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現代兒童的難題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現代兒童的難題

撰文: 陳微薇     攝影: 法新社

30 Aug 2018

大家常說小孩是社會的未來,不過這個未來看來卻愈來愈肥腫。為什麼這樣說?事源有次跟幾位已為人母的朋友聚會,媽媽圍在一起,少不免會天南地北談論着孩子的種種,擔心他們的成績、周末該帶他們到哪玩……但最令微薇意想不到的話題,原來是關於他們的體重。

朋友說,她八歲的女兒最近到衞生署做學生健康檢查,發現「體質指數」(BMI)屬於過重;另一個朋友亦言,想不到她的兒子未足十歲,竟然因為上身偏重而患上關節炎!

翻查政府統計發現,原來在香港每五位中小學生,就有一位過重或偏肥,而三分二的肥胖小孩成年後會繼續肥胖下去,大大增加未來罹患如糖尿病、心血管病、中風等非傳染性疾病(Non-communicable Diseases)的風險。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兒童癡肥是廿一世紀嚴重的公共衞生危機,2016年的報告指出,現代兒童普遍活在一個令人致肥的環境當中:經濟條件改善、食物種類改變、環境不鼓勵走動等,造成兒童的身體能量出入不平衡。

報告特別提到,這個公共衞生課題離不開整個社會結構的改變,各個決策部門施政都要加入健康考慮,亦即是Health-in-all Policies的決策思維。學者Dahlgren and Whitehead於1991年發布有關公共衞生的經典分析框架,並稱之為社會性健康決定因素(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簡言之,就是決定人類健康的因素有不同層次,市民患病不是單憑基因遺傳或個人決定所致,也受到不同的社會、政治、經濟及環境等外在因素影響。因此,決策者應當正視社會結構與市民健康的緊密關係,從宏觀的政策層面改變個人的健康水平。

影響兒童體重的因素眾多,例如普及的快餐與零食文化、令孩子傾向減少活動的物質及娛樂選擇、令人過分依賴車輛而減少「積極出行」(Active Travel)的城市環境等,需要政府有願景,統合不同決策部門、多管齊下改變兒童的生活習慣,改善癡肥現象。

以英國為例子,當地介乎二歲至十五歲的兒童中有三分一屬於超重。有見及此,政府於2018年正式開徵「糖稅」,向飲料糖分超過規定水平的製造商收取稅項,期望他們會落力減低飲料中的糖分以解決徵稅問題;而糖稅預期帶來的5.2億英鎊公共收入,將會沿「專款專用原則」撥款予中小學,以改善校園設施及鼓勵學童投入體育運動。

多做運動的目標,與運輸部門期望減少機動車輛需求、增加積極出行的方向不謀而合,兩者通力推動不但有望改善兒童過重問題,更能改善一向高企的路邊污染,解決學童因吸入空氣污染而造成的健康損害。英國運輸部2017年就推出了Cycling and Walking Investment Strategy,制定2025年前五至十歲小孩步行上學的百分比從2014年49%增加至2025年的55%。

據《衛報》報道,現時英國有上千間學校計劃禁止家長用汽車接載兒童返放學(School Run),措施包括封閉學校附近的馬路、設立「先泊車,再步行到校」計劃及集體步行上學的活動,以締造適合學童步行及踩單車的城市環境。

面對兒童癡肥,特區政府好應制定兒童健康藍圖,由食物規管、提倡運動到城市步行等社會環境落手,讓香港未來的主人翁享有活躍的健康童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