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行家巿場】師承安思遠 黑國強的香港藝博會夢 - 明周文化

【藝術行家巿場】師承安思遠 黑國強的香港藝博會夢

撰文: 匡翹     攝影: 周耀恩

04 Dec 2018

y181002hk0071

黑國強,古玩商,其父為著名古玩商黑洪祿。曾為安思遠的助理,後自立門戶,又創立國際藝展有限公司,舉辦典亞藝博、水墨藝博等藝博會。

「水墨博覽過往是在12月中舉行的,」黑國強說,「那其實是很一般的,因為那有假期的感覺,而且不太穩定。第一年舉行時,大家可能覺得水墨有新鮮感,就來捧場,遲一天才去放假吧,但第二、三年時,也看到大家都放假了。於是就打算與典亞藝博,在同一會場舉行。」展覽舉行時為10月,據黑國強所說,那是整個香港藝術品巿場的秋季高峰期,兩個藝博會同時舉行,是有協同效應的好時機。

黑國強本身也是行家,其父黑洪祿是古董商人,1949年之後來港,為當時古董界北京幫一員。黑國強自小接觸古玩,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他便接受鑒定及經銷古董的訓練,隨父親工作,一開始就從實戰中得到經驗,而他更專門從事研究、搜尋及收藏中國明、清古典家具,到了1999年就自行創立「研木得益」藝廊,專營中國古董家具及古美術。

這些經歷恍似理所當然地讓黑國強在古玩界發展,但這卻解釋不到他為何會創立了集中於亞洲藝術的藝博會。傳統上古玩界是比較不開放的行業,行家與行家之間的競爭也是有的,藝博會是西方藝壇的產物,如果沒有特別的經歷,黑國強大概不會在香港走上辦藝博會這條路吧?

改變行業結構

好了,也是全球化故事的另一變奏,在自立門戶前,黑國強有機會成為紐約收藏家及古玩商羅伯特.安思遠(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的助理,並協助安思遠成立及管理「中國文物藝術修復基金」香港區事務。這段經歷不單讓黑國強習得一身好武功,更讓他有機會大開眼界,隨着安思遠在美國、歐洲走動,他與各地的同業與博物館交流,也見識到中國古玩的另一套可能經營模式。古玩不一定是在暗黃燈光的店舖內,如交換秘密語言般互相掏取資訊,從而進行交易。它可以是在明亮的展覽會中,談笑風生,優雅地作買賣。

想像力無比重要,對黑國強這古玩二代來說,與安思遠一起工作的經歷,也讓他有機會由一個古玩商,漸漸變成一位藝博會的主理人。1999年自立門戶後不久,因為安思遠的推薦信,黑國強有機會到國外參與藝博會,而他在香港辦藝博會的念頭也漸漸滋生。

典亞藝博的前身是在2006年開始的,當時只有十多個參展商,到了今年參展商人數已經過百,起初創立時,黑國強給了自己一個十年的計劃,就如他背景所給他的,他希望做到古今中外,包羅萬有。「但不用十年就做到了。2007年時,我們試做了兩個展覽,一個是純古董,一個是純當代,都是較小規模的。原先我認為要五年時間,才能在會展辦展,但2008年知道可以租到會展這場地,就把這兩個展覽結合,而水墨就是一個再伸延。」

「希望可以做到互通。大眾會覺得,對古董有興趣的人,與對新水墨有興趣的人,會是兩類人。但其實在這次經驗中,我看到兩邊的客人可以是分享的。我會聽到有水墨畫商對古董商笑說,我的客人走到你那裏去了。又或是有古董客人會覺得,那些畫作與家中的古董家具合襯就買下了。」

shibunkaku

場內水墨不只有中國的作品,如今年售出的森田子龍《無心》,就是由京都的藝廊思文閣帶來。

行家巿場與拍賣巿場

原來打算五年發展到可在會展舉行的規模,後五年就幫展覽定位,加入不同的展品品種,從而做到包羅萬有的方向。「像是當代的作品,一開始大家會以畫為主,但慢慢一些如雕塑等的媒介也有了。又如今年開始,我們有了攝影作品,也有些匠人級的工藝品等。其實藝博會走到2010、2011年時,已經做到了我當初的想像了。」

巿場是有周期的,2010年左右是整個藝術品巿場的高峰期,典亞藝博也走上軌道,但走到2018年,黑國強仍一直調整藝博會的方向,「現在的參觀者都比較平均,約有一半是香港的,三成左右是中國客人,亞洲、澳洲、歐美的就佔剩下的兩成。每年也差不多。香港的收藏羣體,你不可以說他們很勇猛,」黑國強笑說,「但他們其實十分穩定。說到天價收藏,一定不會是他們。因為他們非常理性,非常成熟。這其實是好事,這令到巿場可以健康發展。」

黑國強也點出了藝博會與拍賣會的差別,「因為藝博會的參展商,貨也是自己的,於是他們行事會小心點,準確點、努力點。我覺得當你將一百個行家放在一起,那其實是健康的。我不如這樣說吧,藝術巿場包括古玩,其實分兩個巿場,行家巿場與拍賣巿場。過去內地巿場起飛,主要靠的是拍賣巿場,那太厲害了,過去十多年大家注意力都放在拍賣巿場中。」這也是黑國強為何要辦藝博會的原因,單靠零星的高價拍賣,巿場其實是不健康的。而當行家巿場只靠店面經營,巿場的成長會有限。「慢慢藝博會的生意,可能會佔到行家巿場生意額的一半。我認識有在歐洲的藝廊,一年會做二十五個藝博會,這是我們在香港難以想像的。」他認為,行家巿場的發展,在藝博會的支持下,氣氛會更好,長遠來說就更健康。

y181002hk0028

隨着藏家的年輕化,作品的類型也漸見多元。

耐力之戰

古董巿場本身是比較守舊的,要連結他們是困難的。黑國強與父親的海外脈絡,讓他可以在早期辦藝博會時,可以邀請國外的展商來港,但要藝博會健康成長,也要說服到本地行家的加入。黑國強所相信的,是這種藝博會,是對賣家有利的。

「我很早就說過,這種模式是增加競爭,但不是賣方的競爭,而是買方的。當你在畫廊中賣一幅畫,這個星期,可能只有一個客人來看。下星期,還是那客人來看,你可以很久都不下決定。但如果在藝博會中,客人可能很快就決定了,這場所多多少少也有催化的作用。更大的效益,更快的效果,黑國強這刻打算做的,是整合巿場的新秩序,讓古玩巿場的未來更健康。這刻的黑國強,當然還是一個行家,但同時他也是一個game setter,讓更多的行家,可以在更大的舞台中競技。

取中庸之道,短期的路是難行的,但你卻可以不斷調整,長遠讓自己成為更難被一時的風潮取代的人。黑國強在古玩界,就是在玩這種長路程的耐力戰。

y181002hk0009

今年展期新增了攝影專區,讓展品類型更多元。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