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我想 - 明周文化

西西專欄:我想

撰文: 西西

03 Jan 2017

大多數的生物都是卑微的,我也是。大多數的生物都祈求能夠安居樂業、無災無難、平平安安,我也是。大多數的生物都有夢想,我也是。作為什麼生物,不是生物自己可以選擇的,我也是。生物的一生有長有短,長短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情,大多數難以預測,我也是。可我為什麼會到世界上來,來做什麼,結果又要離開,又往哪裏去,有許多不同的說法、許多不同的解釋,生物都各自認為自己的說法、解釋,是唯一正確的,這,我可不明白了。所以,我不完全是。據說這就是生命的奧秘,但奇怪生物會為這奧秘吵個不停。何以天生卑微的生物會長着一個個會思想的腦袋,卻想着不同的,甚至敵對的東西呢?這,我就更加不明白了,所以,我不是。

是的,我承認,我不是生物,只是一件玩具,而且不是木頭、布料,其至鐵皮、摺紙,而是很低等的塑料,居然談論生物的什麼什麼來,憑什麼呢。可是,卑微的玩具也是有感情的,你看,機械人不是生物,但它們可以勝過人類,體能、記憶、推理、智力,難怪人類因此憂慮,發展下去,它們會不會忽然開竅,轉過來要主宰自己的命運,要成為人類的主人。當然,我們玩具則差多了,但如果人做的機械會思考,那麼人做的玩具也有喜怒哀樂,又有什麼稀奇?

你聽得懂玩具的語言麼?誰不玩玩具,各種形式的玩具?你會認為你的玩具是最有意義的玩具麼?其實,你曾否認真對待一件玩具?你曾否把玩具仔細的觀察,了解它構造的過程,甚至參與它的構造?你試過像玩具一樣思考,讓自己當成玩具?看看玩具吧,別看不起小朋友的玩偶,諸如兔子、花貓、小熊、野豬、河馬,它們的感情都集中到眼睛裏。一件被遺棄在角落的小毛熊,它的哀傷是不可言傳的;一件被折斷了手腳的絨布兔子,沒有生物能夠聽得到它的哀號;一個被把玩了兩三天就扔下不管的玩具,就像被評論家只讀了兩三行馬上說不好看的書。真希望無物界醫生也來看看。

我很喜歡我的小主人朋友,他們把我看作和他們一樣的生物,和我聊天啦,給我舒適整潔的屋子,四周陽光白雲,花香鳥語。而他們自己呢,住的竟是和我完全相反的陋宅,讀書辛苦,壓力重重。而我,卻生活在他們建設的烏托邦中。躺在吊牀上真舒服呀,多麼自在呀,沒有人來驅趕我們,沒有人會說不准在公園裏睡覺,也沒有人說不要胡思亂想,不要玩物喪志,要勤奮工作,要有世界視野,要關心國事。

大多數的生物不會像我這樣活得舒服,還可以招呼朋友呢,我想。大多數的生物會遭遇大大小小的災難,我想。大多數的生物都要面對各種打擊和重壓而無法反擊,我想。生物真不易為啊。而且大多數年輕的生物都要為各自的理想奮鬥,卻同時遭遇各種挫折、壓迫,我想。因為年輕人的理想國往往不同於中年人以至老年人的,前者還沒有地位,後者是強勢,我想。所以,我的生物小朋友的父母和叔叔會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啊呀,十常八九,說明他們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並沒有分享得什麼保障。常八九,是不是太過份了呢?我只好希望,生物會遇到的不如意事由常八九,快快下降,直到常四五,不要過半,更不要常了。不過,如果人生如意事十常八九,也不一定好,生物總要有一點挫折,然後才能夠體會其他物事的艱難,聽得到過去聽不到、非我族類的呼喊。我躺在安樂的吊牀上,你可知道,一件玩具也有它新年的願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