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陳微薇專欄:暴雨成膠災
77
02.08.2018

香港踏進了雨季,每隔數天便迎來狂風暴雨。夏天為大地帶來雨水,可惜在香港,每個雨天又會釀成膠災──大量即棄雨傘套,塞滿街上的垃圾筒。雨傘套本來就不是「必要之物」,使用壽命可能短至數分鐘,相比其他廢物種類,例如家電和廚餘,解決方法其實更為直接及簡單,不過整個社會對這問題似乎視若無睹。

有研究指出,2017年6月至9月的雨季,香港就棄置了近一千四百萬個即棄雨傘套!簡單如雨傘套廢棄的問題香港都解決不到,又如何應付迫在眉睫的減廢難題?香港廢物不減反加,彷彿無視一河之隔的中國年初的一個舉動,正在牽動全球的減廢浪潮。中國政府2017年宣布不再做「垃圾佬」,2018年1月開始正式禁止外地入口共廿四種固體廢物,由塑膠、紙張以至衣物都有嚴格限制。

習慣把垃圾堆到別人家門的國家如美國、歐盟、日本和韓國等都要想辦法,以免落得垃圾圍城的下場。除了轉戰至其他接收國家如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外,更積極的做法就是自身做好減廢和回收的工作。有見及此,歐盟目標2020年前塑膠包裝的回收率要達到55%;並考慮向原生塑膠加稅,以鼓勵使用回收塑膠;從源頭入手,要求設計產品的過程中減少用膠或使用回收塑膠,推進循環經濟。

日本的回收科技雖然較其他國家走得前,但社會對塑膠素來抱有「衞生」和「實用」的印象,由包裝以至盛具都採用大量即棄包裝,以致塑膠氾濫成災。在中國對越洋垃圾的禁令生效前,每年由日本出口至中國的塑膠廢物高達51萬噸。受到禁令的影響,日本政府宣布將擴充回收設施規模,並鼓勵羣眾日常生活中減少使用即棄塑膠。與此同時,環保團體都在倡議政府需要多行一步,規管企業在生產過程中減少使用塑膠,尤其是原生塑膠。

有別於加建垃圾焚化爐及擴大堆填區等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做法,從制度減少使用塑膠、推動回收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政府亦應該盡一切努力,不論規模小至大,從各方面積極減廢。以雨傘套為例,韓國亦將於8月開始以身作則,政府建築物及港鐵車站將不再提供即棄雨傘套。

回看香港,即棄雨傘袋的劣況是否完全無可挽救?其實出路只是近在咫尺,問題只是做與不做。要的是市民改變習慣,例如自備袋子或舊毛巾盛載濕掉的雨傘;商場或物業管理者也可採用雨傘除水機、雨傘架、地面吹風機或防滑吸水墊等設備,以取代無限量提供即棄雨傘套。

政府於2013年發表了《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制定未來十年的減廢策略,包括興建轉廢為能的焚化設施處理23%的廢物,其餘55%及22%的廢物則以回收及堆積處理。然而檢視藍圖中列舉的措施,除了「四電一腦」將於8月實施,其他措施仍然未見太大進展,當中最令大眾關注的「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相關詳情及時間表更一直只聞樓梯響。

藍圖有藍圖所願,不過回望現實,卻是一點小事也毫無作為。下雨天,街上又再出現雨傘套堆積的慘況。最令人洩氣的是,不少政府機構的大門竟也有提供即棄雨傘套!微薇不禁嗟嘆,簡單如即棄雨傘套香港都解決不了,又從何談得上真正的惜物減廢?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