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亦卿之女 建築師周蕙禮:香港由不起眼建築組成 - 明周文化

周亦卿之女 建築師周蕙禮:香港由不起眼建築組成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徐子豪、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0 Jan 2017

女建築師周蕙禮是其士集團創辦人周亦卿二女,在建築行內打滾三十年,做過上萬個項目,但她卻數不出一個代表作,「我好自豪我說不出代表作,我有好多客戶,本地幾乎所有大學都是客戶,差一兩間大銀行就『齊章』,但作品不是什麼地標。香港建築師不是個個都要興建地標,絕大部分都是不起眼的建築,卻是安全而實用的,而香港就是由這些建築組成的。」

功能行先 外觀次之

訪問時攝影師要先行離開,周蕙禮站起來送別,卻差點絆倒。「不好意思呀,我好少著高跟鞋。」她害羞地說。眼前的她皮膚黝黑、蓄短髮,與富家女形象不太吻合。「我小時候從來不會玩公仔,三四歲開始喜歡畫空間、dream home,大個好鍾意畫則與平面圖。」十九歲修讀大學建築系時,已設計父母大宅,實現dream home。「小時候幻想有室內泳池,家中有個大中空,甚至揭開地板就有瀡滑梯落去泳池,天馬行空。當年爸爸反對我為大宅畫則,覺得我年幼什麼都不懂。但媽媽卻說:『如果你不給她機會,誰人會給她第一次機會?』搵咗我父母做白老鼠,俾人鬧到而家,但學會了很多。」

入行後,她才發現建築師不是藝術家可以隨意發揮,「讀書時教你講求建築、講美學,是入血的。出來做嘢之後不是要廢你武功,但現實真係咁囉,不同客戶、不同的政治情況、建築條例情況或建築界有上有落。你會明白到要平衡所有法例需求和安全需求後,才在規範之下起樓。」

由膽粗粗設計父母大宅,到1995年自立門戶創辦周蕙禮建築設計公司(WDAGroup),至今興建不下十個私人大宅項目,她確立了自己的建築理念,相信建築應該以功能行先,形態次要,即是「現代主義之父」芝加哥建築師Louis Sullivan提出的form follows function理論。

「好難忘有一個香港企業家要在南中國興建七萬呎豪華大宅,他要求『Something original but not the Louvre』 (原創的東西而不是羅浮宮),即沒有例子可以參考。」於是,她以功能入手,設計可同時招呼一百位賓客的空間,既可接觸戶外亦要顧及私隱度與天氣問題。因此她將主樓一樓升高,創造一個寬闊有蓋空間,並將娛樂地點和大宅部份隔開解決保安憂慮,大宅外觀最終變成不規則的現代建築。

則師貴在 領導才能

兩小時訪問期間,她說了「leadership」一詞八次。「香港建築師優秀之處不是擅長興建地標,而是leadership。」其筆下項目未曾出現超標超支或超時情況,即使是龐大如馬場主要規劃。「我們曾任沙田和跑馬地馬場主要規劃的首席顧問,是我設計出沙田馬場天幕與公眾看台,決定將幕牆後樓梯打通做騎樓。由沙圈、餐飲服務,以至場外人流車流都要考慮周全。」全球首個配置可開合活動天幕的馬匹亮相圈在2004年啟用,沙田馬場成為當時全球最先進馬場。

她指出其實建築項目不存在技術困難,最困難的地方是人,因為建築涉及好多人。「行外人lead行內人一定會失敗。初初入行時,屍體又見過,因為好多工傷。當時仍然是用人手挖掘深井,有毒沼氣滲入情況不時發生,幸而大概每五年就會有重大技術改變,現在已先進多了。」

每當遇上危機,她總冷靜處理,「我七八歲的兒子曾經問我點解媽媽從來唔喊,我問點解要喊?兒子答因為你是女仔呀。但其實喊是一種激動,覺得別人委屈你。但當你是一個leader時,你要即時將問題攤牌出來,逐樣睇,諗辦法解決問題。每次話No,其實一定有Yes的地方,是Process of elimination,Answer always at the detail。喊黎做咩啫?呢個世界做乜都辛苦,辛苦怕咩啫?做人梗係辛苦。」

系出名門 白手興家

周蕙禮坦言是一個很守規矩的人,訪問前發給她數條模擬問題,她亦細心地想逐條解答。「做事習慣了比較細緻,好喜歡撥亂反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日本血統,為人好規律。物件亦擺放得很整齊,因為時間唔係好夠用,我會好清晰知道物件放在哪。」

媽媽是日本人,外公是日本藝術家,爸爸周亦卿更是擁有四十七年歷史本地建築及機械工程老牌公司其士集團創辦人。她卻否認自己含着金鎖匙出世,「由細睇住父母白手興家,是一種正面身教,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輕言放棄,點辛苦爸爸每個星期日都帶全家人去沙灘玩。」

問她作為名人之後是一種壓力還是助力,她停頓半响:「壓力不是來自他(爸爸),而是做事真的要有頭有尾。完全明白什麼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一間細公司都經歷這麼多,他們越是成功,可以想像經歷得越多。時刻提醒我I am just a small potato,永遠都不是最辛苦那一個。當然有時工作還是會覺得辛苦到貼地,因為時間用法要好discipline,但每日做到最好,才能問心無愧。」

2002年獲委任為太平紳士,她慶幸曾到訪過兒童院、精神病院、社區醫院以至是吸毒所,提醒她珍惜一切所有。「每次到訪完這些地方,真的會回心想一想,為何坐在那張床的人不是你,你要好感恩。現在最開心的時刻就是到訪過這些沒有那麼幸運的人,知道他們需要後,下次再回來看到他們的生活環境有所進步,真的好恩惠。」

訪問後段,她哭成淚人,「由細細睇住阿爸阿媽白手興家,所以我好明白,由無去到有的經歷,我們更加要珍惜。我不是為家庭哭,而是為香港哭。好感慨香港經歷過漫長掙扎,由窮到供月餅會一年才有月餅食,到現在派月餅卡,人們還說不好吃。人們問我為什麼要如此辛苦?不是有父母靠山嗎?但如果每個人都這樣想不願意努力,香港不會有今日。」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