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萍專欄:恨我不能 - 明周文化

何秀萍專欄:恨我不能

撰文: 何秀萍     攝影: 圖片由作者提供

01 Nov 201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1-05-%e4%b8%8b%e5%8d%885-35-00

不知情的人,知道我留在東京八天已去聽了三個音樂會,捧了一港一台一日三位唱作人場,一定以為我是個死忠音樂發燒友,不能一日不聽歌。這種美麗的誤會,我是絕不介意的,但也不想誤導真正樂迷,當了我是同道中人,每次見面便跟我深入分析探討音樂潮流和分享心得,雖然我勉強也是在音樂範疇內的一個創作人,過去因工作關係而接觸過很多音樂人和音樂類型,也培養了個人音樂口味,但比起我認識的很多人,本人熱衷聽音樂和看現場演出的程度只屬玩票階層,並未去到一早安排行程專誠飄洋過海去追星的境界。近年更只止於每晚睡前聽一些,對於一些我欣賞和敬佩的音樂人,現在我會因應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而去看他們的現場,那些越洋購票,訂機位酒店去為一個人一個團隊拍掌喝采隨歌起舞的日子不是沒有,但真的不多,也不能。

最近一次為歌者而出國的是到東京支持《黃耀明 明曲晚唱》。

新宿是我敬而遠之的地段,路盲之終極夢魘,如果沒目的亂逛也可以在令人眼花撩亂的購物區花半天看百貨櫥窗,專門去伊勢丹食物部吃吃吃的,但有入場時間限定的節目便不容有失,絕早過去找對門牌為上。安東尼.黃這次唱在新宿一個可容約三百人的地下室表演場。新宿就像一個大很多倍的旺角,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煙稠密,小街小巷錯綜複雜,出入須高度警覺,轉錯一個街角都恨錯難返,幸而這次有熟人帶路,我緊緊跟隨,有任務在身的我們下午便到場有力出力,回報除是一場賞心悅耳的歌聲聚會還有翌日可跟明哥去看此行第二彈:《陳昇三十週年紀念演唱》。

除出覓食,外遊促使人去探索街道圖的其中一個活動便是觀賞小型現場表演,無論音樂、戲劇、舞蹈、脫口秀也好,或者看非主流電影,因為這些演出場地深入各區,並不一定在大街大巷當眼地方,言語不通時問路也無從。有時到了該下車的地點時天還是光的,找到那小小舞榭歌台時太陽已下班了。這種尋幽探秘的刺激,又為那當晚看到的表演增加了魅力。

代官山亦是一個迷途陷阱,比新宿少了那些霓虹招牌更難認路。陳昇挑了在某商廈地下二層的一家小咖啡酒館作演出,友伴們約我開場前門外等。那天從早上開始下雨,我忘了放雨傘進行李箱,樓下便利店又銷去一把傘,而我則整天把握着一點安全感,尤其看見澀谷站面目全非。結果能順利轉車比朋友早到,在對街喫茶店吃着法蘭西多士等他們,只能說那天行找路運。代官山的雨中黃昏很有情調,陳昇如常用他的吊兒郎當駕馭全場而他跟移民日本四十年的阿姨合唱是教人動容的,有那麼一刻很是枝裕和。

然後過了兩天,朋友們都歸家了,有人因要工作而留下一張票給我看Cornelius的《Mellow Waves Tour 2018》,從九十年代就知道小山田.圭吾和他的Flipper’s Guitar,澀谷系音樂由他而起。後來成立獨立廠牌,以Cornelius 名字作為製作人、音樂人獨立發展,當年在三藩市,我們家時常播放他的出品,還愛屋及烏地喜歡他當時的女友Kahimi Karie,實在那些年他倆也影響了很多港台音樂人。本地薑當然可以擔得起大場地,就在有樂町的國際會議中心,非常好找但我往反方向走了一半才發覺便延誤了十多分鐘,因有自知之明預留足夠迷路時間故仍能在節目開始前入座。在他的多媒體表演中,小山田君也說到自己已出道三十年,呵哈,不約而同地,我這次竟在日本看到三個創作系男人用音樂訴說他們的大半生。

從事創作的人,投注一生時間、感情、才華在喜歡的作品上,無怨無悔,到底那種熱愛,可以有多持久,有多深?

如果我仍然是個電台音樂節目主持人,這時候音樂前奏就會響起,播出黃耀明為明曲晚唱而請林夕為他改寫鄧麗君的日文歌《別離的預感》為中文版《愛比海還深》,鄧麗君這首歌在電影《比海還深》起了點題作用,也許亦是此戲中文譯名的來由……而林夕的詞,裏面說的若不是單指一個人,而是你一生熱愛的那件事,會不會又有另一個意義?

「因為是人生 別離是旅程

走過必留痕 愛過不安份

撫心自問 已盡我所能

成為你會眷念不已那種人

對感情信任 對人有疑問

心事雖天真 世界太混沌

無限辛酸 換有限溫存

我也痛恨 這種口吻

對你的愛 如果只像落葉 不能歸根

宛如颱風過後 泯滅無聲

也要留下一陣 嗆人淚目的煙麈

比海水還深 比天空永恆

悲哀得複雜 快樂得單純

難以超越我人生

比這還要深 恨我不能

只能這樣 能這樣愛你

是我生存的本能

比這還要深 恨我不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