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花開不折 - 明周文化

畢明專欄:花開不折

撰文: 畢明     攝影: 圖片由作者提供

25 Jul 2018

之前明明盛開的,後來慢慢合上了。(圖片由作者提供)

一個蘋果,掉落了牛頓的頭上,啟發他想到了「萬有引力」這曠世科學定律。

有說這是野史,卻是無人不知的故事。厲害了,蘋果,它影響夏娃,影響牛頓,影響Steve Jobs,太嚴重。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牛頓的名字總讀作:「噸」,而非「鈍」。可能「牛鈍」不好聽?

不過我想我終於慢慢地更接近偉人的腦袋了,Newton因為蘋果更明白世界,我因為家中的白蘭小樹,也得到啟發悟出了一點道理,未必是牛頓級的,充其量或許可圖個「豬鈍」的級別。

白蘭花香,趁它盛放,摘下一朵朵,放於家中,一室清香,幽遠輕送。爸爸特愛白蘭,小時候家裏種了那麼多花偏沒有白蘭,米仔蘭、較剪蘭、玫瑰、石榴、茶花、曇花等等都有,就欠白蘭。每逢遇上,爸總會幫街上的伯伯婆婆買一些,回家用一隻銀器小碟盛點淺水,把白蘭養着放書桌上,由是坐在案前陣陣飄香。我未懂事已記得那香氣,雖然以下是形容菊花的,仍教我想起:「自在花開自在香」。

沒想到許多年之後,我自己的家裏會有它。到了白蘭花期,今年我們又是每天喜孜孜的,待着看着它長出朵朵新花蕾。花蕾慢慢成熟,由青轉白微微瓣開,一顆兩顆三顆,是初夏,七朵八朵九朵,來到盛夏了。

哲學家Emerson說”The earth laughs in flowers”,每天每夜去摘下一朵朵芳菲的笑聲,家中有暗香盈室,祇有花聲最好聽。

但有一夜,我不想摘花了,心想,讓花留在小樹上,陪一陪它,讓小樹與花朵一起經歷這朵白蘭的一生,由孕育出生初開盛開到凋謝枯萎,大家共同渡過,別人家一生了仔女便次次都拿走了它啊。

神奇的事發生了,長知識了,原來,留在樹上的白蘭花,不止開一次的!

鮮摘下來的花朵,離開了泥土根柢,正常地,會慢慢開花,漸趨燦爛至荼蘼殆盡,人所共知。像所有從花店買回來的花一樣。但原來,沒有被摘下的花,起碼白蘭如是,花開之後,會花合,合起來之後,再盛放,香過,可以再香。一夜,我隨意去探望一下我刻意不摘的白蘭,見它最外圍的花瓣都無保留的張開了,芬芳滲逸,還拍了照。第二朝早上淋花時,一看,嚇了一跳,同一朵花完全合起來了,像從未開過一樣,不是親眼看見簡直不能置信。

沒被折下的花,還有生命的白蘭,在枝葉上,花姿招展過,擺了甫士之後竟可還原合上,若無其事來再俏多次,要不是拍下了還以為自己眼花。難怪《小王子》說花:”She cast her fragrance and her radiance over me. I ought never to have run away from her… I ought to have guessed all the affection that lay behind her poor little stratagems. Flowers are so inconsistent! But I was too young to know how to love her…”

那麼「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也非絕對,不折,花可以開兩次。割下、死了的花,吐一次豔,完了;仍然會呼吸的花,芳華可以雙生,「一期」竟然有micro的「雙會」。

莫負青春,怕無花空折枝,是人類自私的詠嘆和可惜矣。折花,可能掠奪了花更自然的開合圓缺,短短的花開花落之間,興許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周期。關正傑一首《詠梅》,爸爸常說是愛花的一種反省,把花「折在家裏奉」,其實「愛極反變害,讚譽不永在」。沒被折枝的梅,花落之後明年枝頭又見生命花開。由去年到今日,當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不是嗎?李白說「開花必早落,桃李不如松」,其實最不耐久的,可能是人,非花、非松。

詩人William Blake才會從一顆沙粒看見世界,從一朵野花窺見天堂,在手中掌握無限,在一剎找到永恆。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