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口琴的少年】視口琴為信仰 CY Leo眾籌開拓音樂路 - 明周文化

【吹口琴的少年】視口琴為信仰 CY Leo眾籌開拓音樂路

撰文: 匡翹     攝影: 劉玉梅

10 Nov 2018

也許因為年輕,又也許因為其他原因,CY Leo在訪問中談起信仰,「口琴就是我的信仰啊,」他這樣說。沒太多的人可以這樣說話的。因為信仰一旦宣之於口,你就不得不實踐,否則就只成了信口雌黃之徒。許多人保持沉默,許多人甚至沒有所相信之事物。「我不能說口琴是我的神,那也太誇張了。但有些比自己更重要的信仰,你會更有方向。」他是CY Leo,一個吹口琴的人。

CY Leo,何卓彥,1994年生,唱作人,熱心推廣口琴音樂;參與世界各地不同演出及音樂製作;2013年獲「世界冠軍」名銜,為十七項國際口琴賽事冠軍得主、亦為Honher Music 的國際代言人之一。

放棄了什麼

CY Leo,何卓彥,從手機中展示出一張他仍是嬰孩的照片,媽媽為他包尿布,他手中就拿着口琴。幼承庭訓,其父是香港口琴協會創會會長何百昌醫生,CY Leo自小就在家中聽口琴度日,學習口琴似是理所當然。但他三兄弟中,暫時也只有他視口琴為事業甚至信仰,那也是個人意志的實踐了。

「其實大學時,我是走了去讀職業治療。也要想謀生的事啊,有個專業總是好的。」CY Leo如是說。於是看見,所謂信仰不是一天建立的,生活是試探,縱使十九歲已奪得世界冠軍,但口琴這樂器,畢竟也是小眾的,要以吹口琴維生,「你大概只想到街頭的賣藝人吧?」他笑說,其實口琴的定位比較尷尬,古典音樂界又會覺得口琴不夠「正式」,流行音樂又往往只當口琴是一種配器,口琴很多時兩面不討好。

然而,在他大學畢業的一年,竟然接到遊輪公司的邀請,希望他在遊輪上演出。有可以用音樂謀生的機會,他就決定試試看。如是者,我們現在看到的CY Leo漸漸成型了。

父親在CY Leo還是嬰兒時,就把口琴放在他口中。

關於企圖心

「在船上一次只留四、五天,就算交了朋友轉頭也就不再見面,我寧願留在房間,看看Netflix,和練琴。」他在船上,每天可以練上八小時,平常也是三小時或以上的練習。他採用的是一種理性而有效率的練習方法,他稱之為bottom up training,「我相信事情是從細部累積的。我會訂好每天練習的分類,把不同的技術部分切割開,再作練習。這樣的話,你可以確切看到自己的進步。一開始時不太順暢的曲目,你會看到自己漸漸就能吹得到了。」

他說這其實也是他開始教學後得出的方法。現在他有帶大學的口琴隊,當有了學生,他就意識到有系統是如何重要。系統有助發展一種技藝到另一種高度,對於視口琴為信仰的他,這是一件重要的事。

CY Leo是有企圖心的人。香港有企圖心的年輕人也許不缺,但鮮少能像他這樣,能走上一條窄路,開拓自己的戰場。「一開始我是參加比賽,但勝出比賽後,下一步該是怎樣呢?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於是我想到,我的舞台需要演進,不只是比賽,也需要面對大眾的演出。我希望口琴音樂可以得到更多的重視。」

2003年他於世界口琴節奪得「半音階口琴獨奏(附指定曲目)」的冠軍

口琴的矛盾

口琴音樂,可以是什麼?「我也有自己創作口琴音樂,但許多都是屬於口琴圈子內的曲目。即是『口琴佬』會很喜歡的那種,技術要求很高的,有多地方可以練習的那種。」但他覺得口琴不只得這些。「我有留意世界instrumental music的趨勢,然後我發現到,口琴只要加上聲效腳踏,可以吹奏到不同類型的音樂,Neo Soul、Hip Hop、Fusion Rock等等,其實也能發揮。」口琴這樂器一直不被重視,但那反而可以成了優勢。因為當你能用口琴做出創新的音樂,那反差就更能使人印象深刻。「這反差是我想利用的。有時我用口琴去翻演別人的音樂,甚至會讓原來的音樂家在社交媒體分享,因為他們會覺得,原來口琴都可以這樣!」

又如早前在哈薩克的演出,CY Leo是香港的代表,但音樂總監原先卻不希望讓他演奏,「他覺得口琴不是正規樂器,」他說時沒有怨恨,倒是流露幾分企圖心,「最後香港政府這邊堅持,但我被安排的綵排時間極差。」

結果他刻意選擇一首極難的古典曲目。在他演出後,那音樂總監竟走上前對他說,”I want to compose for you.”

CY Leo不時會以口琴重新演繹他人的曲目,讓更多人聽到口琴的可能性。

眾籌造音樂

音樂世界就是如此可愛,你只要有實力,不難遇上這種戲劇轉折。但現實世界又是另一回事。去年年尾,他獲得幾個機會,可以簽約唱片公司,對資源不足的口琴音樂來說,看似難得機會,但他卻一一回絕了。「其中一間是搞EDM的,希望簽我作DJ,你知道DJ是以炒熱氣氛為主的,他們只是想要一個賣相好的人,加上我可以在music break時吹口琴,那沒有人做過啊,應該會有新鮮感。」另一家公司比較正常,國際唱片公司,旗下也有流行、古典的部門,「但我這刻仍有自己的計劃想做。我想,如果我能做出我想做的音樂,以一張唱片的方式讓人聽到,那到時候,我就能更掌握到自己的方向吧!」

所以他寧願求諸眾,以眾籌方式,去創作出自己的大碟,「之前的唱片其實都是為了在遊輪演出時出售的,這次是首張我有音樂創作意圖的作品。」與同代的音樂人Joyce Cheung與Ricky Wong合作,這張《Lost In Time》希望通過從新詮釋流行音樂,讓聽眾更了解口琴的可能性,「我其實是不迴避流行音樂的,畢竟你要推廣口琴,就要從不同的角度切入。而流行自然是其中的主要元素之一。」

實踐信仰的路須是困難的,大概只有迎難,現實才會扭轉。CY Leo還年輕,但在香港,他走的路,前面也看不到有人在了。這讓人期待,他會演化成一個怎樣的口琴人。來到這刻,他的眾籌計劃已籌夠足夠金額,但當然更多的資金,亦可以讓他有更多空間去創作,如果仍想支持CY Leo,可以按入這裏

而想欣賞到Cy Leo的現場演出,則可留意他所屬音樂組織Music Lab。Music Lab的成員有鋼琴家黃家正、色士風手孫穎麟等人,在接下來的29-30/11,他們就會在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計劃下,重演《指魔俠× 琴戀克拉拉× SMASH》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