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舊木再生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舊木再生

撰文: 陳微薇

13 Sep 2018

午飯時間,同事Celia從午餐袋中抽出一隻木杯,小心翼翼地擱在桌子上。木杯的邊緣參差不齊,明顯是出自人手。細問下,原來Celia幾個月前開始跟朋友學習木工藝,而眼前的木杯子正是她親手雕製而成,她興奮雀躍地道:「你們看!木杯上每條年輪線都清晰可見,旁邊不規則形狀的小洞是樹幹被蟲子蛀掉的痕迹,整個杯子都充滿故事呢!」Celia更告訴我們木藝不但豐富她的生活,更令她明白到每株樹的珍貴,活生生的樹林需要保護,但無辜被砍掉的大樹亦同樣需要珍惜。

根據環保署的統計數字,在香港,2010年木材的回收量是1.7萬噸,但到了2015年,回收量已急降至1200噸。除了這些廢木,原來還有鮮為人知的走私木材。Celia很感慨,香港缺乏完善的制度去管理過往走私充公得來的木材,那些木材明明具有價值,但充公後往往都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最終被送到堆填區或直接焚毁,毫無意義地犧牲掉。

有關充公木材的儲存和管理問題,微薇早有聽聞。畢竟,香港是一個非法野生動植物貿易的重要中轉站,翻開報紙不難看到海關截獲走私木材的新聞,只是沒有太多人會去思考檢獲後的木材是如何處理,數量有多驚人。而事實上,現時被沒收的木材貯存在貨櫃存放場內,受漁農自然護理署監管,未計2018上半年所檢獲的85噸走私木材,直至2017年底,充公木材的存量已超過1100噸。

完好的木材送去銷毀,原本是強而有力的警告行動,以阻嚇走私,但如此糟蹋了實在可惜;若長期存放它們,卻又引伸保安和成本考慮,將其拍賣又會抵觸《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令稀有木材再度流入商業市場,刺激非法貿易。不過,處置充公木材的雞肋問題,豈止出現於香港,它同樣是亞洲、非洲以及南美多個國家正在面對的難題。

非法砍伐和走私木材情況持續猖獗的菲律賓亦一直有相同的困擾。微薇記得當地政府為拯救其傷痕累累的林木,幾年前大力打擊濫伐和走私木材,最後在短短四年間檢獲了66,000立方米的野生木材。沒收的木材被長期貯存在室外,最終卻淪為廢物。但其後,當地的環境與自然資源部想出加工木材的主意,重新賦予它們生命,經過切割、加工、打磨,成功把部分木材製成146,000張桌椅供菲律賓三百六十間學校之用。更重要的是,當地的濫伐者大多是以非法砍伐作為搖錢樹的勞動人口,而製作桌椅的工作正好為這些人帶來收入,間接可以遏止濫伐樹林的行為。

雖說每個城市和國家的經濟和制度不同,而沒收木材的特質和狀況亦各有異,但菲律賓處置充公木材的例子實在值得其他國家參考。在香港,將走私木材送返出口國是件危險的事,因為那些珍貴木材很容易在回到其國家時,又再次流入非法市場,但漁護署可以和其他部門合作,例如利用這些木材修復歷史建築或興建博物館;而新一代也不乏有心人想復興木藝,政府也可以和團體合作,以這些木材製作傢俬日用品,給予它們第二生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