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哀悼雙甜(一) - 明周文化

于逸堯專欄:哀悼雙甜(一)

撰文: 于逸堯     攝影: 于逸堯

15 May 2018

去年某天,可能因為自己的弱點突襲而來,束手無策心情異常,因而倏地萌生在社交媒體平台上,以「#過氣達人」為題的一系列瘋言瘋語。這極可能只因眼紅別人常常發些頂尖、新奇又趨時的「飲食情色照」,配上第一手興奮體驗貼文,於是撩起內心那團幼稚但兇猛的妒火。美其名「過氣達人」,說穿了都不過是自己採取被動地主動、以退為進的髒手段,表面上控訴今天消費者貪新忘舊,把一些食品先捧成天上明星,熱情過後頭也不回不屑一顧,把它趕盡殺絕。但實際上,如此咬牙切齒,又怎可能沒有包含借題發揮,以掩飾仇視別人風光之嫌呢?

最近,我這種病態心理又作祟了。今次被我無辜利用的,先是已經放棄了香港,或說已經被香港放棄了的Ladurée。曾經,她的粉嫰色彩,令不少OL及其同類尖叫狂呼。曾經,她是時尚場合最炙手可熱的紅小吃紅賀禮,人人爭相與她和她的招牌禮盒合照,然後在社交媒體上獻媚釣譽。只是,這些狂熱早已蟬過別枝又再過別枝不知多少次。歸根究柢,都因為大部分錯愛,只源於寂寞空虛都市人趕時髦的苦活。當時看見一盒盒粉紅粉綠,瞠大眼睛怪叫的仁兄仁姐,九十巴仙以上都完全不知馬卡龍為何物,更遑論對法國甜食的丁點基本認識。只是看到包裝上的蕾絲花邊圖案便對號入座,相信只要手中有一盒口裏含一顆,便可取得可愛教主的名銜。可憐店家只不過如實把一片巴黎移植過來,卻因錯判香港客人的消費道德與道行而慘遭滑鐵盧,最終落得黯然離場。

容我在此自誇一下:Ladurée來講,是一位前輩作家在巴黎帶我見識的。那是Pierre Hermé在東京創業有成,衣錦還鄉在巴黎開設自家品牌的年代。所以Ladurée在香港開店時,我高興的其實是從此以後,不用託朋友從巴黎倫敦或東京帶些小圓餅給我。怎知不過幾年光景,一切又回到原點。反而,現在我回溫哥華老家,卻可以去她位於市中心的分店,買些新鮮的和家人分享。只是不知這抹巴黎之色,還可以在這個一半受法國文化影響,更被近年東亞暴發金潮嘯蝕的北美大國撐多久……(下期續)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