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萍專欄:有容乃大

撰文: 何秀萍

02 Jan 2018

af-da-s-d-f-d-f

聖誕新年過後,請問府上增加了多少個箱箱盒盒?閣下是即用即棄,無用不留那類人?真值得羨慕,我深深的佩服這種灑脫。

也許是受到家中節儉的長輩陶薰,老習慣是將罕見、結實、牢固不透氣的洋鐵罐留起來,存放食物或其他。上世紀中的很多糖果餅乾都是用鐵盒包裝的,外有精美圖案,內有實用空間,罐裏的食物吃光了罐子還完好無缺正好用來存放雜物,以便移動收納。差不多家家都有一個正方形鐵皮針線盒吧?那年頭婦女仍常在家中做女紅,為家人的衣物小破爛缺失縫縫補補,掉了鈕扣是常發生的事,還有小孩長高得比校服折舊快,將裙腳褲腳放長也是常見的家務事。那隻鐵盒子有能耐教一屋婦女圍着它過一個下午或晚上,有些甚至一代傳一代。

這種容器的循環再用,是上一代的生活習慣,自然而然發生,是某種惜物的價值觀,但又沒有大條道理地說教要人跟從,只不經意地感染身邊的人。然後當孩子年紀長大到七八歲左右,他便會被准許自己挑一隻罐,可以用來放自己的「寶物」,那多數是農曆新年之後,因為收到拜年賀禮後,盒或罐子的選擇多些,孩子們挑得特別雀躍,首先放的一定是過年收到的利是或玩具,鐵皮玩具用鐵盒子收藏,特別感到安全,隨着歲月,個人鐵盒會逐漸增多,由小孩到成年,他亦逐漸知道自己着重的、寶貴的是什麼,在過程中放棄了的、始終保留的那些物事那些取捨,亦形成了他性格的一部分。

我也是那年代的孩子。成年以後,每見到登樣的盒子都會想留下它,放生活中對自己有意義的東西。

年復一年,鐵皮罐已漸漸被淘汰、淡忘,包裝設計花樣百出,很多華而不實亦沒有再用的價值,徒然浪費物資。從前積聚了好些箱子盒子,由青春期開始儲了很多自以為很有紀念性的身外物,結果當然得承認不過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的自作多情,離家前都清除了。

然而六根未淨,清除不了對盒子的情意結,收到一個打了蝴蝶結的盒子,無論尺寸大小,於我仍是充滿神秘感和魅力,非一個紙袋可以代替,加上現代商家很多以環保之名,將包裝簡化,因此看到漂亮盒子,我又忍不住找個空間讓它寄居,但金屬已被厚紙取代,硬紙皮盒變成盛載餅食的主要容器,因為內藏的餅食又各有獨立包裝,真的不知哪樣更浪費?

某日又收了個禮,罕見厚實的紙盒,不捨得丟,順手將一些不常用的小餐具放進去,束之高閣,就是這樣,每個盒子內都有不同時期的無用收藏。對很多人來說是廢物的東西例如外遊時的車船票、舊證件、寶麗萊照片、明信片、酒瓶木塞、朋友送的小紙條小玩物、名牌衣服附送的後備鈕扣、珠片、布和線,原裝衣服都下落不明了的,還有一文不值的飾物數盒,曾經有一大盒火柴的但已及早捨棄。

這林林總總的收藏,不是不想整理,我非收集癖只是貪新戀舊,這種病更致命,不打開猶自可,你我都是潘朶拉,一坐下將盒子箱子逐一打開就放出災難,這種挑戰不是任何時候都可奉陪的,必須擇個好日焚香沐浴才做。所以說現今高科技人少了很多煩惱,至少是張羅儲存空間的煩惱,很多東西已經在虛擬世界做得到,網購的包裝大概真的不用留下,沒有什麼紙張,聲音影像都儲在雲端,我覺得虛無飄渺他們手到拿來。舊派人真的要重新學習處理身邊瑣碎,沒有了那些裝載舊事的容器,居住的斗室看來會大些,甚至可以騰出一間房分租出去,先開始這樣催眠自己,便終將有一天妥善地面對那些層層堆疊的箱箱盒盒,畢竟心知肚明的是,自己的最後歸宿,也是在一個盒子裏,但那已經是不由自己收拾的了。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