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Noritake插畫一起 在灣仔「白做研究所」發呆

撰文: 丘瑞欣     攝影: 譚志榮

01 Jan 2018

02

灣仔店的玻璃窗上,貼了一大張Noritake標誌性的男孩畫像,店內首個活動,便是把日本插畫家Noritake的「變成圓」作品展帶到香港。

「白做,White Do」,廣東人嗌大吉利是,台灣人摸不著頭腦。一對港人夫婦,從事傳媒工作多年,專寫潮流和設計,對流行文化有深刻反思;一個台南女生,當過設計師,見識過世界工廠倒模式生產之可怕。

他們都不想麻木地上班下班,白活一世,於是一同在台南開設小店「White Do白做研究所」,只賣自己喜歡的東西,宣傳自己真正認同的價值。最近他們把小店複製到灣仔日街,更舉辦日本插畫家Noritake的首個香港作品展,把生活的閒趣帶回香港。

05

兩款筆記本分別以Blank Boy和Border Boy為封面,Noritake的畫風就是如此單純,卻又叫人會心微笑。

Noritake的作品近年頗受歡迎,插畫家本人卻是少有的低調,他不喜歡出鋒頭,樣貌從未在媒體曝光,只希望大家得記他畫的公仔而不是他自己。據Joel介紹,他早年的畫風和現在不同,畫風較細緻,筆觸較尖銳;轉捩點是311地震,他無法如以前般作畫,「唯有改用最簡單的線條,畫最平凡事物,如一塊麵包、一條木、一口釘。」日復日,年復年,Noritake至今仍然維持一貫的黑白簡約風,靜靜地描繪自己眼中的世界,自成一格。

一直都是報導設計的Joel深明,愈簡單的東西愈難畫,而Noritake筆下的公仔,表面看來冷冷淡淡、不瞅不睬,卻總是流露出一絲童真,「好似在發呆,其實大部分人都是處於這樣狀態。」難怪他的作品予人治癒、放鬆的感覺。

反潮流而行 過簡單生活

話説回來,「白做研究所」又是怎麼由台灣開回香港呢?

港人夫婦Joel和Jan從事傳媒多年,固然累積了自己的一套審美觀,還有敏銳的市場、潮流觸覺,但他們也深深體會到,潮流根本是一門商業,流行與否也與好壞無關。

「點解我要寫一些文章去荼毒年輕人買一條八千蚊的牛仔褲?點解我明明討厭韓風,但又要出一本Kpop特集?」Jan坦言愈寫愈掙扎,愈做愈辛苦。

他們的台南友人小沃則從事設計行業,曾在大陸的工廠打工,見盡大規模生產、流水式作業的弊端。難得志趣相投、理念相同,他們便抱著「白活不如白做」的信念,一同在台南的小巷開了「白做研究所」。這對港台毒舌三人組,合作起來充滿奇妙的化學作用。

04

(左起)Jan在香港有正職,丈夫Joel較常台港兩地走,平時依靠小沃打理台南店。

雖然開在台南,他們卻無意「入鄉隨俗」,不走文青風,不講台灣腔。小沃為人比港女更港女,雖是台灣人,卻最怕台式矯情和所謂文創,「明明沒有什麼,加上文創二字,價錢便會翻了好幾倍,很奇怪。」小沃不屑道。

三人情願稱小店為四不像,也不願貼上文青或文創的標籤。店內所賣貫徹個人生活理念,三位貓奴對環境議題特別重視,不賣世界工廠生產的產品,不賣炫富、浮誇、價格無理的產品,偏向傳統工藝、獨立設計、小本製作……可謂百般挑剔,所以賣的東西種類和數量不多。明知賺不了大錢,如果能找到相同價值觀的人一起「開心share」,得到對方的支持和肯定,「白做」又何樂而不為呢?

「台南店在六十幾年前的老房裡,有著老式木頭窗花,佔地兩層,店面不大;在巷子裡面,門口有大樹。」白做研究所小本經營三年,三人樂在其中,當然也希望把這份樂趣帶回香港,近日終於覓得合適舖位,小試牛刀租了三個月,將小店複製到香港。小沃形容,香港店所在的灣仔日街和台南的氣氛有點相似,門口同樣有著大樹和機車,充滿熟悉的感覺。

平日的早上,灣仔日月星街社區人流不多,恬靜閒適,偶爾有些遊客、街坊進來看個究竟、聊聊天。小店就如玻璃窗上的男孩般,靜靜地存在,等候知音人。

White do白做研究所

地址:灣仔日街 1號地下B舖
查詢:Facebook/White do白做研究所

《Noritake變成圓(まるくなる)作品展》

日期:即日起至2018年1月7日
查詢:www.facebook.com/events/1900940083488243/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