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存專欄:無聊生活的熱情 - 明周文化

默存專欄:無聊生活的熱情

撰文: 默存

12 Mar 2018

因為肚痛,姿雅闖進捷徒正在使用中的浴室。「我想用廁所,我肚子痛。」

「等我兩、三分鐘可以嗎?」捷徒不太耐煩。為什麼可以對私隱毫無概念呢?當裸體不再於藏匿中才顯露,又或排泄物氣味可以任意在共處的空間飄揚,那婚姻又有何必要?

捷徒三十秒後就裸體走出浴室,隨手抓來浴巾搭在身上。

這裏有一個無聊的機會。無聊的機會,指的是你有機會可以作出無聊的舉動。如英國首相可以在無人時聽着電台熱舞起來,或在駕駛時唱出改編下流的歌詞。人類所以為人類之所為,捷徒總是這樣形容。無聊但又必要,因為那代表着人類對抗權威的戰爭。捷徒這刻可以披上浴巾,扮作希臘時代的哲人,大叫幾聲Eureka。這樣的話所有爭執都會中止。大家會笑起來,然後繼續原來的節奏生活。

但因為太冷了,捷徒沒有這樣做。他只是低聲埋怨了幾句,就坐在床上,看着電視重播的喜劇,等待着伴侶排泄完畢。

「我覺得你不當我是妻子。」姿雅從廁所出來卻這樣說。忿怒時將話說到最重,希望對方因此讓步,這是她原生家庭的做法,但在這段關係中卻無生效過。「為什麼你不立即給我用廁所?你不是放我在第一位。」

捷徒回罵。他關注的是溝通的過程,她關注的卻是想法的猜想。毫無連結之處,二人展開漫長的陳述,而往往在事後才各自找陪審團員評理,重物也許在空中飛過,或是以放棄作為要脅,而法官未曾出現過。

為什麼你不讓我與你一起用廁所?姿雅激動問道。這裏又是另一次無聊的機會。捷徒可以重複這幾近荒謬的問題,又或要求姿雅重複數次。重複本來就有其惹笑之處,何況如此無謂的問題?

但捷徒再次沒有把握機會,他真的動怒了,興冲冲站起來,將浴巾摔在床上。那是他手邊唯一可用來發洩的物件,但當他一摔,他才發現自己終於裸露了。

姿雅笑了起來。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