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萍專欄:抱殘守缺 - 明周文化

何秀萍專欄:抱殘守缺

撰文: 何秀萍

04 Oct 201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08-%e4%b8%8b%e5%8d%882-50-12

大概這跟我從來不是個完美主義者有關,閒談時朋友比我更在意從此我身上多了一個舊患,一條金屬棒,過海關時不知道會否被懷疑的說,又擔心我開過刀的手肘會留下一條長疤痕,紛紛推介去疤良方,內服外用都有,我卻是最不着緊的那一個。管他有疤沒疤呢?最重要是這手能復原,能繼續活動自如便行,那傷口在太陽照不到連本人也看不到的位置,真是我不說誰知道。也想不到一位好友竟稱讚我受傷以來表現出色,沒有呼天搶地,喊痛叫苦。嗄,那些行徑有用嗎?會讓創傷快些復原嗎?不如乖乖聽醫療人員的話,該做什麼做什麼是正經。說實在我沒覺得很痛,唯有不能自己洗澡那段日子懊惱些,其餘不便是無需抱怨呻吟的,撒嬌我更加不會。真吃虧喲~

人生不是總有遺憾或缺憾的麼?平常心看待那些事很快便會過去,世界是公平的,你不當那些事是一回事那些事便真的很易解決甚至變成沒事,煩惱常常是自尋。

本來已經笨手笨腳經常弄破或碰壞東西,這只有獨臂可用期間便不敢輕舉妄動以免再添損失。以防清洗時從手中滑落打破故只用粗碗粗碟吃不油膩的飯菜以便處理。日前一位精於東洋修補術「金繼」的朋友為我繕好了一隻我很喜歡的碗交回來給我,我拿回家也不敢用,先束之高閣。可修可補的日用品一旦損壞了,只要是輕傷我都不會立刻丟棄它,除非是與零件有關而零件又已停產,即是反魂乏術了,便不強留。

帶得回家,與之朝夕相對好些年的物品,必定是有感情有緣因的,否則你在芸芸百貨中怎會單單看中它?在斷捨離過程中最難離難捨的也有一大堆這些,但若有缺口或裂痕,其被斷的機率又高些,思前想後,近年先斷的是購物慾。

只看不買還是可縱容的,因尚未修到視而不見的境界。然而很多時候吸我睛的都是些有點舊有點殘破感的東西,這些東西香港容不下,商品固然,就連城市景觀及建設都不斷地進行破舊立新,大自然見你們不珍惜便幫你一把,心痛的又有多少人?個人唯有在更大的破壞未到來前,廁身舊區老房子一隅,盡量享受殘舊的一磚一石,夾縫中倖存的美態、風吹雨打不去的歷史陳迹,雖然重建已逼近至鄰街了。新店新樓一個月比一個月多,我滑倒摔斷手的那條小街,在我養傷這陣子,赫然已經新增了一家咖啡店一家麵包店和一家京川菜館,怎不教人佩服發展商的魄力,舊變新速度之驚人,搞不好我住的這幢舊樓其實已被收購,小蟻民未收到通知而已。

既然未發生便趁機佔地利便宜,生活在這新舊交替的社區,就像把玩一隻賣相有點抱歉的器具,假定是食器吧,一隻古舊的瓷碗,用了很多年,幾經風雨又積聚了不少歲月人情,可是亦因耗損而不免有缺口,好古風的人看着很喜歡願它常伴左右,此時旁邊出現嶄新設計,材質新頴,亮麗登場,人人追捧。呵哈呵哈,正中我這種貪新戀舊的人胃口,舊的破的我修補好留在家中用,新的我到街上用。這短暫殘障日子五分鐘內走到有好喝咖啡的地方坐下看書寫字,好處是環境清幽,無煙無痰在鄰桌飛揚,店員有禮,阿Q精神當是上天見憐我不幸的恩賜。餓了的話,一街之隔有生滾粥或魚蛋粉,和伙計街坊式的親切。沿長街大道走一遍,選擇性光顧或只瀏覽餐牌,一天下來,自己騙自己已去過泰國、韓國、日本、尼泊爾回到香港。

今年中秋雖然看不到月光,但我用舊碗裝新酒吃了舊式燒雞月餅也吃了新式榴槤月餅,傷勢的復健也開始看見亮光,有少少遺憾也是應該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