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當巴黎遇上奧運

撰文: 畢明

10 Jan 2018

budming01

budming02

“Paris, I believe, is a man in his twenties in love with an older woman”,英國詩人作家John Berger微妙地道出巴黎的本質。

電影和歌曲有的是《New York, New York》,Frank Sinatra以他獨一無二的歌聲唱着:”I wanna wake up in a city, that doesn’t sleep, And find your king of the hill, top of the heap”,紐約有的是魅力,但人所共知,令人瘋魔迷醉的是這一句:「我們永遠都擁有巴黎」。

這個城市的軟實力到底有多深不可測?

塞納河上,浮着一條百米跑道,紅的賽道白的間線,光天化日下顧盼自豪。一字直排列陣, 80名交響樂手,黑衣黑裙,一個坐在另一個正後方。鼓起,小提琴、大提琴相繼進入,還有鋼琴聲,著名法國作曲家莫利斯拉威爾(Maurice Ravel)的Boléro舞曲河上悠揚,20世紀法國最有代表性的管弦樂作品之一。

金光璀璨的Alexandre III bridge(亞歷山大三世橋),橫臥塞納河上,一面接連右岸的香榭麗舍大街區,一面牽繫左岸的艾菲爾鐵塔區,被譽為是巴黎最華麗的橋樑:築起了一個跳水高台,一名跳水運動員從高空縱身翻騰飛躍而下。

同樣是塞納河,離聖母院不遠的水面,被大批獨木舟佔領了,嚴陣以待。

凱旋門外,平常熙來攘往千車百鑽的交通讓路了,沒了四個車胎的,來了一大班兩輪單車,準備好風馳電掣。

Petit Palais(小皇宮美術館)內,體操選手在表演跳彈牀,美術館外,BMX單車手在飛天遁地。

這個特別的周末,在巴黎眾多著名景點,超過三十種運動誓師曬冷,展示體育精神,為巴黎爭取申辦2024年奧運會造勢。一連兩日,浪漫都市變成了奧運樂園。

之前25年前後申辦三次,失敗三次,包括2012年敗給倫敦,巴黎上一次舉辦奧運已是一百年前的1924年了。今次不容有失,今次志在必得。

得咗。

把整個城市變成奧運萬歲,不過是其中一個高姿態,以示決心以壯行裝,更大的成功因素,在於從過往的滑鐵盧中學習,減少政治爭拗,團結國內的反對申辦意見,而且不遺餘力,矢志建造一個更平、更綠、更好(cheaper, greener and nicer)的奧運會。

在恐怖襲擊無日無之,脫歐獨立分離主義陰影瀰漫歐洲的世代,歌功頌德好大喜功式體育盛會已不合時宜。

巴黎想到了一個”Cheaper, Greener and Nicer”的奧運主軸,並憑此勇奪得主辦權。終於。

看着塞納河上的交響樂團,聽着Ravel充滿節奏的Boléro之曲,塞納河畔的一切都是運動員的神釆飛揚,你會明白,什麼叫文化深度、什麼叫品味淬鍊、什麼叫型到裂。

為了突出百米跑道,樂團樂師垂直一字列表,跳出框框,道出了視覺震撼。河上,明明舞曲響起,沒有翩翩起舞的少女,換成了身影躍動的運動員,簡潔優雅,明朗明快中,巴黎不一樣了,即使巴黎鐵塔的線條,還是一如以往那麼鋼鐵地厘士花邊。

“Cheaper, Greener and Nicer”,一個城市的進化,一個國際體育盛會的進化,合該也是現代人應有的生活進化。年紀愈大,該領悟活着不為了擁有更多。

上一代、上幾代一味追求更多、更大、更強,擴張再擴展,如今眼界不同了,更精煉成熟的追求,是less is more,人生,更簡、更綠、更好,才是美好生活3.0。

“But Paris was a very old city and we were young and nothing was simple there, not even poverty, nor sudden money, nor the moonlight, nor right and wrong nor the breathing of someone who lay beside you in the moonlight”──海明威《流動的饗宴》中的巴黎,什麼都是不簡單的。巴黎還是巴黎,不簡單如舊,因為懂得追求簡單,才是不簡單。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