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之華》與回憶對談 岩井俊二:在中國找到我的青春時代 - 明周文化

《你好,之華》與回憶對談 岩井俊二:在中國找到我的青春時代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李浩賢

30 Nov 2018

lastletter_stillsforpress_4

少女告白,一封又一封情書,千言萬語,剪不斷理還亂。

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了《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來港,這位作品以詩意見稱的導演以青春出發,憑《情書》的淒美打開亞洲之門,今次執導華語電影《你好,之華》,記載三代人的記憶,恰好又以一封信開展。

岩井俊二把《你好,之華》故事放置於中國東北。《情書》上映事隔廿三年,岩井俊二說在中國找到昔日的青春。

《情書》談放手,作別初戀;《你好,之華》淘空日本語境,男主角尹川偏偏用厚厚的情書,抓緊那段青春記憶。那份初戀的沉重記憶,岩井俊二今次把它留在中國的東北。岩井俊二填滿這封情書,一切由《你好,之華》的故事說起。

岩井俊二說《你好,之華》是彌補《情書》創作時的遺憾。

岩井俊二說《你好,之華》是彌補《情書》創作時的遺憾。

《你好,之華》寫兩姊妹一段不能遺忘的初戀與暗戀。中學年代,妹妹之華(張子楓飾)傾慕尹川(邊天揚飾),尹川愛的卻是姐姐之南(鄧恩熙飾),他托之華轉交情書,之華卻反而向尹川表白。尹川與之南輾轉之間開始戀情,情書一直寫到愛情告終。這樣的情節,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岩井俊二1995年的成名作《情書》。

之南因受到丈夫長期虐打而患上抑鬱症,最終自殺離世,遺下一對兒女。成年的之華(周迅飾)替姐姐出席同學聚會,同學誤以為她是之南。她同時碰上已成為小說作家的尹川(秦昊飾)。之華以為尹川同樣認不出她,有意無意地跟尹川一直通信,信件來來回回。當尹川知道之南離世後,他與之南女兒都只能在信中回憶之南⋯⋯

《你好,之華》向《情書》致敬

《你好,之華》一開場就是之南的葬禮,似是對應《情書》中渡邊博子(中山美穗飾)出席丈夫三周年祭的開篇。《你好,之華》周迅飾演的之華跳脫靈巧、紗窗隨風飄動情景、之華在圖書館托腮深思,一切似曾相識。

之華女兒颯然愛上男同學的忐忑,初嘗戀愛有點像《花與愛麗絲》中鈴木杏飾演的阿花;之華兒子對媽媽自殺不解,突然離家出走,極似《煙花,應該和誰看》小學生典道對人生的困惑。《你好,之華》有很多重疊岩井俊二前作的影子, 看真點又不太似。

如果說1995年的《情書》是解放回憶,回到自身;《你好,之華》則似是一段似了未了的記憶,故事叫人好好跟故人相處,盡情思念。《你好,之華》是否《情書》的續編?深沉的岩井俊二停頓數秒後說:「《情書》跟《你好,之華》算是彌補了我當時創作之後的遺憾但啟發我寫《你好,之華》的是《昌玉的信》,這是《昌玉的信》的前編。」

由岩井俊二創作的韓國咖啡廣告《昌玉的信》,講女角吾娜與丈夫的婆婆感情要好,可是婆婆與丈夫關係不好,子女又不諒解吾娜。婆婆離世後,留了三封信給他們,感動吾娜。這四集的《昌玉的信》,促使岩井執筆寫《你好,之華》的故事。

lastletter_stillsforpress_3

《昌玉的信》的故事基礎,加上那份愛情的遺憾,岩井俊二又在青春鑿一個洞,不是要沉溺過去,而是要與回憶相處。不論是被喻為有點破格的《青春電幻物語》、沒有時代背景的《燕尾蝶》,還是中國觀眾熟悉的《四月物語》與《花與愛麗斯》,我們遺忘了的青春雜想,都在岩井俊二的故事、音樂、色調與構圖呈現出來。

我與中國的距離感

「你曾經說過,少女的純真很有力量,《你好,之華》的創作也朝這方向嗎?」記者問岩井俊二。

「青春,這是我原本想拍的東西,一直來到今天,觀眾想看吧,於是我朝着觀眾想看的東西創作。」岩井俊二不諱言,電影都要「市場導向」。

岩井甚少刻畫長者戀愛,終於在《你好,之華》看到。《你好,之華》中周迅的婆婆與英文老師有段淡淡然的黃昏戀,不言情的書信往來像外文功課批閱,一旦解碼,處處是愛,這便是情書的層次。岩井笑言「自己可能還年輕」,但在電影中可見他的想法比以前有層次得多。

近年,岩井俊二作了很多新嘗試,如去年將舊作《煙花,應該和誰看》給新房昭之改編,2015年他又改編了自己的作品《花與愛麗斯》成為動畫版《花與愛麗斯殺人事件》,更親自配樂。

iwaishunji_rrani_1200x0

從他的長篇作品,能看到岩井俊二的情感時暖時冷。前作《夢之花嫁》色調暗淡,一轉到《青春電幻物語》的語感,用清冷的色調去說當今城市人在網絡寄存的虛無。在《夢》的預告,以形象化的日本諺語「猫を被ってる(蓋着的貓)」,去形容女主角收藏自己,不把真面目示人。在日語的語境中,一個諷刺成份分極高的諺語,在岩井俊二的鏡頭下,竟能如斯詩意。

在《你好,之華》尋回青春

今次《你好,之華》換上了中國東北背景,空白了他慣常表達的社會性,只餘下青春的青澀,原來說來有因。岩井俊二說,他是故意保留距離感:「背景不是我決定,是製作人的意思。我須承認,我不可能熟悉中國,我與中國有距離感。因此取景或者一些細節,我都全交託給劇組處理。如果全部由我選,我想中國觀眾會有違和感。」

lastletter_gh4

岩井俊二今次全盤負責剪接,還親自創作電影音樂。「今次很享受一邊剪接,一有靈感,我便譜電影樂章,那樣暢快地創作音樂,已有七年未試過了。」

岩井說電影的背景帶他重回他青春時代。「廿三年前的《情書》到今天,年輕世代不同了,特別是日本311大地震後,年輕人好像沒有很多希望。反而中國年輕人好有活力。在今日的中國,勾起我很多青春回憶。」故鄉在宮城的岩井感觸地說。

「寫《你好,之華》,我想我是用了當時(青春)的溫度吧。」岩井說。

明年在日本公映的《Last Letter》,故事與《你好,之華》雷同。《Last Letter》的小說版剛剛在日本發售,故事由東北回到岩井俊二的家鄉宮城,由松隆子代替女主角周迅,由福山雅治代替男主角秦昊。《Last Letter》發行商以「岩井俊二自己的故事」去宣傳,實在令人聯想《你好,之華》其實源自一本私小說,但他接受訪問時卻說創作來源是廣告劇集《昌玉的信》。

問岩井為何對信情有獨鍾?

「其實,我很少寫信。」,岩井俊二這樣說。

image001

後記 你好,岩井俊二

《情書》距今二十三年,女主角渡邊在山上一句:「你好嗎?」在中國仍有迴響。我看岩井俊二的作品應該超越了1995年這個年份。

經歷了《燕尾蝶》與《青春年幻物語》一虛一實的另類之作,少年的我對此大為驚嘆,好像有兩個岩井俊二。之後十年,抱着太多「岩井俊二」的回憶入戲院,每次都好像找不到《四月物語》「開課了」的松隆子;亦找不到《燕尾蝶》女主角アゲハ那種超時空的無狀態。

看《你好,之華》後,我明白到自以為了解電影,其實是對電影創作人「過分解讀」。岩井俊二在日本還有很多身份:小說作家、詩人、廣告導演。初遇岩井俊二,我好奇:他是什麼人? 對談十多分鐘,我認為他說話有詩意之美,沉思後回答,答案總有些不同,詩人是不會背稿的。

我想,如果岩井俊二的電影是一首詩,絕不能以鏡頭為單位,是以所有電影為單位。詩句間跳躍之美,正如他的電影時暖時冷的風格。岩井俊二,不能以「一部電影」總結。

這種散落之美,只是巧合地與下雪的情景相襯。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鳴謝:Eaton Hotel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