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存專欄:行刺 - 明周文化

默存專欄:行刺

撰文: 默存

31 May 2018

在離開基地前,矢二以為會有什麼好事會發生。然而什麼都沒有,大家只是敬了一杯酒,同時不自覺地迴避眼神。直視將死之人是如此不敬,他們未能明言但行動一致。矢二尤其盯着芷琪看,她穿一件麻質無領連身裙,衣料輕薄,垂墜出不太明顯的胸線。她幾乎沒有直視過矢二,只有那一剎,她剛好與矢二對視,旋即便收起。

矢二不知道那代表什麼。然而在行動前的一片混亂中,他了解這是最後機會,而且他也理直氣壯呢,便在廁所後的走廊等着芷琪。那不是什麼等待的姿態,就像是剛好也在等廁所而已。當芷琪側身欲錯身離開,矢二就一鼓作氣的貼上芷琪。她錯愕間沒有大叫,也許有想過這會發生吧,她只是別個頭去,任矢二抱着她,像是行慈善般,直到矢二的手不安份地向上摸,一秒,兩秒,她才「噯」一聲如貓的抽身離去。

如果不是這一接觸,矢二大概不會踏上講台之上。拿過好處你就不得不好好幹一場了。如果芷琪主動獻身,他又會怎樣?他不知道,也許他會就此離開這團體,在社會中好好過生活也說不定。總之這刻,他的慾望未竟全功,實在的是他懷中的小刀。領袖剛好開始演說。毫無懸念,三天後他將會得到更大的權力,「他會將我們趕盡殺絕。」矢二團體的頭目這樣說。矢二是最好的人選,他是新人,沒有行動的前科。而且信仰堅實。矢二其實不清楚,但他也確實站在歷史的舞台上了。他碰過麻質衣物的手這刻幾近麻痺,五秒過去了,仍沒有人留意到這個瘦弱青年,正站在講台的右方。

接下來的是歷史畫面。沒有人有修改的權限。領袖正高舉左手激動陳詞,矢二漸漸加速走到領袖身邊,直到領袖察覺,矢二才高呼一句:「無政府主義萬歲!」刀就沒入領袖腰間。

從領袖呼出的氣息,矢二竟又意識到,領袖也是一個人。所有人幾乎都湧到講台上,就如足球隊終於奪冠的場景。在人類歷史上,那是最接近無政府主義的象徵式畫面之一。在終極的混亂中,人們終於信念一致,而矢二被撲倒,幾近失去知覺,直到他在廿二日後在囚牢中上吊自殺之間,無人與他說過一句話,無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少女的胸線。小刀沒入腰間的柔軟瞬間。他不知道,因為他這一刺,直接就摧毀他那本來就籍籍無名的團體,而國家卻更加團結。無政府主義式的行刺畫面是一個暗示,讓國家裏的人終於安下心,抱着樂觀主義的精神繼續起舞,反正暴徒已被撲倒,未來如此便很好。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