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存專欄:為什麼你不憤怒呢? - 明周文化

默存專欄:為什麼你不憤怒呢?

撰文: 默存

10 Apr 2018

「那是教育的問題,」展文壓低聲音,好像在酒吧分享一個大秘密。「我沒有責怪的意思,我是指,我只是責怪自己,為什麼我不懂得憤怒呢?」

鄰座的中國女生用流利的英語與一名英國男人調情,似乎對展文的自責毫無興趣。酒保將添杯的啤酒放下後不斷點頭,「噢,是的。總之憤怒就是不對嘛。香港就是這樣的。」

展文剛與妻子離婚了。前妻為了不生養小孩而買的牧羊犬,留在家裏沒有帶走。留下的還有她已翻臉的密友送的白兔。「如果我想要的,通通都要說出口,那還有什麼意思呢?」她離開時這樣說。

倒是結婚收到的金器,她全部都帶走了。她說自己想要看看真正的愛情是怎樣的,「不關第三者的事。那是我們的問題。」她說。結果不夠一個月後,她就有了新男朋友。這消息是前妻另一名密友轉告他的。「你也快點找另一個人吧。」語氣中不無責備前妻的意思,這讓展文感到安慰。

憤怒是怎樣一回事呢?他藉着酒意想着這問題。但他想到的都只是他人的憤怒。母親勒他頸時如何責備他長得神似父親,或上司看不起他的惡意。的士司機與妻子的對罵,或地鐵車廂碰撞的延續。通通都與他無關,他只是沉默,坐在一旁,等待一切回復平靜。

有時他會立定決心,有事時要挺身而出,「下一次我會的,」他說過。然後妻子再一次說自己被摸到屁股時,他即時反應即是詢問那你現在想怎樣。

為什麼他不憤怒呢?他一直都不,在情緒還是直接而模糊的童年,他的書包因為他的個子而被同學當成足球,他的反抗換來的是與欺凌者同等的處罰。他被教導無論你失去了什麼,處境再不公,你也要處身道德高地,因為無時無刻,都會有更高級力量維持公義與秩序。那不會是你,但你可以等待。

他一直在等待。他將零錢留下,打算走回只剩他一人的家。這時迎面走來一名南亞裔的男子,向着他吹了個無聲的口哨。他知道這代表什麼。如果酒精是成人的安慰劑,那它就能讓你一直停在人生的某個階段,如此喜樂,毫無怒氣,發紅的眼睛不代表悲傷。

他沒有責怪教育,或是律法,或是他媽的類似的什麼東西。他突然記起,自己一直都吹不到口哨,在小學時,那是他被欺凌的一個主要原因。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