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諱藥忌醫(二) - 明周文化

麥煒和專欄:諱藥忌醫(二)

撰文: 麥煒和

29 Nov 2018

「張女士,以閣下臨牀表徵推斷,加上腦電圖和掃描上的異常,你應是患了『腦癇症』(按:國際間及文獻上又名癲癇症),有見已連續發作,我建議你開始服用抗癇藥,治療後能有效控制病情的機會最少達七成。」

「明白,但抗癇藥有否副作用?」

「任何藥物也有副作用,不過要視乎其劑量,我會先處方較低的藥分,到你適應後才將劑量逐漸加重,便能避免副作用發生。」

「謝謝你,醫生。」

覆診之日:「張女士,服藥後情況如何? 有否感到不適?」

「醫生,我家人研究過藥物的添付文書(Package insert),得知那抗癇藥有很多副作用,好像頭暈、昏睡、記憶力下降等,所以大家也勸我不要服藥。」

「那些副作用我當然知道,故已預先部署,刻意處方了較溫和的劑量,留待覆診評估後再作調校。你提及的頭暈、昏睡等只會在服用高劑量抗癇藥時發生,現階段實在不必過慮。」

「好吧,我會姑且嘗試服藥的了。」

再下次覆診之日:「張女士,服藥後情況如何? 有否感到不適?」

「醫生,我仍然不敢食藥,因為啲人話食抗癇藥很傷肝(註:『啲人』,坊間最權威的 KOL,上通天文,下通中西醫學地理),而且學你話齋只得七成機會醫好我的病,假使出師未捷肝先死,到時只會追悔莫及。」

「不少藥物確是經肝臟消化,但那並不等同『傷肝』或會導致慢性肝病(按:日常飲食中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和脂肪一樣是經肝臟消化,卻從未聽過啲人話食飯會傷肝)。講句公道說話,抗癇藥倘若真如坊間所說那麼恐怖,便沒可能獲發牌照推出市面,之後更不會沿用了數十年,及服用者沒有死光。再者,醫生有責任為病人權衡治療的利弊,比方說,我也是認為避免癲癇發作的利,是高於藥物副作用的弊,才建議張女士服用抗癇藥的。」(待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