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可能是低調奢華的開端 - 明周文化

畢明專欄:可能是低調奢華的開端

撰文: 畢明

22 Nov 2018

已經超過十年沒有再去澳門,對上一次是為了看網球表演賽,吸引我的是費達拿和森柏斯,不是澳門了。它變得不是我認得的,忘掉天地,可能也認不出自己。

自小,到澳門小遊逃逸一下,是我家的恆常活動,一家人吃吃玩玩逛逛,是愜意的。長大後,有段時間愛它的閒散安靜。近年它性格大變,急速發展,反而疏遠了。

今次吸引我的,一定是Zaha Hadid。她的遺作:Morpheus酒店前不久終於落成了。

可能是世上最著名的女建築師,被譽為「曲線女王」,名字響亮的同時,也被稱為「建築界的惡魔」。特立獨行、突破傳統、前衞大膽,這三組詞語,每一個都是和自己及別人過不去,她卻把三項共冶一爐一力承擔,橫眉千山;尤其在她出道、成名的世代,在男性主導的建築界,她該是單騎夜行、矛指風車的唐吉訶德,是先鋒,帶點瘋。作為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首位女性得獎者,她不惜踏過地獄之火,才為世人留下了那麼多豐盛的遺產。

法國史特拉斯堡輕軌車站(Hoenheim-Nord Terminus & Car Park)、韓國東大門設計廣場(Dongdaemun Design Park)、羅馬國立21世紀當代美術館(MAXXI)、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樓Jockey Club Innovation Tower、英國倫敦蛇形藝廊(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還有摩洛哥的拉巴特大劇院Grand Théatre de Rabat等等,都是近乎眩目的流麗和驚豔的美學。

“I don’t think that architecture is only about shelter, is only about a very simple enclosure. It should be able to excite you, to calm you, to make you think”Zaha Hadid。

眼前,聳立着一座傲然地與眾不同的建築物,那種唯我,卓然鶴立,每一寸都是Zaha Hadid的標誌。以Morpheus命名,希臘神話中的夢神,The God of Dreams在The City of Dreams(新濠天地)中,終於為這片魔幻浮世,找到一個神祇鎮守,點睛祝聖,讓人朝聖。

路氹城,濠江,再繁華璀璨,都有種暴發的俗豔,Morpheus作為全球首座以自由形態鋼製網狀外骨骼結構的摩天大樓(world’s first free-form high-rise exoskeleton),可能是澳門首次為自己添上格調的創舉,而非一味財大金迷。

我入住過澳門其他酒店更大更豪華的客房,普遍印象是細節總見粗疏,這裏卻空間感和配套都懂得求精了。我喜歡看不見的貼心,多於陳列出來的講究,雖然也絕非壞事。在愛馬仕Hermes Acqua di Parma浴室用品、和意想不到的Dyson風筒以外,一睡上牀,牀單和枕套的細滑纖柔,更深得我心。

曾飽受皮膚敏感纏繞的我,對牀品太在意也認真鑽研過。我情不自禁翻出來看看,見到是意大利高級品牌Rivolta Carmignani,100%意大利製造的supima cotton,暗暗點頭。Supima cotton比正宗Egyptian cotton還要貴、還要矜細。要知道Pima cotton是extra-long staple cotton的一種,埃及綿正是extra-long staple cotton的代表,Supima卻是”superior”加”Pima”的意思,是極品了。有心佈置看不見的奢華,這酒店不是給暴發戶住的。

在頂層的泳池運動之後,到了Alain Ducasse at Morpheus晚飯,殷勤而恰到好處的服務,一分不多,一毫不少,完全是法國高級餐廳的精確水平。由餐具、牛油、尤其Mediterranean Gamberoni Delicate Gelée, Gold Caviar(地中海紅蝦配魚子醬),都把名廚於摩洛哥Hotel de Paris的首本名菜演繹如真。唯一稍欠是一兩個菜式名目,刻意糅入東方元素,反而未能融合,似乎想多了。但整頓晚飯,我們是稱心滿意地離開。

建築是藝術和科學,著名丹麥建築師Bjarke Ingels相信是旨在”making sure that our cities and buildings fit with the way we want to live our lives”。看一座建築,不單看它的美,還看它建構的基礎,既能劃時代,又可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待在Morpheus,我對澳門的印象也改觀了,它又在進化了,這酒店可能是這城懂得低調奢華的開端。

Zaha Hadid說建築應該要「刺激你、冷靜你、令你思考」,Morpheus做到了。我想起邱吉爾說過:”We shape our buildings; thereafter they shape us”。一個地方的城市景觀,告訴我們太多。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