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素未謀面(二)──好吃與吃得好 - 明周文化

于逸堯專欄:素未謀面(二)──好吃與吃得好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17 Dec 2016

65021460112992669

我們對何為「好吃」的定義,着實是一個極富趣味性和啟發性的課題。自從我投入了有關飲食文化的寫作工作以來,身邊多了很多密切和不密切的,以及介乎兩者之間的親戚朋友,開始不斷向我傾訴他們吃飯的經驗和看法。當中說得最多的,肯定是什麼地方的東西好吃什麼地方不好吃。有人認為好吃得天上有地下無的店子,就幾乎一定會有另外一些人不以為然,甚至表示不喜歡或討厭。有人會說某店的其中一樣出品美味銷魂,但同時也會有人覺得那東西難吃得要死。然後持不同看法的,開始為自己的心頭好辯護,開始攻擊別人的眼光和選擇,最後情緒超越了理智,大家弄得不歡而散。

以上所說的,是反映出我們被主觀感受支配,而影響到我們的理性層面和認知分析能力的例子。其實除了倚仗難以分享和言傳的個人經驗之外,社會上不同時候所流行着的某些說法和概念,不管是非對錯,都會掌控着大部份人的思維,令我們對一些東西事情人物的看法,帶有不自覺的前設和偏見。不是說這些前設或偏見必然脫離事實,只是這種大規模價值觀植入的人間習性,令世人看事情的角度變得片面,遺缺了虛心素意地接觸外界事物的赤誠,進而令所有東西都普遍化單一化。這不但會令我們的認知世界與現實之間出現反覆的割離,更有助偏激思想悄然冒起,遏阻了多元平衡的自然人性發展。

又拿吃東西來作比喻;我們長久以來,因為社會大眾普遍貧窮,而極少數富有的人,卻經常靠公開表演窮奢極侈的生活來炫耀財權,所以我們自古就相信滿桌子山珍海錯,大魚大肉吃得人肚滿腸肥的「盛宴」,是福氣的象徵。像這樣吃東西,就是所謂的「吃得好」了。那時候的人,絕對不會覺得油脂是邪惡之物,不會考慮食物的膽固醇含量。吃得好的概念,跟社會地位和家族面子最有關連,甚至跟好吃與否都差不多完全無關。我想在從前的社會,大概沒有什麼人會說出「我不喜歡吃鮑參翅肚」這種話來,除非你是皇帝。就正如今天,大部份人都會覺得吃了魚子醬鵝肝和牛松露之類,就等於是吃了「好東西」,可以向朋輩好好示威一番。不管質素上乘與否,也不懂何謂烹調得宜,總之付了錢吃名貴的飯,好歹就要有這些名貴的食材坐鎮,才可以滿足消費者對虛榮的飢渴。所以,這種靠行為來向別人證明自己價值的心術,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過。(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