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張緯晴:我十歲時,就決定要當個Concert Pianist了 - 明周文化

【新鮮人】張緯晴:我十歲時,就決定要當個Concert Pianist了

撰文: 匡翹     攝影: 梁俊棋

25 Jul 2017

k170724hongkiu-128

坐在香港演藝學院的Recital Hall裡,張緯晴受訪時似乎有點緊張,最自在的還是她在鋼琴前彈奏的時候。「打擾你了。」「不要緊,我回來演藝也可以練琴。」她這樣說。廿五歲的她,今年剛剛人圍了Van Clibur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的決賽,並贏得了由網民票選的「觀眾大獎」。「為了這次比賽,我整年就專注練習,沒有報其他的比賽。當然,也有其他參賽者也有報其他比賽,參加完這個就去另一個,不過我就不是這樣囉。」問到她的現在的目標是什麼?她這樣回答,「我希望當一個concert pianist,」她說,她從十歲就立定志向了。

專注的人

在這世代,難以找到專注的人。張緯晴是專注的。十歲就立定志向的她,其實早於四歲就隨當鋼琴老師的爸爸學琴,九歲時轉隨香港鋼琴名師黃懿倫學習,開始參加大量鋼琴比賽,贏得烏克蘭霍洛維茲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少年珍娜芭侯雅國際鋼琴大賽等冠軍,14歲時就放棄常規的教育方式,取得獎學金,正式入讀香港演藝學院。這算是犧牲,還是專注?「我覺得在音樂上,你是需要有覺悟才行的。你必須要全情投入,才能達到那個高度。」然後她十九歲,就完成了演藝學院的學士學位,再負笈耶魯大學,師隨Peter Frankl,廿二歲完成音樂碩士學位,就回流返港。

現在的張緯晴,有當鋼琴老師。「在香港,你很難單靠演奏維生啦。我也想有足夠的收入,可以供養家人。」然而她的一天也是離不開鋼琴,一早起床就開始練習,直到學生放學時間開始教學,教學完結後,又是繼續練習,「當然中間有吃飯啦!」她不忘笑着補充。

停不下來的手

Van Clibur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張緯晴現場演出

Van Clibur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張緯晴現場演出

然後她開始彈奏。起初是因為要拍攝,但就算攝影師因為她動作太大太快而要求她作勢彈奏也好,她停下不久,又再繼續彈奏。她的生活就只有音樂嗎?「我現在每天都會去健身房,」她說,「因為健康,也因為演出需要充足的體力啦。」

體力是專業鋼琴獨奏家要面對的問題,尤其對女性而言,你要彈奏長篇的作品,首要條件就是你有足夠的體力完成它,無論是體能上,還是精神上,你也需要變得強悍。「那次參加比賽前,我是由早上十時,練習到晚上十一時的。」她在決賽選擇彈奏的,是貝多芬的《G大調第四鋼琴協奏曲,作品58》。

這首協奏曲一般演出需時約半小時,而在比賽期間,鋼琴家更需要一連四日以五重奏及自選的協奏曲競逐名次,而讓鋼琴家更添壓力的,是這次比賽有進行直播,讓世界各地的觀眾都看到參賽者的演出,然後參與評分。 「有時如果比賽時間在早上,我會看看那個觀看直播的人數,然後告訴自己,嗯,也不算很多人而已,讓自己放鬆。」

Van Clibur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2017決賽六名鋼琴家,只有張緯晴一位女性。

Van Clibur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2017決賽六名鋼琴家,只有張緯晴一位女性。

溝通之必要

經歷這些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成為一個獨奏鋼琴家。二十五歲,她認為自己的事業仍是起步階段,而她愈來愈花得多時間去思考樂曲本身,而非單純練習。「也許如彈奏李斯特的樂曲時,當然需要多點關注技巧,但基本上,我在香港的訓練有把基礎打好,現在要做的,往往就是探索樂曲背後的思想。我現在很喜歡讀鋼琴家的訪問,也喜歡在youtube看不同的人演奏,這些對我的演出也有幫助。」

從一個天才式的音樂神童,要走進更嚴格的古典音樂世界,張緯晴仍在路上,但她的目標仍然不變。「有時候我是不理解有些學生的不專注啦,那時候我也沒法子,」她說,「不過,有時當我去到不同的地方演出時,也會得到專注的反應。我記得有一次,我去到母親的抉擇,彈琴給那裡的小朋友聽,他們異常的專注,那是我很難得的演出經驗。」 世界如此不專注,然而對每一個人來說,也應該有一個可以讓他們專注的點。對張緯晴來說,那就是音樂。

k170724hongkiu-172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