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新缺眠時代,是瘟疫

撰文: 畢明

16 Oct 2017

mpw2553_b106-115_e000

食飽就瞓,瞓飽就食,人生。(內刪無限瑣碎無聊,重大事故,人生八苦。)

但飽之一字,幾多人能真正領略,吃而甘之?

天下太平,社會繁榮,食飽容易,瞓飽難矣。問世上幾多人睡眠充足?除了嬰兒幼童期,尤其有了互聯網之後,現代人正式進入「新缺眠時代」。

晚上十一時許,走在街上,見有黑眼圈小學雛雞在街上與家人閒逛,已稱奇不已。記得小時候家規:小孩不得晚睡,非假期更妄想「出夜街」。如今午夜零時,不難遇上幼稚園年紀幼兒,由家長伴遊在街上跑跳,面帶深不可測眼圈兩枚,滿載而歸眼袋兩個。

小孩尚且如此,成人更是睡債高築,貴利數還三世還不清。

“In the morning you beg to sleep more, in the afternoon you are dying to sleep, and at night you refuse to sleep.”

阿媽永遠是對的,我們都「夜晚唔願瞓,日頭唔願起身」,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睡眠科學家」Matthew Walker非常嚴正的促請世人及政府正視「睡眠」的重要。是有睡眠科學家(sleep scientist)這回事的,之前是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教授, Walker的事業是研究睡眠與健康的關係,他說告訴別人他的工作是「海豚訓練員」會容易一點;他更花了四年半時間,寫了剛出版的《Why We Sleep》,用他的新科學發現警醒世人,指出健康和睡眠強而有力的直接關係。「唔夠瞓」不是飲多杯咖啡喝杯花茶那麼簡單,「新缺眠時代」用他的語言是”catastrophic sleep-loss epidemic”,是種災難性瘟疫。

Walker的數據強烈顯示,睡眠不足與老人癡呆、癌症、糖尿、癡肥、精神健康等等都有直接關係,所以睡眠科學家費盡力氣建議大家:每晚睡足八小時。他的結論是「睡得愈短命愈短」。清代雍正王朝的十三阿哥胤祥,受雍正重用,常不眠不休操勞國事,厲害的堪輿術數先生曾批他命終九十,卻畢命於四十五歲壯年,有說他死時有悟,不眠而活,年歲日夜雙計,故厚道動聽說他長壽近百。

認真對待睡眠,玩咗先算你便輸了,現在返工放工的界線超模糊,放了工,夜裏還在工作,工作太忙,夜裏就想玩,每天得24小時,透支的就是睡眠時間。人類是世上唯一無必要仍刻意自我剝削睡眠時間的動物,Walker忠告「鐵定每晚睡足八小時」,冇價講!他清楚看見,祇要一晚僅睡四、五小時,人體內每天攻擊癌細胞的natural killer cells,便會減少70%;世界衛生組織更把任何夜班工作列為 “probable carcinogen”(可能致癌物),你話點解?

我是以睡眠不足馳名於世的,知道我最多秘密的是4am,導人睡眠太欠說服力,但本欄名為Finer Life,重點是關於更優秀精良的人生,精神及物質上亦然,既知睡眠如此重要,當傾力自省共勉。

說易行難,拔掉壞習慣難過剝爛牙。想養成睡多些、睡好些的習慣,Walker有些建議:

1. 視睡覺為”to-do-list”的一項,不是「做晒其他嘢先」有餘閒才做的物體。視睡眠為去gym,日日做,強身健身。

2. 校鬧鐘,像提醒自己起牀一樣,響鐘提自己睡覺。

3. 定時定候,嚴格執行每晚同一時間上牀,同一時間起牀,藉口免問。

4. 保持睡眠環境乾淨:工作、手機、光污染,一律不准內進。

5. 改正睡眠等同懶惰和弱者的想法,記着睡魔是正義的,天天不恥愛睡。

科學說45歲以上每晚睡少於六小時的,比起每晚睡八小時的人心臟病發率高200%,這和血壓有關。

我更喜歡聽詩人說:”Think in the morning. Act in the noon. Eat in the evening. Sleep in the night”──William Blake,不是更可愛慧哲嗎?

聽智者達文西說:”As a well-spent day brings happy sleep, so a life well spent brings happy death”。日間過得好,帶來夜裏睡得甜,活得好,帶來死得樂。

如果伴侶之間睡眠時間不一,我介紹你多一項課外活動:看別人睡覺。

《春光乍洩》的黎耀輝和何寶榮,分別靜靜地看過對方睡覺,還隔空有眼神摩娑過他的眉目。《藍莓之夜》的Jude Law,看着Norah Jones睡着時,偷偷吻去她嘴角的鮮忌廉,不止一次。睡眠的好處,又多一個。(看人睡的可別看太久啊)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