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一首歌】給96歲廟祝寫首歌 由人間唱到外太空 - 明周文化

【一個人一首歌】給96歲廟祝寫首歌 由人間唱到外太空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梁俊棋

10 Nov 2018

西環魯班廟的廟祝芬叔今年已九十六歲,雖然記性不好,但依然精靈活潑,跟善信無所不談。與風趣幽默的他聊天,若然反應慢一點,他會直率地打趣道:「你無腦㗎?」

今年十月,陳慧敏與兩位《一個人一首歌》學員到魯班廟探望芬叔,並為他送上一曲《班門大叔》。芬叔最初扮作一臉不在乎,還說:「寫歌畀我?我都唔識聽。」但聽着聽着,發現自己的口頭禪被模仿,也忍不住笑。

為社區老伯寫歌,乃大城小事一則,但對芬叔及創作者而言卻意義重大。「看到芬叔一個微笑已足夠。」

《班門大叔》的創作團隊包括(左起)監製與導師CMgroovy、填詞人蔡志厚及主唱陳慧敏。

《班門大叔》的創作團隊包括(左起)監製與導師CMgroovy、填詞人蔡志厚及主唱陳慧敏。

演繹芬叔真本性

今年初,音樂人馮穎琪與周耀輝成立《一個人一首歌》計劃,招募新晉音樂人為社區小人物寫歌。二人認為每個人的生命都值得被歌頌,都值得擁有一首歌。《班門大叔》是計劃第二首派台作品。主角芬叔是廣東增城人,十一歲來港與親戚生活,曾以賣布為生,後來投身三行,一做便近七十年。魯班一向是三行工人的「祖師爺」,所以他八十歲退休後,為了回饋大師在前半生的保佑,決定在廟內當廟祝。

人的一生難以用四分鐘概述。《班門大叔》沒有寫芬叔的一生,反而由學員的角度,記錄芬叔的寺廟日常。作品由陳慧敏主唱,本地獨立樂隊Majestic G的成員CMgroovy擔任導師及監制,作曲作詞及編曲則由學員擔任。

歌曲開首選用南美爵士樂Bossa Nova曲風,舒服柔和地描述女善信初探魯班廟巧遇芬叔的對話。負責填詞的蔡志厚(Thickest)更將芬叔跟他說過的一句:「我個人呢 / 就唔識字 / 但應得承人 / 我唔夠做 / 點啊?/ 我都要做到呀」原汁原味地放進歌詞。

「芬叔經常講開心事,特別是年輕時的風流快活。他以前做生意,半日工作,半日去舞廳跳舞應酬。談起往事,還會boom cha cha、boom cha cha 那樣模仿舞曲。」Thickest將這些話都放在歌詞裏。他笑言第一次聽的人或許會不明白,了解芬叔前半生後再聽,便會有共鳴。

歌手並非主角

歌曲後半段,接來一段「猶如上了外太空」的激昂樂章。由輕鬆的爵士風,推進到激昂的後搖滾(post rock),把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融合,原來是導師兼監制CMgroovy的想法。「其中一位組員隆威很喜歡後搖滾,他想放這種元素在歌曲中。要玩,為何不找個原因玩到最盡?既然魯班先師對芬叔那麼重要,不如加入神明的角色,感覺好像由人間唱到外太空。」人多可以手忙腳亂,但《班門大叔》的創作團隊目標清晰一致,即使各人風格不一,但走在一起還是能疏理出有別於流行曲的編曲。

CMgroovy尤其慶幸陳慧敏願意配合大家:「做流行曲目標很簡單,只要突出歌手的聲線與技巧就可以,但《班門大叔》不是為歌手而寫,而是為芬叔而寫。歌手要將自己壓後,成為團隊的一部分,那是很難得的。」

芬叔是魯班廟的廟祝,也是《班門大叔》的主角。(譚志榮攝)

芬叔是魯班廟的廟祝,也是《班門大叔》的主角。(譚志榮攝)

陳慧敏亦希望別人不會說《班門大叔》是陳慧敏的歌,而是《一個人一首歌》的團隊作品。她笑言《班門大叔》的錄音過程是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整個創作團隊,接近十個人在錄音室內逐字逐句指導她。「最初收到demo時,我打算用沙灘散步的感覺表達Bossa Nova的曲調。走到錄音室才發現,這首歌不只有一個層次。最後好像變了一齣音樂劇,由我飾演一名無知的女善信,走到廟內請教芬叔關於魯班先師的二三事。」

澳門人唱香港

錄音期間,陳慧敏看到團隊中人的細緻與熱誠,令她非常放心。芬叔的為人與歌曲期望能營造的氣氛,只有創作人最了解。「只有他們才明白,為何要寫這句歌詞;唱這一句時,女善信是怎樣的情緒,我們真的逐句歌詞研究。」

作為澳門人,陳慧敏在錄音前未曾到過魯班先師廟,亦擔心自己跟作品格格不入。「雖然我在香港住過很多年,也有情意結,但我始終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如果我要唱一首關於香港文化的歌,聽眾會覺得我適合嗎?」

魯班先師廟是香港一級歷史建築,位於西環青蓮臺15號。

魯班先師廟是香港一級歷史建築,位於西環青蓮臺15號。

後來,陳慧敏發現自己與魯班先師也有所聯繫。「芬叔竭力報答魯班先師讓自己工作順風順水,養活家人。其實我父親那一邊的長輩也全是裝修師傅,他們也養活了我。現在我唱一首歌頌魯班先師的歌,好像也在答謝神明的保佑。」

為我城再譜曲

Thickest用一首歌寫了芬叔、女善信與魯班先師的故事,更將複雜的故事化作一條四分鐘的動畫MV。「因為芬叔不願意上鏡,而且魯班先師又很難實體化,最後決定自製一個MV,風格很像DOS模擬器的那類RPG遊戲。」選用舊時代的遊戲畫面,帶出歌曲的趣味之餘,也象徵芬叔的歷練。

陳慧敏佩服組員願意用創意記錄社區,因為少一點堅持都不能成事。「他們都是新晉音樂人,大家都知做音樂不容易,看見他們如此享受,實在難得。」

這份熱情也影響了主唱的陳慧敏,她希望日後的派台作品,能多講社區故事。「業內人士都說越來越少人聽本地音樂,但我認為廣東歌不會消失。現在,我多了一份使命感,想繼續用音樂記錄這個時代的記憶。」

創作團隊將於11月11日在大館演出《班門大叔》一曲。

創作團隊將於11月11日在大館演出《班門大叔》一曲。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