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南專欄:金像獎 - 明周文化

木南專欄:金像獎

撰文: 木南

14 Jun 2018

熟悉旋律響起,投影屏幕中鋪展出一條紅地氈,小提琴奏樂如在拾級而上,虛擬的帷幕也向兩旁拉開。一對新人步進會場,司儀介紹:「有請我們的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二人上台時笑盈盈,鎂光燈射到他們身上,那一剎,說是國際巨星也不為過,真的只有一剎。

新娘的表姐馮怡坐在第十一席,不近不遠,看得清楚台上的臉孔是誰,又未近得看見新娘的兩頰上,那厚得快掉落的妝容。她譏誚什麼是最佳男女主角?無非暗示婚姻是一場演出來的戲,虛情假意,意頭真差,不知道誰想出來。

新人說了一堆得獎感言,在哽咽中勉強吐出斷續的字句,說的聲淚俱下,聽的肚子打鼓。然後司儀出來說幾句吉祥如意,起承轉合。屏幕再次亮起,出現「終身成就獎」幾個大字,司儀遞上兩座唯妙唯肖的小金人,新人接了過來,故作神秘,要大家猜猜誰是得獎者。

「媽媽,我又想要!」馮怡的兒子一股勁抱着她的雙腿,猛指着台上那閃着金光的獎座。不用說,那是道具,但這樣逼真的道具,也看得馮怡牙癢癢。五年不到,這些婚禮統籌已經變出多少花招。她回想自己當年的婚禮,也是體面,齊備成長回憶、結婚感言,父母分享,那天真是像坐過山車,當時以為一世難忘。如今看到表妹這樣浮誇,又覺得自己的婚禮不值一文,比面前的清水更加平淡。

「媽媽,我想要那個,外舅公手上那個。」馮怡望向舞台,表妹夫剛把金人送到舅父手上,舅父腼腆地收下,其實心裏覺得很有面子,像收到真的金像獎一樣。馮怡不跟父親同一席,她暗忖爸爸看到此情景,也恨不得收一個吧。婚禮不能重辦,銀金鑽婚可以來一次吧。可惜老公今天加班,沒有同來,不然馮怡一定與兒子同一陣線,向老公施壓。她想到老公沒來,更覺沒面子,結婚數年而已,已成了一個湊仔婆,孤家寡人。

筵席開始,滿肚酸屈化做胃酸,餓壞了的馮怡連湯帶汁地吃着。菜才上了兩道,司儀又出來,主持切蛋糕環節。馮怡忍不住:「平時切蛋糕,都是出菜出到一半。今天上菜真慢啊。」沒有回應,她的怨語幽幽融在切蛋糕的哄笑聲中。

後來的菜餚,眾人都嚥不下去,馮怡也是,每一道菜都叫侍應打包,這是她能坐到最後,直到美點雙輝上桌才離席的原因。夜半十二時,她提着兩袋外賣回家,想想還是忍不住,對睡眼惺忪的兒子說:你將來結婚,記得頒我一個獎。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