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腦科奇案之七秒

撰文: 麥煒和

15 Oct 2017

傳說金魚只得七秒記憶:「阿邊個,好耐冇見,請坐。」

「梁醫生,我係七號牀張月娥,上星期出院前你先見過我。這是我回家後『篤手指』血糖讀數的紀錄,給你過目。」

「有點印象了,你是糖尿病入院的。阿邊個,你平日有沒有篤手指?」

「係張月娥,篤手指本紀錄在你面前。」

「Sorry……咦,電腦病歷顯示你血管硬化很嚴重。」

「我知,所以你們已替我排期通波仔。」

「對對對,出院紀錄有寫要通波仔。阿邊個,你血管咁差,是否有糖尿病?」

「……」

張月娥入院通波仔當日:「梁醫生?」

「你係……」

「張月娥,上月你幫我覆診的。」

「我今天其實是病人,正等候做手術。」

「網上流傳一段淒美的故事,話說某鋼琴家腦部生了個瘤,令他失去存取記憶的能力,對他來說,所有經歷都會如過眼雲煙,故此每活一天,也是一遍歷奇,每段情緣,也是一篇初戀,好不浪漫。我覺得梁醫生很似那鋼琴家,記性比金魚七秒還要差,定是患了腦癌。」

「大吉利是啋過你,我只是入院抽脂減肚腩。你講的鋼琴家是大腦顳葉長了腫瘤,令表述性記憶(Declarative memory)受損,故此不能有意識地想起過往的經歷,但程序性記憶(Procedural memory,如彈鋼琴、駕駛技能等)卻沒受到破壞。至於金魚,牠們還未演化出哺乳類的記憶系統,不可作比較。」

「金魚記性差,在魚缸活一世也感到新鮮有趣,我明白梁醫生何以心廣體胖了。」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