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觀建築大師James Corner 鬧市中開闢綠洲
熱門文章
景觀建築大師James Corner 鬧市中開闢綠洲
202
James Corner的首個香港項目是負責改造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他認為尖沙咀海濱步道位置及景色優越,應多加善用,重新與人連結。
James Corner的首個香港項目是負責改造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他認為尖沙咀海濱步道位置及景色優越,應多加善用,重新與人連結。

想一想,你有多久沒逛過公園?不論是逛公園的時間,還是公園的存在,兩者在香港都是奢侈品。James Corner是當代著名的景觀建築大師,他熱愛城市,享受多姿多采而富有挑戰性的生活,處身高度壓迫的環境,讓他喘一口氣的便是公園。他口中的紐約High Line、倫敦Queen Elizabeth Olympic Park等作品,就是在鬧市中開闢的綠洲,讓花草生長、蝴蝶飛舞、雀鳥輕聲細語,讓人們放下腳步,坐下來休息、野餐、分享快樂。他早前來港出席設計「智」識周(KODW ),分享如何透過公共綠化空間,塑造宜居城市。

一花一世界

James Corner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城市人,言談間也處處流露出他對城市的熱愛。他的家鄉是英國北部的曼徹斯特,「那是一個勞工階層為主的工業城市,所以我是一個腳踏實地、很實際的人。」在紐約、三藩市、倫敦和深圳均設有工作室,問他最喜歡哪個城市,他說就像要他選最喜歡的作品一樣困難,「城市是一個大熔爐,非常多元化、大眾化,不論是觀察抑或參與其中,都相當有趣,It’s just cool!」他興致勃勃地說道。

雙面刃的另一邊,城市本身就是問題的集中地,發展飽和導致缺乏彈性和流動性,交通擠塞、空氣污染、欠缺公共空間,充滿壓迫感;人口愈密集,貧富懸殊、種族矛盾也愈嚴重……種種弊端James直言不諱,「我無意畫一幅畫叫我喜歡城市,因為城市很美好;而是我喜歡城市,因為城市關乎人性,而且充滿挑戰;如何管理、規劃、設計和運作,就是身為建築師所關心的。」

之所以選擇景觀建築,除了出於熱愛城市之外,也因從小對地理和文藝的興趣,「地理關於土地、環境、戶外,每一座城市在地理上皆各有不同,造就其獨特之處。藝術則是從小時候喜歡繪畫和做手工開始,引伸而來的創造空間的欲望。」景觀建築作為跨學科專業,從城市規劃、基建、交通、地理、生態、水文、植物等範疇皆牽涉其中。景觀建築在香港的發展諸多限制,很多人的理解中也只限於公園綠化的層面。

James對此不以為然,「從大至小來看,首先是一座城市的整體規劃,包括交通和移動系統的設計,要思考為何而設、為誰而設;然後到個別項目,例如興建新公園、舊區重建等,以及其可持續性,這些都對生活質素有重要影響;最後到最細微的部分,小至放置一張椅子、一處遮蔭的地方給人休息,也要為花朵、雀鳥、蝴蝶留下棲息地,再小的細節也帶來大改變。」

公園作為催化劑

James形容,設計就是想像的詩歌。但想像力不是建築師獨有的專利,而建築應能激發他人的想像力,讓公眾也有激盪新思想的空間。要做到這樣,他鼓勵建築師不能墨守成規,只不斷複製人們熟悉的設計,反該突破框架,破舊立新。其著名作品,紐約曼哈頓的High Line正是佼佼者,他利用廢棄鐵路打造成空中公園,成功擴闊了人們對公共空間的構想。它的前身是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高架火車鐵道,八十年代停用後一直荒廢;不過也有居民視之為集體回憶,不想拆除。「草根組織Friends of Highline致力保留的同時,發展商也看中了它帶動曼哈頓西邊的發展潛力。所以Highline的背後有很多有趣的角力。」James的設計方案從包括Zaha Hadid、Steven Holl在內,數以百計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他認為與其推倒重來,倒不如利用已有建築的特色和獨特的歷史背景。原有的鐵軌得以保留,讓花草環繞着生長,別有一種野生的活力;長達兩公里的高架步道,沿途放置了各種椅子和公共藝術品。「人們就是喜歡待在那裏,和周遭環境互動,也樂於成為它的一部分;它讓人發夢、刺激想像力,豐富了人們的生活。」

High Line為周邊社區創造了巨大的社會經濟效益,是景觀設計及活化建築的典範。(圖片:IWAN BAAN)
High Line為周邊社區創造了巨大的社會經濟效益,是景觀設計及活化建築的典範。(圖片:IWAN BAAN)

他強調,每一個城市在地理上都不盡相同,因此因地制宜十分重要。「身為外來人,當一個好的聆聽者相當重要,聆聽之前先好好發問,了解當地社區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相信什麼,有什麼故事。」。他提到倫敦Queen Elizabeth Olympic Park的South Park Plaza作例子,因顧及到當地的移民會難以感覺自在,所以他必須創造一個讓人感覺親和友善的空間,讓移民也可在此一享天倫之樂,甚至一起野餐、煮食。

「那是倫敦東部一大片廢棄污染空地,起初無人對它有任何期望,因為實在太大、太多問題了。政府打算借奧運會為契機來翻新重建,但奧運會只歷時數星期。新的公園不應只是公園,而是催化劑,必須吸引很多很多的人來。」James留意到附近的社區有很多印度和東南亞的基層移民,他們因缺乏歸屬感而不享受公共空間,「他們不只想要美景和花朵,他們更想要讓他們活動的地方。」一個公共空間,任園景再怡人也好,若不能讓所有人都可在此自由自在活動的話,都只是枉然。「所以我們很努力建立一個歡迎不同社羣,讓他們感到安心舒適的空間,人們可以在那裏煮食、野餐,帶孩子去玩耍,欣賞表演⋯⋯讓它變成一個充滿活力的公園。」

South Park佔地達50英畝,其整體規劃把運動設施、比賽場地和廣闊的公園用地結合。(圖片:JCFO)
South Park佔地達50英畝,其整體規劃把運動設施、比賽場地和廣闊的公園用地結合。(圖片:JCFO)

雖然和以上兩個項目相比,James在香港的首個作品──梳士巴利公園的規模比較小巧,但在他眼中,這座公園對尖沙咀海濱意義重大。在這個寸金尺土的黃金地段,James對梳士巴利公園的期望簡單而純粹,就是開放給遊人坐在樹蔭下草坪,靜心看海。「你要記着無論你是建築師、景觀設計師,還是城市規劃師,無論客戶是私人或公共機構,最終的關注點都應在公眾福祉上。城市是屬於每一個人的,它不是密封的、私人的,而是開放、慷慨的。」

梳士巴利公園沒有佔地廣闊的花園,卻有小巧精緻的花園綠牆,把各式各樣的植物種在造型典雅的白色混凝土雕塑裏,層次豐富。
梳士巴利公園沒有佔地廣闊的花園,卻有小巧精緻的花園綠牆,把各式各樣的植物種在造型典雅的白色混凝土雕塑裏,層次豐富。

他鍾愛城市,因為城市正是人口的集中地。對他而言,城市就恍如一個大熔爐,將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融合在一起。能糅合多元文化的城市,就是他眼中最好的城市,當然前提是這城市能孕育人類繼續生存下去。

Profile
James Corner是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JCFO)的創辦人,在過去三十餘年一直致力於景觀設計和城市規劃,是該領域的領導者和理論家。1983年在曼徹斯特都會大學取得景觀建築學位後,便負笈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修讀碩士,在2000年起任該校景觀建築學系系主任。重要著作包括《Taking Measures Across the American Landscape》(1996)、《The Landscape Imagination》(2014)、《The High Line》(2015)等。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