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陳微薇專欄:環保謳歌
34
19.07.2018
ad59b225-bbfc-4535-a560-5c8570f77806

夏天在歐洲旅行,總會碰上一些露天音樂會。躺在草地上,眼看着藍天白雲,耳傳來悠揚樂韻,真令人心曠神怡。聽着歌者唱着陌生語言,縱然不懂當中意思,仍然可以有種莫名感動。畢竟音樂本來就是無分疆界,像畫像書法一樣,總有一種獨特的路徑走進人心,啟發一連串的情感、思考,甚至生活哲學。

自古以來,音樂唱頌的不止愛情,也會悄悄引發社會思考當下問題或人生哲理,更可以是建構文化及身份認同的催化劑。還記得九十年代的Beyond風靡兩岸三地,其廣東歌人人琅琅上口,促使各地歌迷學習粵語,這些歌曲有諷刺社會時弊,也有游走於夢想與現實,甚至探討戰爭與和平。

音樂力量強大,而當音樂碰上環保運動,又會是怎麼一回事?環保運動如其他社會運動一樣,要推動大眾改變,透過真憑實據和知識游說是基礎,但也要鼓動大眾以心感受,從而產生情感,令感悟更容易轉化成行動。有別於直接說教,電影、文學以至音樂等藝術媒介更有感染力,裏面嵌入作者的觀念與態度,透過優美的音樂編奏和演繹手法感動大眾。

2017年加拿大曾發表一份學術研究,追訪於2011年推出名為《Playlist for the Planet》的歌手,以了解他們如何看待其音樂對環保教育和運動的影響。研究得知歌手在構想音樂框架時,均考慮幾個範疇,包括「簡單-複雜」、「令聽者感覺良好-令聽者感覺糟透」、「能吸引大眾-針對小眾」以至「意思直接-涵意含蓄」等;對他們來說,最關鍵的是「首先作品質素要好」、「能連結聽眾」、「創作技巧上能勾起聽眾興趣」、「作者必須真摯表達第一身情感」以及「不要說教!」

音樂與其他藝術創作一樣,沒有一把尺客觀衡量成功與否,也沒有一條特定方程式確保能打動人心。數十年前關注環境議題、迄今繼續影響全球的歌曲就像其他流行樂一樣,必須經過時間的洗禮,在多如繁星的歌曲中脫穎而出,留下成為經典。

當中加拿大女歌手Joni Mitchell於1970年推出的《Big Yellow Taxi》絕對是為環保發聲的代表曲目。事緣Joni到夏威夷旅行,看見綠油油的樹林遭斬除改建成五星酒店和石屎停車場,大批樹木無辜「喪命」後,酒店卻開設收費才能入場的樹木博物館,何其諷刺。歌中Joni大力批評當年摧毀魚類和雀鳥生態的合成農藥和殺蟲劑DDT,寫下了”Don’t it always seem to go, that you don’t know what you’ve got, til it’s gone”的精警歌詞,批評自私和傲慢的人類把大自然搞垮了,後悔之時卻已太遲。

要數近年最印象深刻的華語環保專輯,就是台灣歌手張震嶽2013年發表的《我是海雅谷慕》。身為台灣阿美族原住民的阿嶽,放下俏皮玩世的形象,寫下一張最直白的專輯(唱片名稱正是其族名),裏面的歌曲有反思現今扭曲了的社會生活形態;也有讚頌家鄉傍山望海的壯麗景致;亦有批判台灣過度發展土地對農鄉造成的破壞,及至對鄉土的疼惜之情。微薇身為香港人聽後也感震撼,從歌曲反思自身與土地的關係,珍惜之情油然而生。有心的香港音樂人或可借鏡?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