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習俗電子化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習俗電子化

撰文: 陳微薇

26 Mar 2018

101

「叮!」手機的app傳來了提示信息,一個紅包連同祝福句送到屏幕前。「遲來的利市,祝歡樂年年!」是微薇在西班牙的好友傳來的電子紅包。一個月後還收到利市,當然「利市」多人不怪,十月都是拜年時,只是想不到紅包竟可逗到十萬八千里外。

《易雜注》所載:「營商利市,營達利事」,生意人派利市,取其有利於做任何事情的意思。最初的利市,並非裝有金錢,而是用紅紙包着寫滿祝福字句贈送親朋。清朝時仍未有利市封,每逢佳節,要用一大張紅紙裁成小方塊,然後把銅錢包在紅紙裏,封成利市,就是老一輩說的「紅紙」。

但在中國,愈來愈多人開始利用即時通訊軟件派發電子紅包,現在連香港也加入這個風潮,八達通、PayMe、WeChat Pay HK、Tap & Go紛紛趁機推出電子利市,一起「搶紅包」。

微信官方於上月底公布今年的「紅包」數據,指年三十晚有六億八千八百萬微信用戶發紅包,人數較去年增長15%。其中以八十後用戶佔最多,紅包收發量佔整體32%。其次為九十後,佔27%;七十後則佔22%。除了微信,QQ亦公布了年三十搶紅包數據,在活動短短四個半小時內,共有一億六千六百萬用戶參與,抽取六億零九百萬個紅包,其中九十後用戶參與人數最多,達71%,估計全球發出和接收了一千億個電子紅包。

今年第一次收電子紅包,感覺蠻有趣。無疑電子利市更環保,在物質氾濫的香港,每次過年利市封印製數目以千萬計,各大機構視利市封為市場推廣一部分,設計愈來愈刁鑽,用上刺繡、絨布、甚至塑膠製作,又特別註明某年某生肖,大大增加廢紙回收的難度和重用的機會。

環保團體綠領行動推算全港每年使用多達三億二千萬個利市封,相當於砍伐逾一萬六千棵樹。即使該會設有逾二百個利市封回收箱,也坦言收不盡。回收到的利市封只佔全港用量的少數,以去年為例,農曆新年後回收到一千二百萬個。但明明應該以身作則的特區政府──民政事務署下的區議會,一個新年已經印製了超過一千萬個。反而在澳門,當地的環境保護局去年主動回收約一百五十三萬個利市封,經分揀後有約六十一萬個派街坊。

利用電子紅包,或可減少利市封用完即棄的宿命。在這電子科技普及的世代,過年習俗也可以電子化,近年來大家會利用視像跟在外地的親友拜年,以虛擬的祝賀方式拉近距離。但如果朋友明明可以「見真身」,卻因方便而偏偏「視像拜年」,甚至親戚圍在一起時,卻互相只顧當低頭族,在飯桌上忙於刷手機「搶紅包」,科技就會令節日的團聚意義變質了。微薇較傳統,就是喜歡過年習俗──辦年貨,四處張羅選購賀年禮品,為家居添置裝飾、自己寫揮春等,電子利市可能有新鮮感,但總不及拿在手的利市喜氣實在。

有些東西或者可以由電子化代替,例如電子賀卡,不論是私人或公司,現都習慣以電郵或手機收發。人生在世,我們都會消耗資源,關鍵是如何在保留各種傳統習俗之餘,同時兼顧環保。大家可以重用利市封,而要源頭減廢,針對濫印濫派更能有效減少浪費。微薇認為企業若能承諾減印,甚至帶頭重用利市封,將會更有環保效果。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