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專欄:早晨觀鷹 - 明周文化

劉克襄專欄:早晨觀鷹

11 Dec 2016

十月底,下榻天后站四十層的旅館。清晨六點惺忪睜眼,從窗口往外俯瞰。好幾隻麻鷹從香港仔森林公園的方向飛出,款款在城市街道和港灣間盤旋。按過去觀察的理解,這是冬天時,每早必定出現的翱翔儀式。

眼前少說有七到八隻,循着熱氣流,徐緩地愈飛愈高。就不知在這一盤昇的過程裏,牠們之間是否有溝通聯繫,譬如討論食物在哪等問題。最後,挺到一定高空,約莫蚊子般大小時,每一隻才紛紛離去。速度加快而絕決,方向大抵是朝沙田和西貢。

我猜牠們彼此是熟悉的,每早從香港仔公園醒來,先到此做一些飛繞儀式,再讓氣流帶到高處。進而藉風吹送到遠方,節省體力的付出。緊接,再分散到各自的領域活動。

這七八隻離去後,妙的是,眼前的海灣總如我預期,還會有孤單一隻,更遠的灣仔那兒也有。這隻低飛的,地盤應該在此。牠不像其他麻鷹,需要熱氣流的拉昇,飛到高位再遠行。這樣的低飛,像在一處魚缸裏悠游。牠滑翔着,不斷貼近對面的各個大樓。有一陣,還折回,貼近我下榻大樓的樓層。

香港臨海的高樓,真是賞鷹的好所在。麻鷹常在腳下的大樓滑翔,時而隔着樓窗在你旁邊比翼。反之,或者觀看我們關在帷幕大樓如魚缸。我們順勢看到,牠背部的羽翼色澤,連飛羽的排列都觸目可及。

牠的滑翔更有着具體隱喻,彷彿自然成為實物,輕輕地碰觸你,跟你問好,再靜靜地離去。麻鷹如此親近夠了,又滑行到另一棟大樓,去探望其他早起的巿民。譬如,此時在游泳池晨泳的人,在足球場上跑步的,或者在頂樓花圃修剪枝葉的,只要抬頭,都會看到麻鷹的龐然經過。

每天清晨,麻鷹便這般神奇地把山上的自然載到你面前,跟你問早。一個人若有美好的想像,想必都能把麻鷹的飛行,轉化為這城市清晨最美好的一景。

關於早上出現的麻鷹羣,這回觀看後,我更有一出奇而大膽的想像。香港仔公園某一處森林,目前是大羣麻鷹過夜的驛站,估計常有六百多隻。秋冬時節黃昏,牠們從珠江三角洲各地回來,盤旋天空一陣,再慢慢降棲於此地森林。

此一飛繞天空的自然奇景,約莫每天下午五時左右到天黑之際固定發生。牠們陸續從四面八方出現,愈飛愈高,好像在遊戲或舉行晚會,但最後都會飛落這塊森林。

若欲觀賞,搭車往山頂,在僑福道站下車,從欄杆往下頭的山谷眺望,便可目睹。如此穩定的棲息往往意味着,下方的森林始終維護在良好的狀態,麻鷹羣才可能年復一年有此安心的集居。我在其他地方觀察,諸如台灣基隆,麻鷹的棲息三四年即更動一回,原因無他,當地林相環境破壞嚴重也。

麻鷹們睡了一晚,遠方天色魚肚白之際便清醒,朝不同方向散去。每個方向應該都有六七十隻,每羣都有兩段式的飛行。初始,牠們會先在一個地方整頓後,循氣流高昇,再繼續出發。而每天會總有固定一羣,飛到我下榻大樓前的海灣盤整。緊接,飛繞一陣後,再飛往西貢方向。其他海域應該也是如此。譬如往大嶼山的,可能會先在港島西邊海岸整合,再滑行到那一塊區域。

當然,也有意外。譬如某一處山坡火燒山,又或是垃圾大量出現,那兒往往容易吸引麻鷹羣集聚覓食。麻鷹羣何以知道往那兒飛去,往往也是靠盤飛時的相互聯絡,傳播這類資訊。

綜觀之,香港仔就是麻鷹羣的赤鱲角機場。每羣麻鷹都有自己的航線和去處,不會重疊。每羣的每隻則又分散在不同的海岸和森林。龐大的麻鷹羣,每日來去的路線,一定也分配得很清楚。早晨離去時,西貢羣的絕不會和屯門羣的重疊。黄昏回來時,各個區域的麻鷹,會先在不同的海灣集聚。再慢慢集合,形成壯觀的大會師,最後降落到香港仔森林裏過夜。

以後,我在香港任何地方看到一隻麻鷹,應該都會如此研判和聯想。說不定還可以幫麻鷹分成西貢、屯門、船灣等飛航聯隊。早上這堂飛行課程,我隱隱有這樣啟悟的快樂。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