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人系列】麥don鴻:撐港產片唔該入戲院 - 明周文化

【毒人系列】麥don鴻:撐港產片唔該入戲院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譚志榮

07 Apr 2017

2002年,周星馳憑《少林足球》獲得香港金像獎的「傑出青年導演獎」,頒獎嘉賓跟他說︰「我很高興頒這個獎給你,因為你令很多香港人在不開心的時候都可以笑。」

那應該是港產片黃金時期的餘暉,港產片還是能夠為香港人帶來歡樂,帶來共鳴。「香港製造」四個字,近年愈來愈流行,這種流行,好像慢慢代表着某種消逝的精神,仍記得2016年《十年》拿到「最佳電影獎」時,爾冬陞在頒獎的時候說︰「我哋最需要恐懼㗎呢,係恐懼本身。」不過十四年,為了配合中國式的「政治正確」,香港創作的自主權,好像一步一步被收緊。

一個70後的網絡獨立影評人,保存了大量與港產片有關的事物,例如影碟和廣告海報,就像是保存了那個曾經輝煌過的港產片黃金年代,那些年,香港曾經有過屬於香港人的電影。

tan170306koey_0090

 我不是麥當雄

麥don鴻,在網絡上有很多個地盤,包括「港產片共享團」、「9up影評」、「電影大時代」、「自家收藏報紙廣告系列」、「9up VCD」……百足咁多爪,云云資訊中,偶有外語片,卻始於離不開港產片,他有很多收藏品與讀者分享。

很久很久以前,在潮流仍然興寫blog的時期,他已經開始在寫blog,本身什麼都寫,直到後來慢慢發現電影類別的文章,最受歡迎,才逐漸轉身成為今天的麥don鴻。

取名麥don雄,跟拍《省港旗兵》那個麥當雄有沒有關係?

「其實是我的中文名字叫麥X雄,英文名叫Don,那便將兩個名字合併在一起。當然,我本身也很喜歡麥當雄的電影,你可以當是致敬也好,抽水也好,又沒有人覺得很抗拒,而且反應好像不錯,我也想不到其他名字了。」

麥don鴻介始的電影,除了耳熟能詳的那些外,也包括沒有在這個年代流傳下來的,新生代甚至聞所未聞,例如《爵士駕到》、《尖東梟雄》、《撞板神探電子龜》、《殺出西營盤》……在他的眼中,這些都是經典的港產片。

tan170306koey_0032

記者看在眼中,覺得他在用力地保存那個港產片的黃金時代。但麥don鴻只是說︰「我希望讓讀者知道,那個年代曾經有過這些電影的存在。特別是新一代的人,希望讓他們知道這些電影曾經存在過的價值。」或者今天很多人會覺得港產片只剩下單元的類型及題材,但不太久遠的從前,其實曾經多元豐富過。

把時代保存下來,某程度也是跟大環境的轉向有所關連。

「港產片曾經有過非常光輝的日子,今天我們還在重提港產片是什麼,不過是返轉頭﹐到底港產片是否應該像以前那樣?但,我們還有沒有以前的人才?人才去了哪裡?大部分都北上了。」

合拍片三個字,緩緩道出了港產片黃金年代的消逝。

作為電影觀眾,也是收藏電影的人,麥don鴻把這些轉變一一看在眼中。

「其實以前的所謂港產片,有台灣資金的注入,也有台灣市場的考慮,你想想,王祖賢都是台灣演員來的,但為什麼那時我們不像現在那麼反感?為什麼我們都會認為那些是港產片?因為會覺得那些電影是向住我們的。」

口說支持港產片 身體卻很誠實

另一方面,麥don鴻也不禁懷疑,觀眾會否入場看電影,也成了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

對於口說支持港產片的人,麥don鴻這樣看︰「現在很多人都會說支持港產片,但卻不是購票入場看電影,而是在youtube上看,那麼你有沒有為港產片出過一分力?」想看的電影,他會購票入場,但不說自己是否支持港產片︰「我主要是看自己想不想那那一套戲,那套戲是否值得入場觀看,總不能每套打着港產片、本土旗號的電影就盲目支持吧。」

話雖如此,但看麥don鴻的專頁,總是覺得他對於港產片有種情有獨鍾的感覺。他開玩笑地調侃︰「以我的文化水平來說,睇港產片易明啲,因為少啲英文」。

話鋒一轉,他才緩緩道出,說服別人去觀看港產片的艱難,也跟時代的轉變有關。

「以前介紹人看一套港產片,不需要左sell右sell,我想某程度是跟明星效應有關吧,沒有區分什麼港產片或合拍片,但現在則很難去說服人去看,同樣的票價,可能會選擇西片,更易吸引到人。」港產片愈來愈不受重視,質素比從前更見參差,讓人提不起入場的意欲︰「或者現在的人會覺得,為何要特別重視港產片呢?娛樂的選擇愈來愈多時,就可能會沒有了一種要比錢入場睇戲的意識。」然而,觀眾不購票入場,票房收視差,也成為了港產片逐漸衰落的原因之一,既是因,也是果。當一邊說港產片愈來愈不堪時,另一邊廂,又有沒有思考過,支持港產片,如何支持?

tan170306koey_0062

麥don鴻反問記者,到底怎樣才算是港產片的fans?

他總讓人感到有着一種近乎老派的堅持,如同他在網絡上撰寫的「影評」。

以「9up影評」為名,他堅持,每次都要入場觀看過後才下筆。他說,就是一定要比錢入場,才會罵得夠過癮︰「當然,那些只是個人的觀後感,也稱不上是什麼影評,我不是專業影評人。廢噏不是對電影或影評的不尊重,只是我想以比較粗鄙、無厘頭的方式去介紹一套電影,我不寫膳稿,只寫自己的感想,有讚也有彈。所以不會有人搵麥don鴻去寫自己有份參與的電影,因為?死梗㗎喎,你拍得唔好我一樣會剷。」他只是希望可以憑藉一張購買回來的入場券,隨心地表達自己的觀影後感,不為求做一個KOL,只把專頁當做是跟讀者交流的平台。

他在網絡上的形象粗鄙而幽默,不怕得罪人,卻令人能以更生動的方式去接觸到不同時期及類型的港產片,現實世界中,他仍然戴着那頂招牌的Cap帽,在豪華戲院前,娓娓地道出香港電影的起與落,這所迄立於旺角一隅的舊式戲院,於1991年開幕,在連鎖式戲院帶來的衝擊下,也成為了香港的舊物,電光幻影與其載體,成了一脈相承的命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