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萍專欄:新春行 - 明周文化

何秀萍專欄:新春行

撰文: 何秀萍

12 Mar 2018

dafdafer

juhygtfred

初春伊始,旅遊蟲又來咬我,然而只有三天假期可以走得多遠?就過大海那麼遠。藉口探望朋友去澳門友人父母家借宿,其實想跟港式農曆年保持點距離。短時間內決定起行,沒有計劃,隨遇而安,反正不是第一次去,也有當地朋友照顧,一個勁亂吃亂逛才是正經。

本來是個酒店控,但這種日子訂得到房間也住不起。但不妨,逛酒店也是一種消遣,東方拉斯維加斯包羅萬有,不過我不挑有很多賭場和賭客的部分去逛,商場也只借路而過,不進店購物,就獲得耳根清靜,雙眼清爽。我要的不是五光十色、紫醉金迷、燈紅酒綠,相信我,原來在賭場酒店也有可能。

什麼人去什麼地方。不知怎的,當我想坐下喝杯東西吃些甜點,十步內就出現一家沒有人龍的小餐館,還有角落雅座可讓我遠觀店內裝潢和人生百態,兼享味道不錯的一頓香檳下午茶,還不用飛十多小時去巴黎,這種自己逗自己開心的技能是必須的生存之道。

時間到了朋友的車子就停在酒店門口接我們去另一家新開幕的酒店吃飯,新鮮事物總有吸引之處,何況主要服務對象是旅客的地方一定會想方設法令消費者留下深刻印象,五星級酒店更不容有失。一進門必定感受到一股光鮮亮麗的氣息,高而寛的走道,兩旁名店林立,遊人豪客還未蜂湧而至,尚算有呼吸空間,連鎖咖啡店的升格版聘用的年輕咖啡師態度不錯,看來訓練有素,今天不光顧也會想着下次一定要來。來了一天所接觸的,無論在公在私,當地二十來歲的男女都落落大方,誠懇有禮,相處得輕鬆舒服,是否又關水土事?還是我見得人少?

在這不夜城吃畢晚飯時候尚早,當然繼續散步觀光,原來觀光真是名副其實,各大酒店內的燈光設計日新月異,又有光影投射表演,有的人亮得刺眼,在室內戴上太陽鏡絕不過分,幸而轉一個灣或走過一條橋又換了一片風景,穿過迴廊來到人很少新酒店的大堂,迎面壁上一張掛氈,波浪式立體展示,一看便知不是固定室內設計之牆飾,再細看四周還有,亦有簡單解說牌在牆上,這個將藝術品低調地融入公共空間的設計,果然甚好。遇見的是二十多張清代宮廷的古董地毯,分別由新疆、寧夏、北京等御用皇家作坊的工匠精心織造,展品跨越乾隆、康熙、道光等朝代。每張毯子都沒有被玻璃遮擋,讓觀者不受反光折射影響,可近距離欣賞經過年月洗禮仍舊令人讚嘆的精細立體花式,以金、銀、銅線混合絲綢織出以龍、鳳和蓮花為主題的各式地毯,某些角度看出隱隱金光。這些代表九五之尊,尊貴莊嚴的皇家御飾,觀之亦試圖想像觸感如何。又見每張毯沿都繡有製造年代,所屬宮殿,「XX宮御用」或「備用」等字,一張張,一陣陣都是歷史。

緩緩地踏在現代的地毯上眺望古人的腳印、手藝,想到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和藝術,我們承傳了多少?失去了多少?這不到三十件歷史文物幾多是外國人借出的?匆匆走過無視它們存在的人比站在前面細看的人多還是少?酒店大堂有一家人在以這些地毯作背景自拍互拍,小孩們看得出這些不是牆紙嗎?

走了一圈,朋友的車子引擎又啟動了,下一站酒吧。

歲晚那陣天氣飄忽,陰晴冷暖不定,一早一晚之溫差足以讓人染病,友人聚會時總有一兩人剛在微恙中康復,話題不免拉扯到保健或保暖。香港的冷是濕冷,民居沒有暖氣裝置,於是友儕間高度推崇電暖墊,鋪一張在牀褥和牀單之間可在單位數溫度時溫暖被窩幫助入眠,堪比現代黃香,尤其於獨居者之家,乃「家庭溫暖」之代用品,參觀過昔日朝廷的名貴針織刺繡毯品,深深敬佩手工藝人之功力外,亦為自家也有一條不會發光但會發熱的毯而安心。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