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福仁專欄:偉大的盜墓人 - 明周文化

何福仁專欄:偉大的盜墓人

撰文: 何福仁     攝影: 何福仁

01 Nov 2018

%e5%81%89%e5%a4%a7%e7%9a%84%e7%9b%9c%e5%a2%93%e4%ba%ba

我們一共八個,不,應該是七個加一個,那特別的一個負責租地方、駕車、把風,必要時也要替哥爺們買煙酒之類。這麼多的任務集於一身,註定不可能由其他人承擔,就派給了我。你知道,我算受過中等教育,識字,有文化,懂得一點文明人的謙虛。這額外加添的一個,可不是我要突出自己,而是七個之中有兩個,認定我十指不沾陽春水,不會掘泥,無力擔沙,就只配像驢子那樣跑跑腿,分贜也要比他們少一半。好呵,這兩個孿生子,一個是弱智,另一個,也是弱智,畢竟還會數手指。而就是區區八個,做賊罷了,也要牢守階級觀念,要效法梁山泊聚義,排行座次。這兩個,手長腿短,走起路來活像非洲的鬣狗,卻遠遠不如鬣狗,鬣狗吃獵物的時候爭先恐後,但鬥快吞吃罷了,不會打鬥,更沒有論資排輩的老套。結果呢,就因為他們擅長體力勞動,判坐牢三年,我呢,減半。而這一半,我的腦袋,早就在監獄外面逍遙。而且,肯定是上頭的靈光閃耀,或者是看了史匹堡的電影《捉智雙雄》(Catch me if You Can,那麼簡單的番文,我當然懂得),把我肉身的另一半,馬上放了出來,我和大海哥,以及另外兩位,同時收編為考古隊隊員,被派到河南省安陽市去,可以帶罪立功,那裏因為曹阿瞞是否出了土一直吵鬧不休,地方政府斷定那是真的,可有的學者提出質疑。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好是再試試尋找,但多年來用盡正經八兒的方法,都沒有找到。

大海哥精通風水,會占卜,也會看古書,是當然領導;另外一位,鼻子好像經過改造,會嗅泥土,南昌貓起來的海昏侯,在史書上被消失了二千多年,就是被他那麼一嗅,出土了。另外一個,是老農,耕田大半生,像老牛,據說多年來用於盜墓的洛陽鏟就是他發明的,據說而已,無論如何,這種鑽探工具把洛陽山一帶的古墓鏟個一空。另外兩個,乏善可陳,最大的能力除了挖泥,就是拚命抽煙,江西灰濛濛的天氣,多少是他們的貢獻,他們就和孿生的兩個,留在監獄裏發揮所長吧。

最近和新同事談起來,那小子剛從考古系畢業,他對我們幾個有點崇拜,肯定盜墓也是一種浪漫的專業。倘說海昏侯墓出土是近年偉大的考古發現,那麼西漢海昏侯墓的盜墓人則是近年偉大的盜匪;竊國者可以封侯,竊墓者呢,未嘗不可以獎賞。他有這種想法,很難不是洋鬼子的動漫和電影迷,他介紹我看洋人電影什麼的盜海豪情十二個,豪情什麼呢,原來頭頭叫Ocean,不是跟我們的大海哥一樣麼?我們人手少得多,之前,他告訴我,這原來是改編自天地洪荒之前一齣什麼瘦皮猴顛田馬的十一個,十一個,然後才變成十二個;再然後,第三部續集來了,叫《瞞天過海:13王牌》。人數越搞越多。你以為這是什麼玩意?羣眾運動?老天,這是盜竊!最後還不是通通被抓?如今,十九年後,又來一個《盜海豪情:8美千嬌》,好了,那也是八個,終於找到一個恰當的數目了,卻是女版。而且,恐怕是順應最近MeToo的潮流吧。活該它不賣座。

但什麼不是盜竊呢?全世界的博物館,大部份的藏品不都是贓物,不都是從這個墓那個墓,這個地方那個地方,半是掠奪半是盜竊回來?哪一件寶物沒有主人,哪一個主人的遺言是:住進五星級博物館?就是原地建的館吧,本來是要藏之於密,僅供墓主自賞,所以羨慕秦始皇,在墓中置「水銀池」、「流沙洞」,會連環放箭,死也要保護私隱,如今曝了光,除了星期一,每週六天要公開表演,被人評頭品足,有的頑童,還大力拍打防護玻璃。那些木乃伊,即使是木乃伊吧,身軀在倫敦一頭,心臟在埃及一頭,難道沒有鄉愁?

(每月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