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建築,艱難前行之四】JCCAC遇瓶頸、缺乏方向 - 明周文化

【活化建築,艱難前行之四】JCCAC遇瓶頸、缺乏方向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譚志榮、梁俊棋、徐子豪

05 Jan 2017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於2008年9月開幕,目的是要成立一所多元化及對外開放的藝術村,提供一個給予藝術家和藝術團體工作和讓公眾可近距離接觸藝術的環境。政府以七年期託管協議形式將JCCAC經營權交予香港浸會大學,浸大最近再成功續約七年至2022年。JCCAC歷八年發展,為藝術家提供的136個工作室,長期供不應求。不過,亦漸面臨發展樽頸,截至今年6月底全年錄得訪客人數31.2萬人次,按年跌8000人次;而正規場地的使用率平均只有73%,比上年度80%為低。

藝術家Chris:租用八年見證衰落

藝發局視覺藝術組主席、視覺藝術家陳錦成(Chris)在JCCAC開設工作室已八年,見證管理層愈來愈沒有抱負。「剛入來時,看到JCCAC樓下展覽場地空置多時,從未舉辦活動,所以我們向管理層反映,管理層就突然要求我們舉行展覽。竟然就只有兩三星期籌備,所以我們展覽名利用廣東話諧音『廠撮』為題,諷刺今次展覽『倉促』。」

多年來,他極力爭取多辦活動,卻總是無功而還,「一句話無錢呀,就什麼都不做。租金卻年年加,雖然不是加得多,但全年開支不足一成用作市場推廣或宣傳。」據今年6月JCCAC財報顯示,年度開支1441萬元,其中只有136.1萬元或9.4%是節目開支。

直至現在,他坦言已對管理層心淡,最近續租時CEO竟然敲我工作室大門,問我:『Chris其實你在做什麼?』我真的無話可說,我在這裏已經八年了。」


畢業生租戶:期望定位更清晰 

除了藝術家與藝文團體外,JCCAC亦預留部分工作室租予畢業生租戶,蕭偉恆是其中一個。「畢業生合約年期只有兩年,所以今年10月我剛搬到荃灣工廈工作,僅120呎劏房單位租金索價2500元,呎租20.8元,但之前JCCAC約300呎,呎租只是約6元。」他亦極欣賞JCCAC鄰近深水埗,方便購買原材料。

但他指出JCCAC經常為人詬病的地方是吸引不到藝術愛好者,反而引來偽文青、龍友或街坊。「希望定位可以更清晰一點,JCCAC什麼藝術人都有,教琴、古箏、學畫、攝影,好多人盲蹤蹤,都是由最高八樓掃落地下,才找到想看的藝術工藝。」


鋦瓷工匠:最難捱一年

JCCAC開工作室的鋦瓷工匠陸珊則深深嘆息說,回首八年,今年是最難捱的一年,「之前有一個租戶年年都可以續租,最近突然在一個月前通知要搬,引發好大迴響。所以我們要求JCCAC早點啟動續租程序,半年前就開始交續租計劃書。他們不斷出口術說不一定可以續租㗎,因為好多人等緊,不斷播帶。」

她又批評管理層應管不管,只是將放單張的小木櫃放門前,馬上貼上警告。「反而應該要訂立的藝術家方向卻從來沒有,只希望管理層每年訂立一個方向或主題,幫助租戶發展創意藝術,不能坐以待斃。」


管理層:有機發展,無為而治

JCCAC首任行政總裁呂豐雅任職一年多就離任,而第二任行政總裁侯婥琪(Lillian)則已在任六年半。租戶發聲希望有明確未來發展方向,她雖坦承JCCAC最大挑戰是制定發展方向,但就傾向採取無為而治,更贊成有機發展。

任職以來,她最深體會是發現藝術家不喜歡被管理。至於每一至兩年傾續約問題,她表示亦是逼不得已,因為藝術家輪候工作室名單高峰時期達數百人。因此已訂立每年工作室流轉15%,即約二十間工作室需要轉手。

面對批評,她亦有傷心時,「做了行政這麼多年,比較理解藝術家是既怕醜又熱情,但好多時候藝術家諗諗埋埋一次過爆發出來。」她期望藝術家能夠理解,JCCAC不可能蝕錢做宣傳,因為要確保能夠走下去。

JCCAC

成立日期:2008年9月26日

地址:石硤尾白田街30號

面積:租用面積約11萬平方呎,樓高9層

前身:建於1977年的石硤尾工廠大廈

聯辦機構:浸會大學、藝術發展局、香港藝術中心,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

人流:上財年31.2萬人次,按年跌8000人次

▂▂▂▂▂▂▂▂_________________

後記:何謂成功

四出採訪之時,一個問題在腦海中久久不能散去:「活化項目怎樣才算得上成功?」論人流,PMQ無疑吸引了最多人;論展覽質素,我選擇動漫基地;論口碑,卻又以JCCAC取勝。在聽過一位位創作人意見後,我決定投JCCAC一票,至少它沒有變質,仍舊是藝術家創作的一片自由天空,「揸緊宗旨」才是重要。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