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綠色的英女王 - 明周文化

畢明專欄:綠色的英女王

撰文: 畢明

07 Jun 2018

budming01

budming02

香港又有斬樹新聞,處斬了兩棵生長於香港大學鄧志昂樓外的老樹。我們這個城市, 虧欠樹木太多。

砍下一棵樹要多久?數小時。長一棵老樹要多久?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英國殿堂級女演員Judi Dench在她的節目《My Passion for Trees》中,帶我們去看了一棵一萬五千歲的古樹。一萬五千歲,歷遍天地興衰,區區人類,憑什麼輕易殺死一棵屹立世紀不倒的生命?

樹齡超過80年的細葉榕歿了,就這樣,哼也未能哼一聲。誰能否定香港在倒退?當全世界在致力保育樹木,我們砍樹不眨眼,火燒南生圍一再發生。

英國,有兩個九十一歲的著名老人,一起拍了一部紀錄片《The Queen’s Green Planet》,為了一個獨一無二的計劃:The Queen’s commonwealth canopy。

兩位九旬老婆婆老伯伯,是英女王伊莉莎伯二世和Sir David Attenborough,後者當然是專拍大自然奧秘紀錄片,如膾炙人口的《生命之源》(Life on Earth)及《藍色星球》(The Blue Planet)的著名生物學家。

阿婆與阿伯,都是神枱級人馬,能勞駕英女王出動拋頭露面,更絕非輕易。為的是她自己的baby,為的是全人類、全地球的福祉,為我們的後代,他們更美好將來之締造。

The Queen’s commonwealth canopy是英女王推動的全球性行動,她邀請53個英聯邦國家,參與保育樹林及植樹計劃。地球的健康,有賴樹木的茁壯,地球不健康,生活不可能美滿。她的牽頭,令全球多國”working as a group, to effect real change for generations to come”。這叫軟實力,不為一己一國,為整個人類及地球發展。

紀錄片中,事頭婆和Sir David在白金漢宮花園散步、閒聊,完全是非官方的個人傾談,罕有地,英女王讓世界看到她輕鬆隨和的一面,而非那張永遠上映體面二字的「官方臉」。看官如偷聽了兩個老人家笑談天下事,由climate change、到英國民間小玩意conkers(一個粟子撞擊的小遊戲)到生日禮物,都是話題。

英式幽默是什麼?拍攝期間,有直昇機飛過,一陣嘈雜煩擾,英女王說:「像特朗普的聲音不是嗎?」

英式自嘲是什麼?她說,她常常收到不同新品種的植物,「啲人話,女王是個很難送禮物給她的人,咁呀,送棵植物俾佢啦」。

花園樹蔭中,Sir David見到有個日晷,在太陽照不到的地方,他笑了,女王也笑了,活脫脫是太陽能電筒來。或許,日晷設立時,那位置大樹未成蔭。白金漢宮花園太多歷史,太多成長了,他們經過一棵又一棵大樹,有查理斯王子出生時種的,有安德魯王子出生時種的,樹木樹人,敬樹愛樹。不過英國人民的幽默不遜自己的女王,有人提出,他們為王子公主種的family trees都是橡樹,實在美中不足,如果所植的樹種還因各人不同性格而異,該多好。如果是查理斯,就種weeping ash?總之哭喪又糊塗還要打結的就好了。

女王的曾曾祖父母維多利亞女王及Prince Albert,在白金漢宮花園種樹但驅趕樹上的烏鴉,James I在幾百年前種了桑樹希望養蠶,詎料種錯品種蠶不吐絲,都是二人八卦了的皇家軼事。片中,哈里和威廉王子為祖母的心願計劃,飛到世界不同角落,推廣愛樹養樹之德。還有Angelina Jolie,駕了她的私人飛機,帶同她的所有子女,到了非洲納米比亞開幼稚園:樹林幼兒園,全家一起植樹苗。

英女王在2015年提倡The Queen’s commonwealth canopy的,意念原屬英國工黨領導Frank Field,但沒有人理睬他,直到女王知道此想法,非常興奮,全身投入,陛下一呼,至今35個英聯邦國家響應(另有十個國家的配合計劃已進入最後落實階段)。第一個舉手的,是新加坡,投入了六公頃的雨林、163公頃的Bukit Timah Nature Reserve forest支持,由非洲到澳洲,加拿大到哥倫比亞都踴躍為女王效忠。Sir David說:”We are fortunate that you are still thinking about the future and how to make this a better world”。

為明天會更好,香港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