,管你宇宙最強,人不可以無藝術修養。

在2002年的新訂版《金庸作品集》序言中,金庸明確表態說:「武俠小說只是表現人情的一種特定形式。作曲家或演奏家要表現一種情緒,用鋼琴、小提琴、交響樂或歌唱的形式都可以,畫家可以選擇油畫、水彩、水墨或版畫的形式。問題不在採取什麼形式,而是表現的手法好不好,能不能和讀者、聽者、觀賞者的心靈相溝通,能不能使他的心產生共鳴。」可見,在金庸看來,藝術沒雅俗之分。

在泛黃的書紙中、你爭我奪腥風血雨的武俠世界,我總是找到金庸看世界的種種「美」的表現。單單是《射鵰英雄傳》中寫老頑童周伯通與瑛姑的孽緣,一首「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春波碧草曉寒深,相對浴紅衣。」就是金庸所作,借宋人詞牌《九張機》,以鴛鴦戲水圖的繡帕為二人定情信物,美吧?就算是瑛姑「可憐未老頭先白」也淒美到核爆,永恆地留在讀者記憶裏。此時,畫友傳來圖片,正是他收藏了一方已故著名篆刻家馮康侯所刻的印章,印文正是「鴛鴦織就欲雙飛」,而《四張機》後來也改編成甄妮所唱哭斷腸的電視插曲。

《笑傲江湖》為藝術正邪大和解

先說音樂。金庸小說不時提及樂器,但涉及最多的不過是琴、簫。《書劍恩仇錄》中的乾隆便識人且有雅量,一見面便把絕世稀珍的古琴贈與素不相識的陳家洛。

更出名的一段是,《笑傲江湖》中,分屬正邪兩派的衡山派劉正風與日月神教長老曲洋本來勢不兩立,臨終前卻大和解合奏由《廣陵散》改編的《笑傲江湖》一曲的情節,相信讀者都不會忘記(並不是耳熟能詳的電影主題曲《滄海一聲笑》)。正邪兩派最後為了藝術放下仇恨,臨死前琴簫合奏《笑傲江湖》,可真悲壯。

同樣是《倚天屠龍記》的殷離和張無忌,但 在四十回「不識張郎是張郎」中,張無忌發現殷離愛的是她心目中小時的張無忌,而並不是眼前的自己。董培新用水墨營造出一種有如電影剪影的畫面,也讓人想到郎靜山結合了帶有水墨畫意的攝影:水墨勾畫光影,光影滲出絲絲孤冷淒清。

同樣是《倚天屠龍記》的殷離和張無忌,但在四十回「不識張郎是張郎」中,張無忌發現殷離愛的是她心目中小時的張無忌,而並不是眼前的自己。董培新用水墨營造出一種有如電影剪影的畫面,也讓人想到郎靜山結合了帶有水墨畫意的攝影:水墨勾畫光影,光影滲出絲絲孤冷淒清。(董培新畫作)

《笑傲江湖》小說原文:「只聽得琴音漸漸高亢,簫聲卻慢慢低沉下去,但簫聲低而不斷,有如遊絲隨風飄蕩,卻連綿不絕。更增迴腸盪氣之意……」這與蘇軾的《前赤壁賦》有異曲同工之妙,體現了琴曲的美學價值。而《廣陵散》本身是一首流行於古代廣陵地區的琴曲,此曲源頭可追溯至秦、漢時期,琴曲的內容據說是講述戰國時期聶政為父報仇,刺殺韓相俠累的故事。

金庸小說中不時出現充滿詩意和創意無限的書法。《倚天屠龍記》的張三豐便將書法化成宇宙最強的武功,琢磨「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這廿四個字,當中包含了一套上佳的書法,還有劍法,廿四個字共二百一十五畫,也代表了劍法的二百一十五招,以寫書法變成武術招數。

《神鵰俠侶》中,朱子柳也將武功與書法結合,《笑傲江湖》中的禿筆翁、《射鵰英雄傳》中的曲三都對書畫有獨到的研究。跛子曲三,正是東邪黃藥師門下弟子曲靈風,他沉默寡言,樣子未老先衰。「曲三道:今晚大有所獲,得到了道君皇帝所畫的兩幅畫,又有他寫的一張字。這傢伙做皇帝不成,翎毛丹青,瘦金體的書法,卻委實是妙絕天下。」

《書劍恩仇錄》中的乾隆皇帝能詩善琴、溫文儒雅,他只聽了陳家洛的彈奏琴曲,就能看出陳家洛一介書生胸中卻有十萬甲兵,二人有關書法的對話,也是精采妙絕。就連《射鵰英雄傳》裏洪七公跟郭靖瀟灑的告別,也是留下丐幫書法。

雅俗畫作見意境見幽默

畫就更不用說了,金庸小說中的主角,可謂開心畫畫,唔開心也畫畫。《鹿鼎記》中的康熙作畫、《天龍八部》中有無崖子作畫;最有畫緣應該是《笑傲江湖》中的丹青生(有名你叫)。其中一幕,令狐沖與向問天來到西湖,穿過梅林,莊院大門先有「虞允文題」「梅莊」二字,預告了莊院主人的儒雅風流。進入大廳,一幅墨意淋漓,繪着仙人背影的中堂,題款是「丹青生大醉後潑墨」,令狐沖嘆賞「這字中畫中,更似乎蘊藏着一套極高明的劍術」,順利引出好畫嗜酒的丹青生。然後,北宋范寬《谿山行旅》、唐張旭《率意帖》先後出場,琴棋書畫,呈現了中國藝術意境的美。

《鹿鼎記》王司馬畫作

《鹿鼎記》姜行雲畫作(資料圖片)

《射鵰英雄傳》中桃花島主黃藥師也是懂畫之一,慨嘆徽宗道君皇帝的花鳥人物畫得精妙,卻把一座錦繡江山畫好了捲起來送予金人。「黃藥師道:不錯。只是岳武穆這首詩寫的是池州翟微山,畫中這座山卻形勢險惡,並非翟微。這畫風骨雖佳,但少了含蘊韻致,不是名家手筆。」從中,可以看到金庸對中國畫的認識,畫論中形似與意象造形等的關係,還有含蓄而不俗的雅氣。

但我看得最過癮的,是《鹿鼎記》中,目不識丁的韋小寶所畫的救人墨寶。

神拳無敵歸辛樹夫婦與陳近南等天地會眾高手準備入宮刺殺康熙,借宿韋小寶的伯爵府中,他不忍老友康熙被殺便取來筆墨,在紙張上歪歪斜斜地寫了個「小」字,下面畫了個圓圈(因他不會寫玄字),圓圈之下再畫了一條蚯蚓似的穿過扁擔,代表康熙「小玄子」的名字,再畫一把劍直刺入圓圈,暗示有人準備刺殺康熙。多年前看書到此最開懷,深深感受到金庸的幽默與創意。

查家藏黃永玉油畫 查昇書法

一直很好奇,查大俠會喜歡什麼類型的畫?問過很多曾到查家作客的前輩,他們都記不起查宅掛的是誰的字畫,只記得金庸四璧都是書,「什麼類型的書都有,他喜歡被書簇擁的感覺。」與金庸相知相交幾十年的何文匯博士憶述。

金庸父親是地主,母親是書香世家的一位大家閨秀,所以金庸從小就很喜歡看書,十五歲就編了第一本工具書《獻給投考高中者》賺得第一桶金。

終於問到接近查家人士,知道金庸家裏的飯廳牆上,是黃永玉劃的巨幅油畫,分別有三隻小鳥向三個方向飛。金庸還珍藏了張大千和徐悲鴻的畫,還掛有清朝政治人物查昇寫的對聯「竹裏座消無事福,花間補讀未完書」。金庸出生於浙江海寧,是查升之孫查揆的後裔,時康熙帝選儒臣侍值以備顧問,查昇經薦入直南書房多年,書法秀逸,得董其昌神韻,小楷尤佳。

金庸的小女兒查傳訥也是畫家,故金庸亦特意在家放有她所畫的畫。(資料圖片)

金庸的小女兒查傳訥也是畫家,故金庸亦特意在家放有她所畫的畫。(資料圖片)

金庸可說是華文界的最大IP,小說有不同翻譯版本,作品也不同時代被搬上銀幕,甚至產生了動畫、漫畫、電腦及網上遊戲等次文化無限復活轉化,他的作品像有永恆的生命力,落在不同土壤開出不同的花、結不同的果,影響一代又一代人。

金庸武俠江湖的唯美究竟藏身何處?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讓大家自行發掘。

Profile:
鄭天儀,文化記者與寫作人、文化藝術平台「The Culturist 文化者」創辦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