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Art】複製也是原創? 那場藝術家「在場/不在場」的展覽 - 明周文化

【Global Art】複製也是原創? 那場藝術家「在場/不在場」的展覽

撰文: 匡翹

01 Nov 2018

Kapwani Kiwanga的雙色組合作品,讓人聯想到Walter Benjamin的靈光概念,粉色燈光會減緩心跳、脈搏及呼吸速率,據稱能緩解攻擊行為。而藍色熒光燈能降低血管的可見度,減少人們靜脈注射藥物。(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Jérôme Poggi, Paris / Goodman gallery, Johannesburg and Cape Town / Tanja Wagner gallery, Berlin)

Kapwani Kiwanga的雙色組合作品,讓人聯想到Walter Benjamin的靈光概念,粉色燈光會減緩心跳、脈搏及呼吸速率,據稱能緩解攻擊行為。而藍色熒光燈能降低血管的可見度,減少人們靜脈注射藥物。(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Jérôme Poggi, Paris / Goodman gallery, Johannesburg and Cape Town / Tanja Wagner gallery, Berlin)

也許對人類來說,這是過於自大的行為,但這就是藝術存在的意義之一:原創,即創造出過往未曾存在過之物。但在當代藝術的語境之下,所謂的創造變得更模糊,以杜尚《噴泉》為濫觴,現成物的利用,讓藝術品的創造性變得模糊,也讓一代又一代的當代藝術家,不得不思考原創性這問題。而當這問題,放在當代的中國,又成了一個更複雜的問題。從出道開始就戲謔原創的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就在上海以策展人的身份,帶領三十多位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再次挑戰那個有關靈光與原創的命題。

「任何類型的誘惑,我都以策展人的身份誘入其中。」Maurizio Cattelan如是說。所謂的誘惑,是在無限的創作可能性中的誤入歧途。也是藝術家必定受過的誘惑,創作,但藝術家真的能創造嗎?「我在籌備這個項目期間,確認了我從小就了然的事情,那就是從來沒有人發明過任何東西。人類從一開始便複製大自然萬物,一直參照某些東西來創作,而大自然本身就是原創,但從不曾有人投訴被抄襲。我記得學校曾經教導我們,知識是將兩種概念聯繫的能力。容我補充,如果能夠以嶄新的方式將兩者相連,便屬於創作行為。這樣的創作顯然是全新事物,但事實上是複製的一種,但同時亦是原創。」

這場於上海余德耀美術館舉辦的美術展《The Artist is Present》,就大量挪用當代藝術的複製觀念--「複雜即原創」,會場中派發的一份偽《紐約時報》,細字說明該報與《紐約時報》編輯部無關,只是這次展覽對所謂真實的傳媒權威的一次戲謔,但同時,其實也是策展人對自己的戲謔。

Maurizio Cattelan當年出道,寂寂無名的他,第一件引起回響的作品,其實就是把自己放在雜誌封面,再把偽雜誌混進真的其中。而這次展覽,你會看到對當代藝術作品與藝術史的回應,展覽的名字,是挪用自Marina Abramović的著名演出。連宣傳海報也參考了Marina Abramović的經典紅衣造型,但整場展覽,卻沒有這位藝術家的身影,換言之,「藝術家」是缺席的,甚至連「藝術家在場」這觀念的複製,其實也遭到顛覆。但這就形成了一個懸念,讓觀眾走過展場不同房間時,也會被這策展方向所影響,聯想到複製與原創的問題。

Maurizio Cattelan曾宣布退休,這次復出,關心議題仍是複製藝術的原創性(Photo by Pierpaolo Ferrari)

Maurizio Cattelan曾宣布退休,這次復出,關心議題仍是複製藝術的原創性(Photo by Pierpaolo Ferrari)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由《Permanent Food》、《6th Caribbean Biennial》到《America》,Maurizio Cattelan一直以象徵不同官方機構及權力架構的物件作題材。他認為藝術家的工作是樹立標記,而為了建立有效或突出的標記,便要採用富有含義的東西。即使從零開始創作,某程度上還是要用自己和其他人都能夠辨識的元素。這是超越任何時間、地點和主義的真相,是後真相的真相。「某位藝術家曾說『我是以二手影像及親身經歷創作的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說,「但這不是我的作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複製是禮物

「複雜即原創」這個概念,發展成十六個房間不同的演繹。從一開始那熒光燈色的房間,Kapwani Kiwanga的作品讓人聯想到Walter Benjamin所謂的靈光(Aura),但這房間除了特製的燈光外,就空無一物。更多的複雜不斷出現,同樣回溯當代藝術的複製歷史,如徐震的大型雕塑,就將帕德農神廟的雕像與中國佛像結合;John Armleder在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中複製環繞展館的花園在展覽室內呈現,而這次又再在這展覽再現這個作品;Superflex的作品《Power Toilet》,甚至只是呈現一個廁所──一個完整複製位於布魯塞爾賈斯特斯利普修斯大廈內,歐盟理事會首長們所使用的洗手間。

展覽以房間為單位,單一房間時有多位藝術家的作品,開展對話。如這房間內Philippe Parreno 的《Speech Bubbles》,大量對話方塊式的單色氣球漂浮天花板上,與Lawrence Weiner地面上的標語作品,是一場後設的對話。

展覽以房間為單位,單一房間時有多位藝術家的作品,開展對話。如這房間內Philippe Parreno 的《Speech Bubbles》,大量對話方塊式的單色氣球漂浮天花板上,與Lawrence Weiner地面上的標語作品,是一場後設的對話。

 

藝術品只成為了意象與指向,觀眾就像走進了一個「複製藝術」的觀念展覽場,形形色色的複製,指向的其實是觀念的實踐。此展覽其實是由Gucci的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與Maurizio Cattelan一起推行成事,這合作又甚至可算是一個展覽外的一個比喻,在藝術與時尚界,兩個應該最講求原創,但其實又涉及大量複製的界別,合作起來指向的,其實是原創的不可能,又或換個角度,是原創的無限可能,「說真的,Alessandro Michele 和我同樣對複製的概念着迷,而這就是我們的共同點,我們同樣希望盡自己所能,紀念和歌頌複製這個行為。」Maurizio Cattelan如是說。

因為複製,藝術才能一直「在場」,對Maurizio Cattelan,這其實是複製為藝術帶來的禮物,「什麼是在場(Present)?為了訓練自己的專注力,我近日沒有下載應用程式。這個念頭是好讓自己專注當下,將其餘事物拋開。在理論上,這樣可以讓你的效率提升到百分百,不會分心於其他事情上。聽起來很困難,對吧?我寧願選擇”Present”的另一個意思,想像有人將東西送贈他人。讓一個人得以啟發更多問題及反思,才是藝術的真諦。讓我告訴你:這條問題是一份『禮物』。」

如像《二零零一太空漫遊》的房間,模仿美術館的紀念品店,但其中卻有錯誤的明信片、偽清朝製的瓷器電視等,扭曲了現實。

如像《二零零一太空漫遊》的房間,模仿美術館的紀念品店,但其中卻有錯誤的明信片、偽清朝製的瓷器電視等,扭曲了現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Artist is Present》

時間:即日至12月16日

地點:余德耀美術館(中國上海豐谷路35號)

票價:人民幣$60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