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福仁專欄:哥倫布這騙子 - 明周文化

何福仁專欄:哥倫布這騙子

撰文: 何福仁

06 Sep 201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9-12-%e4%b8%8a%e5%8d%8811-37-27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9-12-%e4%b8%8a%e5%8d%8811-37-49

《黃金草原》的阿拉伯作者馬蘇第(?-957)在書中提到《一千零一夜》,我從書架裏找出這本收藏已多於一千零一夜的書本來。總是這樣,一本書把你帶到另一本書去,從一個地方去到另一個地方,這地方你也許熟悉,曾經到過,暫忘了;也許,你完全陌生,像那個騙子哥倫布,因為陌生,就自以為發現新大陸,其實呢,那大陸一直就在那裏,那裏的原住民尤其不會認同有待他老兄的發現才算存在。在哥倫布「發現」之前,那裏早就有發達的瑪雅文化、阿茲特克文化,以及印卡文化。

說起哥倫布,憋了許多年,忍不住要多說幾句。我沒有興趣討論他是否第一個到達美洲的歐洲人。最先「發現」北美的探險家是十一世紀的維京人,由萊夫.埃里克松(Leifr Eiríksson) 帶領。我讀過一些資料,更早的年代,早於哥倫布一千年前,愛爾蘭的修士聖布倫丹(Naomh Breandán,約484年-約577年)據說已曾橫渡北大西洋,到達所謂的新大陸。但誰是什麼的第一人,是多麼陳濫、乏味的討論呢,倘與事實不副,則豈非阿Q式的優勝記略?哥倫布的問題是,他不可能是個誠實的人。出航說是為了傳教,九十名船員裏可沒有一個傳教士。航海時他既哄騙水手,又不斷詐騙美洲土著,並且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當年看秘魯印卡.加西拉索.蕯德維加(Inca Garcilaso de la Vega)的名著《印卡王室評述》(Royal Commentaries of the Incas and General History of Peru,1609),作者在第一卷就提到哥倫布一直隱瞞的故事,話說有那麼一個駕船的商人叫阿隆奇.桑切斯.德韋爾瓦,在十五世紀末,輾轉大西洋上,從西班牙出發,運貨到位於非洲西北部的加那利羣島(Canary Islands)變賣,然後轉到葡萄牙的馬德拉島(Madeira),買回食糖、蜜餞等返西班牙。如今馬德拉為世所知,是因為這裏誕生了球星C.朗。一次,桑切斯.德韋爾瓦遇上大風暴,船隻被沖捲着漂流了二十八九天,風暴平息後,到了一座陌生的島嶼,推斷即是南美洲的聖多明各島(Santo Domingo)。聖多明各島後來成為所有西班牙殖民地的總督轄區,而由哥倫布的兒子迭戈(Diego Colombo)出任第一任總督。桑切斯.德韋爾瓦幸得不死,登上海島,詳細地記錄了航程,以及途中所見。回程時又幾經艱辛,缺水缺糧,終於到達葡萄牙的特塞拉島(Ilha Terceira),十七個水手,到頭來倖存的只有四五人。

他們知道哥倫布是個出色的同行,又擅長繪畫航海圖,便找他求助。哥倫布熱情地收留他們。哥倫布的身世一直是謎,一般認定他在意大利的熱那亞出生,但歷史學家發現他可能並不會意大利文,他的私人信件、看書的眉批都用西班牙文,航海日記則用拉丁文。於是有的論證他是西班牙人,或者是葡萄牙人。這些落難的水手,為了回報款待,桑切斯.德韋爾瓦就把航海的路線、險阻,一告訴哥倫布。在那些以遠航探險成就名利的年代,對水手來說,一條雖陌生卻又確鑿的新航線,等於尋寶圖。

這是《印卡王室評述》的記載,作者加西拉索是混血兒,母親是印卡傀儡國王的女兒,父親是西班牙殖民征服軍的統領,精通好幾種語言,包括南美洲原住民的克丘亞語(Quechua)。印卡人沒有文字,只靠口傳。晚年居住西班牙,動筆追述印卡的歷史,頗有緬懷之思。書中記人記事記地方,他一再強調是自己親見親聞,親到過。要認識印卡,這是最重要,而不是轉手二三房東的資料。當他說到哥倫布,這個令美洲要跟歐洲以土產和疾病「大交換」的名流,仍不失厚道,只說那些從南美洲歷險回來的水手,儘管哥倫布悉心照顧,並沒有恢復健康,就都死在他家裏。加西拉索說這是從父輩聽來,不過又同時引用神父何塞.德阿科斯塔(José de Acosta)的著作做證,這神父曾在秘魯傳教,用印第安方言寫作教義,在文藝復興時期備受尊崇。我們怎麼會懷疑過去的神職人員會無緣無故詆毀自己主內的兄弟,而這兄弟毅然承擔了「白人的擔子」?但另有不少頌揚哥倫布的歐洲學者以為這是貶損,西班牙出版哥倫布《航海日記》的編者,在注釋裏就不忘譴責這是誑言,居心不良。

這的確是一面之辭,因為這事哥倫布從來秘而不宣,只是游說西班牙國王,以及王后身邊的貴族時,呈報航線的計劃,以便取得資助。他信誓旦旦,儼如通靈。就航線而言,他並沒有說謊,但他只說了部份真相half-true,而不是全部真相but not the whole true。真相的部份與全部當然有別,他因此可以獨攬功勞,而抹殺了其他人的貢獻;沒有其他人,他未必能夠成功。

加西拉索寫:「哥倫布只用了六十八多天就到達瓜納蒂亞尼科島,要不是從阿隆索.桑切斯那裏知悉航行的方向,大海茫茫,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到達,簡直是奇迹,匪夷所思。」然後哥倫布到處為他新發現的島嶼命名,以示擁有權,從天上的主、聖母,到地上的國王、王后,並且再三擄走島上「善良的野蠻人」。偉大的航海家原來是這樣製造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