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阻街的隱形人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阻街的隱形人

撰文: 陳微薇     攝影: 法新社

21 Jun 201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6-25-%e4%b8%8b%e5%8d%882-46-51

網購風氣愈來愈普及,成千上萬的貨物用上大量的紙箱來盛載。貨物到手,拆開包裝後,紙皮就隨之捨棄。能避開長眠堆填區的命運,要歸功於每天在街頭執紙皮的公公婆婆。推着車仔的拾荒老人,有些看來瘦骨嶙峋,卻推着數十以至上百磅的紙皮在行人路走,有時或會因行人路太狹窄而走到馬路,與汽車擦身而過,險象環生;然而街坊往往對他們視而不見,當留意到時,卻又只認為他們阻街。

曾聽過不少壯年人語帶風涼,稱部分老人不是因為經濟緊絀而出外執紙皮,無非都是為多賺點錢。說出涼薄的言論容易,認真研究箇中社會問題卻非常複雜艱難。在香港,安坐家中也可不愁衣食大抵有三款人,一是有雄厚的家庭庇蔭,二是手持物業出租,三是有相當資金投資買賣股票。現今百物騰貴,難以相信拾荒的老人只為賺零錢而日夜折腰。畢竟,沒有他們的身影,購物慾旺盛的香港人早已更快把堆填區塞得滿滿。

關注拾荒者的團體「拾平台」曾於3月在本港十一區訪問五百零五名拾荒者,發現逾六成受訪者拾荒超過三年,每天花約5.5小時執紙皮,平均拾獲35公斤紙皮,掙得24.9元。一個月計起來,收入則大約有716元。調查有八成受訪者都是六十歲以上,年紀最大的拾荒者更是九十六歲!有六成受訪者每月總收入更少於5000元。

「拾平台」按此推算,全港每日全職拾荒者有近三千人,每天回收近193公噸紙皮,佔約全港兩成回收量。團體稱此為低估數字,因當中仍未計算兼職拾荒者及調查時間以外的人數。

可惜為城市做好事,卻沒有好報,現時法例和政策未能因時制宜,拾荒者會因「阻礙街道」被食環票控及充公手推車。思匯政策研究所今年4月的《動感街道管理》研究報告指,街道管理的相關政策及法例於七十年代成立,而且政出多門,早已不合時宜,拾荒者及小販皆被視為阻街,但傳銷攤檔則因為不涉及現金交易,就完全不受監管。

街道管理政策模糊不清,問題一時三刻不能解決。儘管如此,不少有心人嘗試站在拾荒者的角度,去理解他們的處境,並以創意想出改善他們「工作環境」的主意,稍稍紓緩他們的辛勞。

微薇有朋友最近參加了非牟利組織創不同(Make A Difference)及健康空氣行動合辦的活動,名為「行多步實驗室」,由運輸署工程師及一眾對城市設計和社會議題有興趣的市民合組成實驗團隊,研究改善深水埗的步行環境,鼓勵大家多步行少用車,改善區內的空氣質素。

其中一組提出在車輛、行人和推車老人之間重新分配及共享街道空間。他們建議在荔枝角道劃出推車仔專用線,讓拾荒的公公婆婆能在較平坦和舒順的專道行走,減少與其他行人磨擦,亦降低他們和車爭路的風險。實驗會在今天下午舉行,如此有心的街頭嘗試,令拾荒老人不再隱形。試驗若有一天成功化為現實,受惠不僅是執紙皮的老人家,行人也可有更寬敞的空間和較清新的空氣。旺角行人區消亡了,難道我們只能把街道讓給汽車?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