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認識這位 應該是本地唯一還會曬淡水蝦米的人 - 明周文化

來認識這位 應該是本地唯一還會曬淡水蝦米的人

撰文: 梁雅婷     攝影: 梁俊棋

11 Feb 2018

蝦米只是數十元的小本生意,比蝦乾還要不值錢,到底還有沒有本地人自已曬呢?去到長洲、大澳、西貢一帶的海味舖,有時會見到一種艇曬蝦米,據稱是本地漁民自曬,細問之下,又是向供應商取貨。大澳的平發海味雖出了名自己曬蝦乾,但老闆黃光泉說香港幾乎沒有本地蝦米,頂多只有入貨再自己加工:「街市說自己曬的,都是假的。為什麼香港現在沒蝦米呢?因為不可以拖網,細蝦都沒有了,政府又用錢來換蝦艇。」他有時會找快艇到國內水域捕紅蝦,再買回來自曬,只能說是半加工。年尾漁民不出海,蝦米也曬不成。

o-4

這種淡水河蝦體型小巧,平常用來做龍井炒蝦仁,或是當成養魚的飼料,街市少見。

卻沒想到,在元朗還有自養自曬的蝦米,鬆脆清甜,皮色鮮豔,「送過一點給朋友,他們說跟小時候食的同樣味道。」現在市面的蝦米,跟記憶中的不再一樣。

鄧群好(郭太)是本地魚塘養魚戶,以前亦是水上人,曬蝦米是漁民女人攢「下欄錢」的方法,那時一船女人,在艇頭艇尾,各有各曬。轉行養魚後,她繼續用魚塘中的淡水河蝦曬蝦米,家中三個仔都吃慣了自家蝦米,「以前家境不富裕,只是夠曬給兒子食。不捨得送給人。現在他們長大了,才捨得送給親戚和熟客。」很多她認識的水上人都已經上岸,不再曬蝦米。元朗一帶的魚塘,亦只有她一個在做蝦米。

勝在新鮮即曬

郭太從魚塘拖出蝦網,收集河蝦,稍作揀選和清洗,便倒進大鍋中用鹽水烚熟,由撈出到煮熟的過程不過十數分鐘。有說活蝦製的蝦米,蝦身會曲起來,愈新鮮愈彎曲,而這裏的蝦米確是「攣弓蝦米」模樣。魚塘的河蝦最終會被雀鳥吃掉或自然死亡,她說不如以蝦網捕之,曬成蝦米食用。一個魚塘有時會放置多達五十個蝦網。

o-3

不同天氣製作的蝦米,其色澤味道不盡相同。晴天曬的蝦米,鮮明油亮,清甜淡口;陰天曬的蝦米須靠風乾或烘乾,也要加較多鹽來防止發霉,故色澤暗紅無光,肉帶鹹味。他們的蝦米都給自己人食,不用急着交貨,在太陽下曬得內外通透才打殼,七斤才曬出一斤,脆口得像蝦條。

o-2

捕蝦不算辛苦,打殼卻不是人人都會,而且要不怕熱頭,愈曬蝦殼愈易打,無怪乎本地蝦米乎絕迹。她將蝦米倒進麵粉袋,一下一下奮力將蝦撻到地上,沒有任何工具或木條幫忙,在麵粉袋外摸一下,就知道蝦殼脫得怎樣。之後,她將蝦米倒在筲箕上,在魚塘旁輕力拋起蝦米,輕身的蝦殼便隨風飄散,粉紅色碎屑似櫻花般落在水面上,蝦米則安靜地待在筲箕中。然後再得重複打殼,直到觸鬚蝦爪蝦殼都脫離蝦身,才算大功告成。

o-6

郭太是艇家出身,經歷過颱風溫黛與露比。現在上岸了,仍不忘昔時的漁民生活智慧。

郭太有水上人的省儉性格,將蝦米細分出不同食法:新鮮烚好的河蝦可以直接炒蛋來吃;完整的大蝦米就自己做粉絲煲、蝦米碎就可以蒸蛋或是蒸鹹糕,連殼的蝦皮則就炒芥蘭、煮粉麵,「現在打殼前會將蝦皮揀出來,以前不懂是什麼,原來日本仔會拿來賣的。」

o-1

蝦皮、蝦米碎和大蝦米各有不同用法

新年前幾個星期,她就開始密密曬蝦米,送給親朋做蘿蔔糕。水上人一出海就幾個星期,蝦米梅菜、蝦米鹹糕是他們在海上的美食。現在過時過節在家煮飯,亦少不了這幾道蝦米家常菜。「說實話,這蝦米始終不夠海蝦鹹鮮。」

吃一粒乾蝦米,有點淡而無味。但一經加熱蒸煮,就將那鮮甜香氣誘發出來,像乳臭未乾的小孩一夜長成青春少艾。蒸水蛋明明只有雞蛋與蝦米,卻在口腔縈滿甜鮮,絲毫不膩。畢竟是現撈現煮現曬,「外面的話,有鮮蝦都直接送到街市,做蝦米一定是雪蝦。」雖然不是海蝦,卻以新鮮取勝,怪不得連街市魚販都愛吃他們的蝦米。

本地養魚戶郭木泰
荃灣香車街街市F8號舖
93177133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