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萍專欄:快樂時光 - 明周文化

何秀萍專欄:快樂時光

撰文: 何秀萍

21 Jun 2018

如果沒有了「快樂時光」,很多人的日子真的不知怎麼過,尤其是這些日子的香港……

下班後一杯冰凍的有汽酒下肚,不論是啤酒還是香檳,立刻將肚中憋了一天的悶氣化解,以汽化氣,化得一時得一時,「不要含怒到日落」、「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煩惱一天當就夠了」。聖經金句我就只記得這些,用來下酒。適量酒精的確能提神醒腦,至少對我而言,身心疲累到一個點就要求助於一杯黃湯,紅酒也成。身邊一定有一兩個同道友人,摸着酒杯底言不及義。有時先互吐一下工作或生活苦水,再碰杯喝兩口甘甜醇醪,氣就順流而下。

日本人下班後喝得更兇,當地人說恍如為汽車加滿汽油一樣,日間跑業務跑得筋疲力竭,放工便要打爆油缸,頑張!因此到了下班時間,除了地下鐵,最擠擁的地方便是有酒喝的地方:酒吧、居酒屋、酒処、立吞、啤酒屋等地都塞滿上班族,他們又喜歡轉場換攤,每一處喝一兩杯便換地方,飯反而很多時回家才吃,或不吃。

很多受薪階級就靠那一兩個小時放鬆領帶、神經和心情,微醺的飄飄然讓人暫時放下煩惱,有一句沒一句無傷大雅的胡謅,觥籌交錯,是這城市之聲的一種。只是現在的快樂時光開始得越來越早,代表着什麼?人們越來越不快樂?現實越來越醜惡,醉眼看見的世界必定美麗得多?

我愛酒但也喜歡保持七分清醒,旁觀世態,就算酒友喝得如何豪快,本人也不受影響自顧自一杯一杯慢慢喝,很少讓自己喝醉,而且喝酒一定要佐以小吃,有時會因為那些佐酒物的質素而為那家酒館加分或減分,如果是免費的話更會成為口碑之一大元素。

酒和餚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尤其是小酌時的小食,它足以令人決定多喝幾杯或喝一杯便結帳走人,至少我是那種顧客,除此以外才計較酒保的調酒和待客功力,因為客人可以點了酒就不必跟任何人交流,只專心享受杯中物和它的伴侶。

最近吃過較難忘的是一盞無限加添的琥珀核桃,其鬆、脆、香及顆粒完整超越城中最有名的酒店出品,我和朋友們大表讚賞,追加雞尾酒之際乘機問酒保可有零售?他一味笑咪咪搖頭說產量有限,只供堂吃,這種經營手法真聰明,就用這精美小吃作餌,勾這些饞嘴貓回頭。

有一回在銀座跟朋友吃完晚飯分手,還未到十點,走回居處途中見到一條很簡約的燈箱站在路旁,只看懂一個bar字,酒蟲軀使我走進那幢商厦張望推門,心想看一看沒壞,感覺不對便當遊客找錯門牌告退便是。

結果就是坐了下來點了杯馬天尼,因為那家只得八個座位加一張二人桌的酒吧很清靜優雅,直覺告訴我不是黑店,反正挑個邊邊位近大門坐便出入平安吧。

酒吧由兩人打點,一看便分得出前輩後輩,店長在搖我的馬天尼,小哥開始佈置小吃,拿一盤罐頭過來給我挑。竟然可以六選二,我挑了從前沒用過來下酒的免治牛肉和一定安全的蜆肉。這罐牛肉糜的鹹香,跟京都酒造釀製的杜松子酒的香撞擊出另一種味覺體驗,提昇了馬天尼和罐頭牛肉到另一種境界,店長的破英語和我更破的日語撞擊居然又可以交談數分鐘,知道他來自名古屋已加入了這行業廿多年,這家店的老闆是大阪人云云。

是的,木訥的我,唯有在酒精的鼓勵下,才會懂得跟陌生人有的沒的聊聊天,滴酒未沾的時候我是完全不擅交際的,「吹水」這兩個字不存在我的字典裏,所以很佩服那些很容易跟陌生人打成一片的朋友,我大概要先和兩杯香檳打了交道才能打開話匣子,先飲為敬!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