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字之徒1】DDED推動愚公造字 硬黑體2.0賣本土 - 明周文化

【好字之徒1】DDED推動愚公造字 硬黑體2.0賣本土

撰文: 葉青霞     攝影: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05 Oct 2018

以近二千五百天的腦力、眼力、指力勞動總和,換來不足一百人課金支持。硬黑體設計師阮慶昌(Eddie)苦笑道:「Sam Hui都唱啦,出咗半斤力,未必可以攞番足八両嘛!」頭髮略帶花白的Eddie已近花甲之年,是一位無後台的獨立中文字體設計師。青春小鳥縱然遠去,但血仍然熱到燙手。回帶到1997年,他花了五年時間單人匹馬造出一套有五千多個常用字的「硬黑體」。二十個月前他動工重繪字體,還添上千多個「香港字」,數周前新版面世,雖然推出多項優惠,包括五折價500元,銷情卻一如十多年前,慘淡也。

005阮慶昌形容硬黑體「尖銳,挻直,堅硬」。

2002年買家三十二人,2018年暫為四十九人。一夫操機,萬字造出,七年滋養,支持者就只八十一。他豁達笑謂:「推出新版後,太太問我目標是多少,我答她夠五十個我哋就去食一餐慶祝。」慶功宴仍然無期。他指字體最少要有四、五百人買才能封蝕本門。孤身造字,時間成本高,想在香港賴以維生,等同玩命。「台灣字體公司justfont造一套字,兩位設計師加上助手合力,都要造兩年以上。我都想好似Kitman的勁揪體有七百幾人支持,話不想是騙你的,但每個人條件唔同。」

006新版硬黑體改了部分字的寫法,兩個寫法將來會提供給用家挑選使用。

剛直字體初現

硬黑體2002年首度推出,他謂當時市場沒類似字體,而且比較易造。「蒙納公司的剛黑體五六年前才推出。我喜歡黑體字型起角硬朗,那時也喜歡圓體,可是圓體筆劃多曲線,處理節點會較多,要花更多時間。」造字起頭難,難在當時他手拿的是造英文字體的軟件。「花很多時間摸索點做,那時科技不先進,要先查詢每個字的大五碼內碼是什麼,逐字輸入。然後把字的部首偏旁畫好再掃描,組合成不同字,在軟件內調節字型比重……」那是同時開幾個檔案,電腦已吃不消要回氣的年代,也是56K上網隨時斷線的年代。如是者,他日出而作,日入再作,歷經五個寒暑造出了「硬黑體」。他憶述那時宣傳渠道就是香港及台灣的網上論壇。「三十二個買家有一半都非香港人,有外國人,有美國華人。」

Eddie於大一設計學院讀平面設計,後來任職於指示牌公司。08年起自立門戶,為建築物造水牌、凸字牌、路標等。「這些牌用現成電腦字體,沒什麼創作成分。我最多只是執漏,微調筆劃粗幼等。」穩定的工作讓他無後顧之憂投入浩瀚的造字工程。「那時心想如果造出來的字成功的話,自己有多條路,唔成功都仲有份工。」

年少時他在報上閱到知名平面設計師蔡啟仁憑字體設計拿到獎項,驚覺字體如斯有趣,從此變成「字戀狂」。「佢又上報紙又上電視,因為好少人琢磨中文字體設計範疇。」那個年代參考書不多,只有兩三本台灣出版的字體設計書。「那時死慳死抵買日本字體書,一本要成五六百元。」

001硬黑體2.0 新增了一千零九十四個香港常用字,包括赤鱲角的「鱲」字、深水埗的「埗」及鰂魚涌的「鰂」。
35471295_1901995296764585_7224899092323762176_n-1以往很多「香港字」不能輕易鍵入輸出,阮慶昌認為身為香港人,不造這些字說不過去,所以新版先造香港字,大五碼的次常用字他仍在努力中。

更多專題文章:【好字之徒2】巴士點陣字釀美學之災 90後手藝復刻


遇上通書硬黑體

花了五年時間向字體示愛,卻落得銷情慘淡。以為硬黑體再無下文,事隔十多年,他居然在書店看到一本採用硬黑體排版的書。「看到Albert的《香港人自作業》好感動,書內每個字都用自己用心做的字體,真係幾乎流眼淚。後來我聯絡他,他說想付費購回。但我重看那套字體,覺得好醜,收錢自己也不好意思。」遇上知音的Eddie,帶着對美感的堅持,決定為字體「整容」。「我發現少少少少咁執,無辦法執得靚,一定要大改,於是就由零開始重新再畫再造。有上次經驗,2.0係比較好。」DDED設計師Albert經常在專頁借「起角」動畫及插圖靚抽時事,所用的字體正是硬黑體舊版。「2014年創作DDED就開始用這隻字,嗰時想買已搵唔到途徑。」舊版無香港字,但偏偏DDED的創作十分地道,常用口語,為何仍要硬用硬黑體?「因為真係好鍾意,字體線條簡單,夠硬又起角,無誇張的勾。我的圖用最少graphics模擬物件,無多餘裝飾,字體同我嘅創作風格好夾。開頭用都痛苦,經常要自造香港字。」Albert指他用了硬黑體後,多了設計師採用。他笑說:「開專頁後,好多人問我用嘅係咩字體,無人關心我的創作同自身。」DDED專頁銷「膠趣味」,方方正正的人物有時「曲到圓」。我問Eddie是否明白他的「幽默」。他笑說:「多啲同個仔傾偈就明。」DDED搶問:「有無覺得我用影衰你隻字?」「設計師就係要將字體不同特質發揮出來,我太循規蹈矩,這樣撞出火花我覺得OK。」

don180919-jenny-23DDED設計師Albert(右)認為阮慶昌的硬黑體雖為十多年前的設計,但今時今日看絲毫不覺老土,認為它簡練的筆劃可以橫跨時代。
010_don180919-jenny-36DDED設計師Albert的這本著作讓阮慶昌熱淚盈眶,推動他更新十多年前開發的硬黑體並重推市場。
post-5起角公仔與硬直字體,異常匹配。圖中的「㩒」、「𨋢」、「攰」、「掹」、「嘥」及「嘢」都是硬黑體2.0新增的香港字。

有人欣賞並不代表帶來實利,Eddie發現這些年來很多廣告或大品牌都用他的字體,但到底有多少是真金白銀購買,無從稽考。「用得最多應是麥當勞,另外還有九巴、蘇寧等。或者設計師之前真的買了來用。又或者有人不知在哪裏『承繼』返來,好難查證。」字體盜用猖獗,可是獨立設計師根本無力追究。「經濟上唔容許我提告,要華康這種大型字體公司才有資源發信叫人付版權費。」他提到justfont字體用軟件防盜,沒付錢的人使用會被阻止。「不論如何精密,黑客一樣拆到,戰爭永遠都在。只看使用者有沒有版權意識。」

009-%e8%a4%87%e8%a3%bd多年來,Eddie「野生捕獲」不少廣告、品牌宣傳品都採用硬黑體,證明字體有市場價值,可惜沒為他帶來實利。

2.0版沒公司客戶

除了在Facebook開專頁弱弱地宣傳,Eddie也主動出擊接觸目標用家。「太太花了幾天將全港所有設計、廣告及印刷公司電郵地址找出來,寄出三四百封電郵,但我看買的人都沒用這些公司電郵。」他感激不少人因支持他開發字體而購買,但估計當中八成人根本不會使用字體。「無公司買是失望的,當然他們可能覺得唔靚而唔買,但如果你不支持這個創作產業,日後能用的設計資源只會更少。」花心力造字,無人買加被盜用兩面夾擊,創作人難道真能靠光合作用生存?

台灣的金萱體與香港的勁揪體都是眾籌成功的例子。推出硬黑體2.0前,Eddie都想過眾籌。他笑說:「Albert一盤冷水淋落來,話Kitman眾籌前已出名,眾籌好講知名度。的確金萱眾籌前都有辦展覽及講座推廣,這些要一個團隊去做,我什麼都沒有。」如果市場健康,創作人單靠有需要人士購買便足夠餬口,當然皆大歡喜,可是現實不如人意。「眾籌始終不是賣字體的正途,大家應是有需要才買。可惜沒什麼平台讓創作人寄賣。外國有myfonts.com,但抽佣抽50%;日本字體公司要求你要有日本地址;台灣的justfont就回覆他們主要考慮內文字款,覺得硬黑體像標題字。我都明白如果通篇好密好多字,可能會睇得唔舒服。」金萱體讓台灣人自豪出色字體不一定往日本外求,更讓人了解用新字體要付出代價,但代價並非想像中大。繼續默默密密造次常用字的Eddie或許是愚公,但信終有一天能攞番足八両。

硬黑體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