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駝牌水壺廠活化酒店 攝影師謝至德記錄工廠最後一面 - 明周文化

駱駝牌水壺廠活化酒店 攝影師謝至德記錄工廠最後一面

撰文: 丘瑞欣     攝影: 譚志榮

16 May 2017

港產經典「駱駝牌暖水壺」成立以來,一直扎根本土,是少數堅持只在香港設廠的本地品牌。2014年駱駝牌把生產線搬到紅磡新廠,至於有三十多年歷史的九龍灣舊廠則有幸原址保留,活化為酒店。

資深紀實攝影師謝至德當年從朋友口中得知此事,認為必須把這段歷史記錄下來,於是馬上主動聯絡廠方,希望能在改建前進入工廠拍攝。「最重要是它堅持Made in Hong Kong,因為好難得還有這種規模的工業生產,是屬於香港人的見證。」負責人初時並不理解他的想法,經過多番游説才同意他的拍攝計劃。

謝至德的情意結

謝至德

暖水壺是謝至德童年記憶的見證之一,印象最深刻的包括打開藝蓋子的聲音。

謝至德説自己從小鍾意聽暖水壺開蓋的聲音,「因為你日日都聽到,不是你開蓋,就是你阿媽開,或者你家姐開。」六、七十年代,幾乎每個香港家庭都有類似的暖水壺,而蓋子的聲音就是其中一個的共同回憶。

和許多男生一樣,謝至德自幼對機器着迷,小時候父親帶他到自己打工的玩具廠時,那些注塑機的聲音和氣味他至今仍清楚記得。他用「超級興奮」來形容自己初次踏入廠房的心情,表示難以相信2014年還有如此大規模的工廠。「環境好靚、光線好靚,靚到你唔敢相信!」就連攝影經驗豐富的他也連連讚嘆。

exterior-wang-kee-street-before

九龍灣舊廠建於八十年代,由創辦人家族自行設計和興建。(圖片由君立酒店提供)

在這十多天時間裏,他深入廠房慢慢觀察、思考。「剛開始拍攝時,我拍攝的是工廠靜止的、過渡期的空間;但這並不是單純的環境拍攝,還放了自己對『生命的過渡』的想法入去。每個人都要面對死亡,最美的東西最終都會消亡,就算給你一千年,總有一日它都會消失。所以能趁着轉型渡期間,來到這裏拍攝和創作,是一件好有意義的事。」人去樓不空,廠房在過渡期間,留下的還有一件件機器、工具和零件。

這些將棄之物,許多人看來是無用的,但在他眼中,龐大的工廠就好像一場大型的舞台劇,物與物之間彷彿在無聲地對話。「我嘗試因應空間和環境,賦予這些物件一些意義。因為許多人都覺得它們是無用的,但我覺得既然在過渡期間有和它們有相遇的緣份,不如善用它們創作成有意義的作品。」別人視而不見的物件,在他手中彷彿變成有生命的演員,以不規則的形狀重新組合成藝術裝置,充滿生命力。例如掛玻璃瓶的架子,好像是一體的,又像一班人在玩雜耍般。

tan170512bonnie_0032

萬籟俱寂的舊廠房,物與物之間似乎仍在無聲的對話。

tan170512bonnie_0039

大型設備無法帶走,唯有透過相片保存下來。

生活細節書寫歷史真實一面

回想起來,2014年正是本地政治社會動盪的一年,香港人急於找回自己的根,像駱駝牌暖水壺般的共同回憶,正是本土身份的根據。「歷史不單是大型歷史事件組成,往往是由個人及大家的共同回憶組成。宏觀的歷史是由有權有力的人書寫出來,他們一定會寫自己最好的一面,掩蓋缺失,港英政府或特區政府都一樣。但其實歷史書寫可以好微細,透過不同的藝術創作呈現,補充缺失和失落。」

一個月前,謝至德收到負責人通知,原來工廠改建工程已完成,酒店開幕在即,邀請他展出這批攝影作品。一向視作品如子女的謝至德認為,雖然準備時間倉卒,但既然作品在廠裏出生,能把它們帶回原地展出是一件別具意義的美事。除了三年前的攝影作品,他還利用少數存貨和物資,重新設計了幾件實體的藝術裝置一起展出。

酒店開幕當日,不論是家族代表還是老員工,見到這批作品都既高興又感觸。展覽場地於酒店大堂和餐廳之間,不時有客人經過,許多人見到展品都駐足細看,不約而同地說:「係我細個用過的暖水壺!」所謂共同回憶正是如此。

tan170512bonnie_688 Tiffany Blue,又稱「廁所綠」,是駱駝牌暖水壷的經典款式。背後的窗貼圖案是原來3樓廠房的噴油模具空間。

tan170512bonnie_0097

「看不見的劇場」 謝至德個人藝術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7月9日
時間:10:00 – 20:00 
地點:香港九龍灣宏光道 15 號君立酒店地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