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建築師中環帶路 解構「雀鳥友善」建築 - 明周文化

綠色建築師中環帶路 解構「雀鳥友善」建築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劉玉梅

22 Dec 2017


上周日,中環熙來攘往的街道旁,一班父母與孩子在天橋底拿起望遠鏡頭??,原來他們正跟綠色建築師
葉頌文(Tony)來一趟特別的觀鳥之旅,抬頭一看,玻璃幕牆大廈反映着藍天白雲,數隻麻鷹在旁盤旋,冷不防其中一隻幾乎朝幕牆狠狠撞去,幸好及時轉向沒受傷,「在香港,落地玻璃大廈其實是第一位殺雀凶手,因為玻璃反光厲害,倒映天空影像,誤導了雀鳥。」看來尋常的建築設計,隨時令我們的鄰居雀鳥喪命。

m171217-b-eugene-0198大廈玻璃幕牆反射了天空,雀鳥一不小心就會撞去。

玻璃幕牆成殺鳥凶手

帶領導賞團的還有兩位愛鳥之人張詠渝(Pamela)和李浩鍵(Vincent),他們是「城鳥鄰居」的創辦人,間中舉行城市觀鳥團教育公眾,「你們看見天橋底的隙縫有一些流蘇嗎?雀仔其實很聰明,牠們知道海邊風大,所以就躲在那兒築巢。我估計那應該是樹麻雀的巢,因為牠們體型細小,可以躲在天橋隙縫中。」Pamela說,很多人以為觀鳥一定到米埔,其實只要抬頭一看,各種雀鳥近在咫尺。

很多人以為香港最多的是樹麻雀,其實不然,她領着大家走到海邊的公園,花槽中一個尖頭紅耳的小東西正四處張望,小朋友不用望遠鏡也看得清楚,「紅耳鵯是香港最常見的雀鳥,因為牠的耳窩上有紅色羽毛覆蓋,所以稱為紅耳鵯,很多人以為辨認鳥很難,其實牠們的名字往往以外形特徵來命名,不太難記。」Pamela說。

m171217-b-eugene-0152導賞團參加者學習使用望遠鏡,觀察樹上的雀鳥。

這次城市觀鳥導賞團屬「2017 港深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個活動,「全球有七千種雀鳥,香港這麼小的地方就找到了百多種,其實生物種類很豐富!」跟住Pamela在鬧市穿梭觀鳥,過程猶如開了天眼,一棵樹、一個花槽都是雀鳥的安樂窩。

然而,城市建築卻隱藏不少危機,Tony解釋,玻璃幕牆大廈是致命雀鳥陷阱,「在2004年,九龍灣一座大廈落成,開幕前發現有十多隻雀鳥死了,當時的保安員馬上撿走鳥屍,還請來道士作法超渡呢!」原來因為大廈位處「生物走廊」,每年春秋都有不少侯鳥飛過,卻因為玻璃反射出天空倒影而撞死,後來大廈在玻璃上貼上大麻鷹的鳥型貼紙才解決了問題。

m170401-alice-0361紅耳鵯有紅臉頰和紅尾部,數量比樹麻雀更多,在城市中很常見。
m170401-alice-0048城市觀鳥有時也講彩數,早前Pamela就在香港公園發現這隻少見的小葵花鳳頭鸚鵡。

訂立雀鳥友善建築指引

「全世界每年因為城市化而死的雀鳥超過一千萬隻!」Tony說,建築師可以透過建築物設計來幫雀鳥一把,例如美國建築業界設有生物友善指引,規定大廈玻璃不可太反光,內裏也不可種植大型植物,以免吸引雀鳥朝玻璃飛去;由於生物能看見紫外線,故此用紫外線油漆來髹玻璃幕牆的話,雀鳥看見便不會飛過去。

另一個雀鳥殺手是光污染,三年前,九一一恐襲紐約世貿中心遺址,亮起兩條由地面射向天空的紀念光柱,怎料每日造成幾十隻雀鳥死亡,「夜間雀鳥的瞳孔會放大,牠們對光非常敏感,強光照上半空,雀鳥會因迷路而餓死,所以後來規定光柱每日只能亮一小時。所以我們也應該減少外牆射燈,尤其在春秋季更應關燈,以保護侯鳥飛過。」Tony說。

m171217-b-eugene-0364建築師Tony(右)與城鳥鄰居創辦人Pamela(左)和Vincent(中)合作舉辦導賞團,一邊認識雀鳥,一邊講解建築物如何可以更有利雀鳥生存。

想令城市更加適合雀鳥生活,綠化屋頂也是重要一環,「城市中有四種不可缺少的生物,包括雀鳥、蜜蜂、蝴蝶和蝙蝠,牠們都能幫植物傳播花粉。」Tony說,否則作物無法收成,甚至造成糧食危機,「外國有依賴生物的建築指引,在屋頂起小屋讓雀鳥和蝙蝠短暫居留,屋頂多種樹也能讓更多雀鳥棲息。早前香港中文大學的圖書館因為需要擴建而要清拆,但那兒有好些燕子窩,建築師便先在新翼起燕巢,才拆去舊翼,令燕子順利搬家,我們的建築設計不應只以人為本,也要以鳥為本。」

Tony直言建築師有助推動雀鳥友善,但教育更重要,作為一個支持綠色建築的建築師,他認為,建築師只是倡議者,最終決定權還是在發展商,「現在大家購買電器都會要求一級能源標籤,如果店員推銷三級能源標籤的話,消費者也不想買,這就是因為多年來的教育,消費者的習慣令生產商作出改變,生產更環保的電器,建築也一樣,消費者有要求,發展者才會興建雀鳥友善建築。」

m171217-b-eugene-0304物種多元,有利花粉傳播。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