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不敬而酒(二)──酒投無路 - 明周文化

于逸堯專欄:不敬而酒(二)──酒投無路

    攝影: 互聯網

26 Jan 2017

1200px-tempranillowine

「酒品」好的人,除了不會酒後傷人借酒行兇,或遊說甚至逼令任何人(包括自己在內)去喝酒,更不會無緣無故地亂喝一通,和不負責任地浪費美酒。酒品和個人的性格好壞有關;其實「品酒」的道行亦然。大家可能覺得,有嘴巴的都會喝酒吧,怎麼要去到跟性格有關那麼誇張?說是性格,因為我相信性格決定一切。光有絕頂聰明的腦筋,但性格上有很大缺憾,沒法做大事成大器,這可算是經典的悲劇例子之一。反而因為性格很完滿,因此得到長線延續性的成就,卻是不少成功個案的實情。

擁有不健康性格的人有許多弱點,其中包括懶惰與自滿。不願付出,不屑費心,覺得自己什麼都懂,覺得最緊要是我喜歡,事事以自我為中心,這些都是阻礙學習和進步的絆腳石。世界上有那麼多不同的酒,一個人就算有一百歲的命,窮一生酒量也沒可能一一嚐盡。吹噓自己最懂的人,很多時卻正正是懂個屁。真正懂的人,深諳那是個無窮無盡的偌大世界,因此願意讓自己浸淫在其中,不會去計較口舌上的高下。

我自己便是一個對酒這回事一竅不通的例子。有關配酒的藝術、有關酒的種類,和它們的歷史及特質,我可真是全無認識。所以我外出吃飯,想喝點什麼的,都會交由對此有研究有認識的朋友張羅。又或者餐廳有侍酒師的話,就更加義無反顧地相信他或她的專長,聽取意見放開心情,讓侍酒師為你配搭出最能跟菜餚相得益彰的佳釀。

偏偏,願意這樣去成就美事的人,還未算是多數。為了不讓人家覺得自己不懂,然後拿着餐廳酒單充內行,亂點鴛鴦貽笑大方的實例,我是有不幸目睹過的。當然還有請客吃飯,拿一兩瓶來歷不明的天價Lafite或Margaux什麼的,也不理吃的菜配不配,總之旨在炫耀財力、掩飾自卑。那些被硬生生跟酸菜魚或麻辣兔頭雜交的曠世名酒,下場真是教苦苦釀造它們的酒父母們情何以堪。

除此之外,紅酒加冰、啤酒溫喝等怪事,也許依然在龍的食桌上天天發生。但有一樣從前看不過眼的,到了很久之後才知道,原來只是我的無知和自以為是。在我成長的七十年代,葡萄酒幾乎是完全不會在中菜世界出現的。那年代雄霸香江華筵的,一定是干邑白蘭地。當時以為自己什麼都懂,道聽塗說得知洋人視白蘭地為餐後酒,因而謔笑別人是亂喝一通的土包子。事實是,當吃的不是法菜,是否還應該緊隨法菜的習慣和規則呢?那年代的香港老饕跳出框框,運用豐富的飲食智慧和見識,以干邑的辛辣醇厚,來衝擊老式華麗粵菜的大魚大肉。明顯地,不知曉箇中奧妙的,其實是我這個帶着性格弱點的半桶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