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的背後】小象孤兒院:拯救盜獵遺孤 - 明周文化

【象牙的背後】小象孤兒院:拯救盜獵遺孤

撰文: 金其琪     攝影: 譚志榮(非洲部分)、徐子豪(香港及廣州) 部分圖片.法新社

29 Mar 2017

人類對大象來說,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長到6個月以上,大象的記憶力就會開始發揮作用。遇到過一次盜獵,牠們就會明白,人類是威脅。但在內羅畢國家公園的「小象孤兒院」,人類可以是小象的母親。

2月的一天,5歲的小象Barsilinga和7歲的Orwa在國家公園進行了一場頂鼻子比賽。這場力道的較量最終以平局結束,雙方都從樹林裏奔向各自的小木屋,因為下午5點了,是媽媽餵奶的時間了。牠們的媽媽就是「小象孤兒院」的飼養員。牛奶是精心配製的蔬菜配方,用人類嬰兒奶粉加營養片、消化片和維他命C,2歲以上的小象,一次要喝兩瓶。奶瓶當然是大象使用的特大尺寸。它們每天早上6點就和25個夥伴一起到樹林裏玩耍,適應野外的環境,中午回到孤兒院,在泥潭洗個澡,喝過牛奶再出去玩,到下午5點回來。

Barsilinga和Orwa都是母親遭盜獵的孤兒。

tan170222qiqi_1598

大象記憶力極強,遇過一次盜獵,就會緊記人類是威脅,但是,在內羅畢國家公園的「小象孤兒院」,人類可以成為小象的「母親」。

喝了媽媽最後一次奶

2012年4月13日晚,臨近北部桑布魯族部落的Barsilinga社區傳出槍聲。第二天早上,當地居民發現了一隻前胸中槍的母象,她的兩隻前腿都因為痛楚而跪下,身旁有一隻剛剛兩周大的小象。這隻母象就是Barsilinga的媽媽。盜獵者嚴重打傷了她,但未能令她放棄抵抗,小象也勇敢地保護着媽媽。肯尼亞野生動物管理局的獸醫接報到達現場,但她傷勢過重,無藥可救。Barsilinga在當日早晨9點最後一次喝了媽媽的奶,很快成為孤兒。下午1點半,「小象孤兒院」的救護人員趕到,救走了牠。

「小象孤兒院」自1977年創立至今,已經收養過幾百頭小象,其中79頭是盜獵遺孤,其他則源於人象衝突、饑荒或母親的自然死亡等等。

要代替大象媽媽養育小象並不容易,「小象孤兒院」的創辦人David Sheldrick是第一個嘗試的人,他在七十年代研究了許多方案,包括奶粉的配方,終於成功養活了一頭小象。孤兒院選址位於國家公園內部,是考慮到小象成年後回歸野外的問題。目前已有近200頭小象在成年後回歸野外,大多融入了國家公園的野生大象家族,被成年母象收養。

遺孤需時間適應人類

「小象孤兒院」育嬰主管Edwin Lusichi回憶,由於Barsilinga母親死亡時,牠的年紀太小,還不能記事,因此一兩天就適應了孤兒院的生活,對人類也沒有敵意。但1歲及以上的小象就要花一個月時間才能適應。而母親是不是因為人類而死,也影響適應期的長短,就算是已經一兩歲的小象,如果母親是自然死亡,通常也只要幾天就能適應。

在適應期,小象和自己的人類媽媽幾乎24小時在一起,牠睡乾草,媽媽睡釘在牆上的木板牀,角落有隨時可以取用的毛毯。全天候陪伴是因為小象隨時都會餓,隨時都會冷,當小象想念大象媽媽時,人類媽媽還會給牠吮吸手指,讓牠得到安慰。

tan170222qiqi_1216

小象集體「放風」

「小象孤兒院」每天中午11點至12點、晚上5點至6點,都會向遊客和學校開放導賞,Edwin與幾名飼養員輪流解說每隻小象的來歷,做反盜獵社區教育。遊客更可以月捐或一次性捐款,成為小象的養父母,拿到領養證書,定期收到小象飼養員的日記和最新相片。

生態旅遊,正成為肯尼亞愈來愈重要的經濟來源。聯合國環境署的Lisa Rolls和新聞官Stefan都認為,遊客為野生動物而來,既能為當地帶來收入,也能令部落更珍視野生動物,最後還可以改變遊客的消費觀念。「這就好像,當你探訪了沙漠地區之後,你回家再也不會開着水喉刷牙了。見到真正的野生動物,會令更多人想要保護牠們,不再購買野生動物製品。」Stefan說。

tan170221qiqi_0231

孤兒院裏目前飼養了27頭小象,遊客在那裏翻查小象的身世,找到合眼緣的小象,可以捐錢助養。

▂▂▂▂▂▂▂▂_________________

旅遊以外,思考人與自然的關係

肯尼亞位於東非,人口接近4700萬,基礎建設較好,是許多旅遊雜誌人生必去地點之選。很多人因東非野生動物大遷徙慕名而至,但較少人想深入探討當地的大自然生態和原住民文化。

tan170224qiqi_0139

近年興起的草原帳篷酒店,跟當地部落密切,透過旅遊,能直接或間接地讓他們得益。記者在桑布魯短暫入住的Samburu Intrepids Camp就是一間提供野生動物觀光服務的帳篷酒店。

tan170225qiqi_0736

那裏的住客多為白人遊客,桑布魯部落族人每晚用英語在餐廳講解部族武士文化。

tan170219qiqi_0009

從香港到肯尼亞,要搭十多小時飛機,雖然機程較長,但仍然值得。記者乘搭阿聯酋航空期間,正好看了去年在Netflix上映的《象牙博弈Ivory Game》。這套紀錄片呈現了一道從非洲到香港的複雜貿易鏈,在這條貿易鏈中擔當着基層角色的盜獵者,殺死一頭大象,拔走牠的長牙,能得到多少酬勞呢?答案是100美元。

【延伸閱讀】

有片:象牙貿易,誰對誰錯?
反盜獵前線:「在殺死那隻動物之前,他們必須先解決你。」
碳-14戳破香港商人謊言,DNA揭示全球走私地圖
業界強烈反對禁令,收藏家:象牙給人生命的感覺

種類全球最多,香港象牙市場九成買家為大陸遊客

其他影片

mediumresscreenshot00032

收藏家後人建立VR博物館 打破現實規限

設計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3-21-%e4%b8%8b%e5%8d%885-14-11

【周日畫室】舊課本插畫無分美醜 收藏家彙集時代回憶

藝文部落

william outcast

【一藝術・一故事】陳偉霖:我望你望我 已是一種藝術

藝文部落

fhc_1181

【星期日人物】叢林戰士 || Josias & Erik

城市焦點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